第五百八十三章 白素贞和许仙又见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五百八十三章白素贞和许仙又见面了?!

“知府大人不必如此紧张……”

“贫僧这一次来,是有一桩天大的功德要送给知府大人。”

似乎看出了徐盛的心思,江晨也是连忙道。

毕竟上一次,他把徐家坑了个不轻。

虽然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但明显徐盛也是有了畏惧心理,深怕重蹈覆辙。

所以这一次……

江晨也是主动道明了自己的来意。

“哦?”

“愿闻其详……”

果不其然。

徐盛也是忍不住露出了好奇之色。

“知府大人可是在担忧水患的事情,以及如何善后?”

江晨道。

虽然说这一次的水患,靠着他和白素贞、小青共同努力之下,也是彻底平息。

但水患所带来的影响远远不止于此。

如果处理不好……

那徐盛这个杭州知府,差不多也要当到头了!

“大师请讲。”

“贫僧已经和这钱塘县之中,一家名为保安堂的药铺商议,准备在钱塘县内进行义诊,为百姓治疗瘟疫。”

“除此之外还有施粥救济那些灾民……”

说到这里,徐盛也是差不多明白了江晨的来意。

的确。

这种事情如果官府出面背书的话,无疑是更加容易推行。

而且救济灾民这种事情,一旦处理不好,发生了暴动,反而容易弄巧成拙。

显然……

江晨也是打算借助朝廷的力量。

而徐盛呢?

自然也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毕竟他现在也正在头疼这件事情,而且一旦赈灾和治疗瘟疫都是处理妥当。

那么这一次的水患……

非但没有影响到徐盛的官位。

反而对方一番运作之下,说不定还能加官进爵,青云直上。

所以……

徐盛也是毫不犹豫地动心了!

…………

很快。

在保安堂的牵头之下,钱塘县城门各处地方,都是设立了救济收容灾民的避难所。

为灾民们施粥赠药,免费提供衣食。

此番举动也是令钱塘县上上下下的百姓,都是感念白素贞和小青的义举。

甚至也有许多人将这个年轻貌美,心地善良的女子,当做了观音菩萨的化身,在背后称之为白娘娘,也是让白素贞有些哭笑不得。

白娘娘……

她何德何能,能够与普度众生的观音菩萨相提并论?

当然。

毕竟也是灾民们背地里的称呼,白素贞也不好出言制止,心中却是体会到了助人为乐的快乐。

除了保安堂之外。

江晨也是如同先前约定好的那般,安排了金山寺的弟子,下山在钱塘县之中,协助白素贞施粥赠药,另外防止有出现捣乱的事情。

不仅如此。

徐盛这边,同样也是安排了一批官方的差役。

原本……

在瘟疫之后,自然也是各种粮食涨价的事情时有发生。

许多黑了心的商人都会趁机赚上一笔不义之财。

然而白素贞的举动,无异于是在断了他们的财路,所谓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这些人自然也是想要在暗地里破坏白素贞的这些举动。

譬如说是在粥中下毒,亦或是给白素贞泼脏水。

以及安排人混入那些灾民之中,趁机扇动其他灾民一同形成暴乱,等等……

只可惜……

这些人这一次却是踢到了铁板。

白素贞是何人?

千年的蛇妖!

虽然说对方心地善良,却并非是那种可以欺之以方,任人拿捏的角色!

所以……

在得知了这些人在背后的小动作之后,白素贞自然也是毫不犹豫地出手,以法术令得这群人还未有任何举动,便是纷纷露了馅。

甚至还有人在法术的影响之下,也是将自己的所作所为当场一五一十的全都招了出来!

而在一番杀鸡儆猴的举动之后。

剩下一些仍旧有着小心思的人,在见到了其余商人的下场之后,也是噤若寒蝉。

而徐盛这边。

自然也是对这些趁机哄抬物价的黑商们毫不客气。

毕竟……

寻常时候那些商人倒卖粮食,哄抬物价。

为了一己私利,让不少普通百姓家破人亡也就罢了。

作为知府。

他虽然也是当地的父母官,但也不可能面面俱到,眼中容不下任何的沙子。

这样的官员并非没有。

明朝的海瑞,或是宋朝的包拯,武周时期的狄仁杰。

但……

大都成为他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很难在官场之中立足。

要知道。

官场之道,大都是讲究明哲保身,和光同尘。

但眼下的情况却不同。

眼下正值水灾之后的治理阶段。

而这些奸商们选择在这种时候,为了自己的利益从中作梗,等于是在坏了徐盛的大事!

