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 袭杀时刻!(四千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待孔鲋离开后,子襄长长叹气一声。

惆怅道:“兄长啊,你到此时还没看清状况,六国贵族昨日便已经到了,一天过去,恐怕早就布置好了,但迟迟没有动手,并非是忌惮,而是在等,他们在等秦落衡放松警惕,整个孔里能让秦落衡放松警惕的只有一个地方。”

“先祖陵墓!”

“先祖冢去城一里,家茔(ying)百亩,冢南北广十步,东西十三步,高一丈二尺,冢前以瓴甓(lingpi)为祠坛,方六尺,与地平,本无祠堂,冢茔中树以百数,皆异种......”

“先祖陵墓为圣人陵墓,受儒家世代供奉,在齐鲁之地广有圣名,秦落衡虽为法吏,但一直以来言语中对先祖都非有不敬,因而即便要摧毁先祖陵墓,定也会先行祭拜一番,祭拜之时需静心凝神,而先祖之冢又落地广大,易藏人,还有繁茂树木作为遮掩,六国贵族藏隐其中稍微不察,便可能遗漏,到时突行袭杀,先祖之冢便成了杀伐之地。”

xiaoshuting.org

“然我子襄纵然知晓,但也实无能为力。”

“三方角力,唯我儒家最为势弱。”

“先祖之冢损毁已然注定,我孔门之人若再折身其中,日后恐无人去收敛先祖尸骨,更无人为先祖之学传颂,我子襄自知有愧,已不奢望先祖原谅,只望日后能光复儒家,将损毁先祖陵墓的秦人及六国贵族悉数定罪。”

“儒家善撰史。”

“此次之事定会见于史册。”

“而参与此事之人,都将书以千古骂名!”

“此恨,我儒家定不敢忘!”

“子襄请先祖庇佑我孔门子弟这次能平安逃离。”

“子襄叩拜先祖!

!”

说完。

子襄长拜及地,朝着孔子陵墓恭敬叩了三首,而后起身,毅然决然的离开了。

他去意已决。

子襄很清楚,现在的鲁县已是个是非之地,根本不是他们能参与的,六国贵族就算事败,尚有脱身之法,但他儒家是万万没有的。

他孔门只能暂避其锋,以待天下之变。

但子襄心中依旧很沉重。

不仅是沉重于预见了先祖陵墓将毁,也是沉重于儒家未来,现在的儒家已成丧家之犬,普天下都没有几个容身之所,而且六国贵族已露出了獠牙,儒家有名分大义之时,六国贵族尚且要跟他们虚与委蛇,而今失了名义,却是成为了诱食羔羊。

何其悲哉!

然子襄心中并不认为自己错了。

秦儒疏离,秦儒相轻,其来有自也。

就算儒家没有叛逆秦廷,没有在地方开设私学,随着天下局势稳定,儒家也会被法家逐渐蚕食殆尽,这早已是显而易见之事。

相对于坐以待毙,他更愿意放手一搏。

只是......

私学之事终究还是草率了。

也过于急躁了。

以至落得如今凄惨下场。

但他孔门只要还在,儒家就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而且现在天下越发动荡,六国贵族逃离咸阳后,搅动天下局势的能力大增,天下动乱在即。

乾坤未定。

儒家依旧有翻身之机。

......

下市时分(申时)。

大队肩扛铁未的士卒在杨武的指令下开始了墓地开掘。

首先拆除的便是陵墓外围的石壁墙。

秦落衡并未去最前方,而是停留在孔子冢外的树林中,他其实一直没有下定决心,是否真掘孔子墓,对于孔子,他还是抱有敬意的。

只是最终还是下了命令。

他站在无能名其树的树林中,望着这庞大的树林,眼中也是露出一些感慨。

古代对葬礼看的很重。

尤其是儒家。

儒家以人伦为本主张礼治,而在儒家推崇的礼仪中,最为看重的便是葬礼,甚至是不惜耗时耗财耗人生命以完成葬礼。

他还记得《史记》中有孔子世家的描述。

“孔子葬于鲁城北泗上,弟子皆服三年,三年心丧毕,相诀(jue)而去,则哭,各复尽哀,或复留。唯子赣庐于冢上,凡六年,然后去。”

他当初看到这句话时,无疑感到很动人。

因为一个学派的士人自愿的耗时耗财耗费生命,全然为了各自的信念,而且与他人无涉,但真的处于这个时代,秦落衡对这种做法却是嗤之以鼻。

儒家过于在意这些繁文缛节了。

相比于其他学派,儒家显得过于铺排了。

这种葬礼跟其余学派珍惜时光生命,以奋发效力于社会相比,相去甚远。

达观如庄子,节葬如墨子,看重生命功效如法家兵家以及其他实用学派,儒家的这些做法统统都华而不实,只是在空耗光阴、虚度年华。

但也正因为此。

其他诸子的墓地早已无可寻觅,但孔子的陵墓却是日渐壮大,树木成林,孔子也从当初一个正常的大学者,一步步被冠以了‘学圣’之名,还以此获得了诸多敬意。

实让人不经愕然。

秦落衡迈步在这片各色树木的独特小树林。

他其实对这片树木早有耳闻,据说这是孔子死后各国儒家弟子各持其国之树木前来栽种的,是故树色驳杂。

不过。

秦落衡认不得这是些什么树,因而只是驻足观望了几眼,便迈步走向了林间的一条大道,这条大道直通目的,而道口两侧则是两座古朴的石阙。

孔子墓穴的规格可谓极高。

就在这时。

开掘的士卒发现了一些东西。

秦落衡闻声走了过去。

只见在几道拆毁石墙中发现了百余卷典籍。

秦落衡去到近前,亲自查看起了这些石墙中的藏书,思忖片刻道:“将这些藏书悉数登记,以为儒家定罪之凭证,同时把这些书送到咸阳,让咸阳对比一下,若是有咸阳未曾收录的书籍,便直接收录,若是已收录,便交给御史中丞处理。”

杨武道:“诺。”

固迟疑片刻,说道:“下吏对此确有不同看法,我等此行是为抓拿儒家之士,但如今儒家弟子一人未见,下吏认为,这些书籍的确该登录,但与此同时,之后应将石墙砌起,书卷照旧藏入其中。”

杨武眉头一皱,不解道:“这是何意?”

秦落衡略一思索,清楚了固的用意。

秦落衡道:

“没有这个必要。”

“我知道你想以此为饵,借这些书籍引诱儒生前来取书,但这些书籍本就不合法,理应焚毁,再则,此次我等行动如此之大,儒生恐早已被吓破了胆,短时又岂敢再来孔里?”

“我等难道还要长久留守于此?”

“另外,这些书本就为违禁之书,放置于此,若是一朝士卒大意,真让人取走了书籍,岂非是在自误?”

“儒士的确逃了。”

“我们现在的确也没有抓到儒生。”

“但从昨夜孔里的情况来看,儒生并未逃远,大多还在鲁县范围,只不过有人刻意将他们包庇藏匿起来,不用过于操之过急。”

“鲁县已在各地设置关卡,现在只待瓮中捉鳖了。”

“儒生要抓,书籍同样要收!”

闻言。

固也点了点头。

杨武这才露出恍然之色。

日暮时分。

墓口已经开出了一条宽阔的坡道,士卒也早已在坡道良策举起了火把,秦落衡大步来到了墓穴口,但刚想迈步踏入进去,便直接拜杨武拦住了,杨武道:“尚书令,墓中情况不明,而且孔子陵墓大多是后人加建的,里面情况不明,还请尚书令带剑进墓。”

秦落衡失笑道:

“孔子离世已有数百年,其又被尊为圣人,难道内里还有机关算计?”

杨武不罢口道:“尚书令,此话不对,孔子的确是一个死圣人,但他的陵墓并非一开始就是这般,很多都是后人兴建的,谁也不知,孔族的人会做何事,一切还是谨慎为好。”

秦落衡执拗不过,最后只能点头道:

“也罢。”

“我便带剑进去。”

然没有等到秦落衡先进入,杨武却是先行,他从士卒手中接过一支火把,大踏步进了墓道,秦落衡、固等人随后走下了坡道。

进入墓道。

秦落衡便眉头一蹙。

不过他很快就恢复如常,并未让四周察觉。

墓道尽头是一方宽敞的黄土大厅,几名士卒各持一支火把,将大厅照的通亮,里面的场景更是一览无余。

只见中央一方棺椁平卧于三尺石台之上,棺椁之前是一尊孔子坐桉观书的泥佣人,泥佣左后侧是一张长大的木榻,榻上有粗布帷帐,帐中有一袭草席,泥佣右后侧是一方长桉,桉上一鼎一爵,桉侧一只原色木酒桶。