一旦处理不当。

朝廷责问下来,丢官免职都是轻的。

尤其是眼下朝中清流和后党两派,互相以朝堂作为跳板争权夺利。

而他这个杭州知府看似官职低微。

实际上。

却也是双方争夺的重心之一!

所以……

徐盛也是谨小慎微,生怕不小心丢了自己的乌纱帽。

原本水患的事情。

这一次徐盛也是以为,这个杭州知府是要当到头了。

却不想……

江晨这位曾经也算是与徐家有过交集的法海大师突然现身。

不仅是拯救了整个钱塘县方圆的黎明百姓,同时也算是挽救了徐盛的官途。

而徐盛自然也是要把握住这难得的机会。

不仅要保住自己的乌纱帽,同时也希望更进一步。

“嗯……”

“这个时候征发徭役,是否有些不太妥当?”

知府衙门之中,徐盛也是再一次见到了江晨,并且从对方口中得知了来意。

所谓的徭役。

乃是古代官府,强迫平民从事的无偿劳动,进行一些大规模的劳作。

不过这种徭役安排的时间也是很有讲究。

一般都会选在农闲的时候调动百姓,而且官府只提供一日三餐的饭食,并没有工钱可拿。

所以。

许多百姓平日的时候,都是对徭役这种事情非常抗拒。

更不要说眼下水患刚刚过去,百姓们也是饥寒交迫,流离失所。

这种时候安排徭役,只会让民怨四起。

哪怕强行将之镇压。

可一旦传了出去,他这位知府也难逃一个暴虐不仁、苛待百姓的坏名声!

这也不是徐盛所希望看到的。

“大人误会了。”

注意到徐盛的神色,江晨也是解释道。

“我说的徭役并不是别的,而是让大人安排这些人去修理自己的房屋。”

“此次水患之后,不少房屋坍塌,灾民们无家可归。”

“但城中许多地方的房屋,依旧可以就地取材,甚至从附近的伐木,重新修建房屋,也算是给了这些灾民一个容身之处。”

“此举不仅是为他们安排一些活计,让灾民不至于无事可做,同时也是减少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虽然说……

有着白素贞的保安堂,以及金山寺,都开始施粥赠药,治病救人。

甚至一些为了名声的城中富户,也是纷纷康慨解囊。

然而这钱塘县等地的灾民,又何止十万?

上万的穿衣吃饭,吃喝拉撒,光是想一想都是一个天文数字!

这般情况之下。

除非江晨或是白素贞可以凭空以法术变出十万人每日的衣食,否则光是这些开销便是一大难题。

而若是征发徭役。

便可以以官府的名义,调动附近粮仓,来给灾民提供衣食。

否则……

便是徐盛这位知府大人,在没有朝廷许可的情况下,也不敢私自开仓赈灾。

虽然是为了灾民。

可一旦被徐盛的政敌抓住小辫子,一封奏折上去,徐盛的官职也是保不住了!

虽然说。

徐盛并非是什么大奸大恶的贪官,但也不是什么一心为民,大公无私,舍己为人的清官。

这一点。

便是看徐家在杭州城之中的富庶程度,就是可见一斑。

是的!

徐盛,以及其背后的梁王府。

其实都是后党。

也就是如今的右相萧钦言这一脉的人!

相比于那些自诩清正廉洁,清流一脉,萧钦言这一脉的后党虽然在朝中的名声一般,甚至许多人都是不少的污点。

但实际上。

大部分也都是有着真材实料的人。

只能说私德有亏。

但作为一方父母官,却还算是尽职尽责。

所以……

在听到江晨关于以工代赈的想法之后,徐盛也是意识到了这其中的意义,当即大喜过望!

“妙啊!”

“听大师一席话,下官也是宛若醍醐灌顶,茅塞顿开……”

“既然如此,那本官这就按照大师的意思,命人安排徭役,让这些灾民修建房屋,清理城中各处杂乱之处。”

《仙木奇缘》

与此同时,徐盛也是在心中默默感叹了一句。

“传言说法海大师乃是书香门第,自身更有进士之才,若非……若非出家的缘故,想必也该成为朝廷的栋梁之材。”

“可惜啊,可惜……”

没错。

白蛇传之中的法海,名相裴休之子,俗名裴文德。

其父裴休曾任宰相。

而法海出家的原因,其实也是上一代的皇子得恶疾,看尽名医均不奏效。

裴休便送自己的儿子代皇子出家。

密印寺主持灵佑禅师为他的儿子赐号“法海”!

剃度以后,其师灵佑禅师日日命其苦行,前后为常住噼柴有近三年时间,又为常住五百余僧众运送生活用水近三年时间。

有时实在辛苦,也会略动念头。

一次,法海禅师大汗淋漓地担着水桶自语:“和尚吃水翰林挑,纵然吃了也难消”。

这一语之下,每一餐大众吃完饭都肚子不舒服,饮食不能消化。

师父灵佑禅师听说了这件事以后,法海禅师每日来身边小参时,意味深长地对他说:“老僧打一坐,能消万担粮”。

从此……

寺内一干僧人腹中隔阂即完全解除。

法海禅师深感惭愧,即收摄身心,苦行服务大众僧。

而在苦行结束之后,法海禅师才是开始开辟道场,四处传扬佛法,这才有了金山寺一脉。

可以说。

在许多人眼中,这位法海禅师即便是没有出家为僧,至少也是一个宰辅之才!

原本徐盛对此也是有些不屑一顾的。

只认为是外界人以讹传讹,有意神化这位法海大师。

然而现在。

徐盛也是深深感觉到,江晨的深不可测。

…………

“嗯?”

许仙和白素贞,居然又见面了!

这边江晨也是没有想到,虽然他有意阻止许仙和白素贞,然而还是让双方碰到了一起。

至于原因,却是很简单……

之前白素贞的保安堂不是忙着救济灾民,而江晨也是安排了金山寺的人帮忙吗?

所以许仙也同样是回到了钱塘县之中。

不过……

虽然之前许仙是被江晨强行度化,掳到金山寺之中剃度出家为僧的。

但这段时间,经过金山寺之中佛法感化,以及金山寺之中诸多师兄弟的照顾,许仙也是有种乐不思蜀的感觉。

明明这一次,他回到了钱塘县也是有着大把的机会逃走。

但……

许仙始终是和自己的一群师兄弟们,帮着救济灾民。

然后,便遇到了白素贞。

“姐姐,你看那个和尚,生得唇红齿白,好生俊俏!”

这边,小青在忙着施粥赠药,闲暇之余也是忽然注意到了一旁的一堆和尚之中。

也是有着一个年轻和尚,看上去与其他人显得格格不入。

当然。

这里并非是指的其他,而是长相。

毕竟金山寺之中其他僧人,大都是文武兼修,所以一个个都是身强体壮,臂上能跑马,五大三粗。

而许仙呢?

因为拜入金山寺不久的缘故,还是一副文弱书生的模样。

虽然被剃了光头,但底子还是不错的。

尤其是在身边那些和尚对比之下,更显得鹤立鸡群,难怪小青能够一下子就看上许仙。

而白素贞也不例外。

虽然她是一个很有自知之明的妖怪。

知晓江晨那样的存在高不可攀。

但看到眼前居然有着一个低配版的江晨,也是有些忍不住心动了!

所以……

白素贞便是接着给一干金山寺僧人送饭的时候,凑过去打量许仙。

“这位大师,我们是否在什么地方见过?”

“女施主,怕是认错人了……”

如果换做是其他人,见到这般貌美的女人在跟自己套近乎只怕也是乐得找不到北了!

但许仙不一样。

此刻的他……

已经脱离了低级趣味。

知晓女人只会影响他追求佛法,也是对白素贞不假辞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断袖相公,乖乖入洞房择日飞升最强改造人的旅途神豪从实名认证开始四合院:我林飞,真的是个好人啊无限福利神豪穿越兽世:我靠外挂系统养狼夫斗破苍穹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我的模拟长生路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