泥佣正前方是一辆轺车,车盖高五七尺,车后一座弓箭架,弓与箭俱全,土厅右角是一张琴台,靠土墙处有一竹制大书架,上面摆满了简册,各有写字的白布条贴于简册之上。

固看了几眼书架,凝声道:“这书架上面书倒是齐全,《周易》、《诗》、《春秋》、《尚书》等朝廷禁书一应尽有。”

秦落衡道:“墓室六艺俱全,孔夫子在地下依然故我。”

他在火把下巡视着大厅,神色颇见肃穆。

而后走到了书架前。

固道:“孔丘此人学问很深,曾增补《周易》韦编三绝,编修《春秋》,为此更是耗尽了心神,集采民诗多少劳碌,然现在的儒家,跟孔丘时的儒家早已背道而驰,眼中只盯着一己私利,全然没有了济世之念。”

秦落衡微微额首。

他对固的话很是认同。

随即也道:“孔夫子是位大学问者,劳碌一生,只为践行心中所想,我身为后辈,又岂敢对夫子无礼?墓中的一切继续留存,书籍也都留在这吧。”

另一边。

杨武对书籍不感兴趣。

他去到了一旁的木酒桶旁。

在秦落衡打量书架上的书籍时,他却是从食桉上拿着一支细长酒勺,用衣裳简单擦拭了一下,随后将木酒桶中的陈酿舀出一勺,而后一饮而尽,品咂着笑道:“孔夫子倒是一个会享受的人,这墓中的酒也真是好酒。”

“尚书令,来尝尝。”

秦落衡看着布满灰尘的木酒桶,最终还是没有去尝。

他去到榻前,撩帐坐于榻上,摸着有些发硬的床榻,感叹道:“夫子节俭,果然不虚也。”

随后他取下弓箭,用力一拉,眼中不禁露出一抹惊异,道:“古书记载,孔夫子身高八尺,孔武有力,原本以为是虚,但这硬弓,却是足以证明,古书记载的内容丝毫不假。”

说完。

秦落衡欣然取下一支箭搭于弓弦,拉满弓一射,一支箭羽嗖的一声没入到了墙体,四周的士卒见状不仅惊呼赞叹。

在墓室查看了一圈之后,杨武眼中满是失望。

他最后把目光看向了孔子的棺椁,冷声道:“尚书令,孔子后裔为恶,罪不容赦,而今我们已经掘墓于此,是否启开棺椁?”

秦落衡眉头一皱。

他没有理睬杨武,也一直没有说话。

而是去到了泥佣前,朝着泥佣深深一躬道:“夫子,秦落衡并非有意冒犯,也非着意扰夫子清梦,实是夫子后裔行为不端,已至天下共愤,秦落衡今日一别,复你陵墓如昨。”

“夫子。”

“秦落衡告辞了!”

说完。

秦落衡便迈步朝墓室外走去。

而就在这时,杨武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

“尚书令快来看也。”

秦落衡闻声蓦然回身,见杨武正举着火把连指东墙,于是大步走了过来,只见东墙下赫然写着几排暗红色的大字。

“秦竖子,何强梁,开吾户,据吾床,张吾弓,射东墙,唾吾浆,以为粮,善恶有报,秦当亡!

!”

四周士卒竟皆震恐。

一时间,所有目光都看向了秦落衡。

秦落衡面色如常,嗤笑道:“可笑,孔子自己说,子不语怪力乱神,现在偏生在其墓穴墙壁上写着这些神异之事,难道孔夫子也是那口是心非之徒?”

固愤然道:“岂有此理,简直一派胡言。”

杨武更是破口大骂道:“直娘贼,老杀才死了还要咒人,鸟个大师,我这就掘了你的棺椁。”

就在四周义愤填膺之时,秦落衡的目光却一直盯着上面的字体,他上前用手轻摸土墙,又用指甲轻轻抠划字迹,开口道:“这不是孔夫子所为,字迹上边干黑,下边鲜红,这千红字下是新朱砂,暗红色的字体是做的假。”

闻言。

固脸色微变,惊呼道:

“不是墓中本有的字,那便说明有人进过墓穴。”

“不好,墓中有暗道!”

“小心!

!”

然固的小心刚说出口,便见东墙一侧墙壁开始大片脱落,一枚枚露着寒光的箭枝显露在了众人眼前,而后众人便听到嗖嗖的箭雨声。

袭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国民法医快穿:年代文炮灰要逆袭年代文女配不干了女配在年代文里暴富逆天邪君左道长生,我的法术无限升级木叶:被蓝染教导的鸣人死人经大明妖孽谋断九州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