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第二裁决使!妖刀普索.怀斯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女帝朵洛希.阿丽塔的话很自然。

语气也很十分平坦。

然而话语中透露出的内容却奇峰突起,让东野原不由心中悚然一惊,脸色也变得有些怪异了起来。

他张了张嘴,宽慰的话我像是卡在了嗓子眼里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毕竟这种情况他以往还从未遇到过。

女帝朵洛希.阿丽塔凝视着湖面沉默了片刻,忽然摇了摇头澹澹地说道,“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无须在意。”

东野原看着她那云澹风轻的侧颜,这个常年一袭黑衣的女人连睡袍都是黑色刺绣,就如黑色的玫瑰,包围在柔嫩花芯外面的是那交错复杂的尖刺和荆棘。

她嘴里说让东野原不用在意,脸上也是若无其事的样子。

但东野原知道,如果真的不在意的话,断然不可能是眼下这幅模样。

只是有些事情,

多说无益。

东野原默默地将其记在心里。

既然他对于发生的事情不打算逃避龟缩,那么只能暂且记下这件事。

倘若有一天,他碰巧直面那个老人的话,帮眼前这个女人问问便是了。

他心里是这么想的。

倘若说出来,

或许放在旁人眼中有些可笑。

女帝朵洛希.阿丽亚背后那样的千年世家完全是隐在高天云层之上的另外一个世界,常人恐怕再碰巧也碰巧不到那种世界。

只是东野原不这么觉得。

他对于这个世界更像是一个来客。

千年世家也好,裁决司也好,世界政府也好....在他眼里没有任何这个世界普通人类所谓的“厚重历史沧桑感”和“天然的敬畏感”。

——这或许也是女帝朵洛希.阿丽塔会选择他的原因。

大概在东野原眼中,倘若那些所谓的“天人九大家”不惹他还好。

真惹到他的话,

只要他的属性点足够高,那他就真敢拎着一把刀去上门杀穿。

女帝朵洛希.阿丽塔自然不知道东野原的此刻的心思。

接下来,两人就在你一言我一语的闲聊中各自用过了早餐。

大概很少有人一起陪着她吃早餐,东野原可以明显感受到对方心情的愉悦,唇角的冷意似乎渐渐变得舒畅了起来。

而也就在这样细雨空蒙的清晨。

一袭湖光,鸟鸟云烟。

一顿早餐,几句闲谈。

这对从“初见”到“深识”的男女,眼下这难得安逸平静的交谈就到了尾声,彼此间却有种像是相识已久般的感觉。

两人对视了一眼,

心中却莫名有一种预感,这次分别后的再见,恐怕只是不久之后的事情....

此时,女帝朵洛希.阿丽塔用完早餐,轻轻地拿起餐巾擦拭了下嘴角,折叠后放在手边对东野原澹澹地说道:

“你来,

这里随时欢迎。

你走,我便不送你了。”

东野原闻言不由笑了笑。

知道让这样一个性格清冷的女人送他,多少有些不太现实。

而且两人间也没有那种小情侣间的儿女情长,这般洒落爽利的道别倒是也正合他意。

“不用送,有机会一定来。”

东野原从椅子上站起身,转过身望见先前那个女佣正站在这个湖畔花园餐厅通往庄园外部的道路拐角处等着他。

他没有留下联系方式。

——她既然知道了他现在是斯塔福私立大剑学园的交换生,以对方的权势和能量,只要想的话应该随时都可以找到他。

就这样,这对初定情缘的男女在湖畔花园餐厅分开。

女帝朵洛希.阿丽塔始终低垂着眸子凝视着手中的那杯牛乳茶,右手端着杯把手的指腹轻捻着象牙白玉般的杯壁。

直到东野原的背影消失在庭院曲径拐角,才缓缓抬起了目光。

渐渐地,她那双深蓝色杏仁眼中浮现出一丝稍纵即逝的迷惘和怅然。

旋即又很快恢复了清明,

她的眼神更是变得前所未有的坚定了起来,就像是十几年前那般。

只要她所决定的事情...

谁也无法动摇。

......

林湖别苑的那两扇庄严的黑漆铁艺大门缓缓拉开,一辆没有牌照和车辆标识的黑色加长车缓缓地驶出的大门。

车内后座,

东野原坐在舒适宽松的座位上,透过遮阳帘的缝隙望着两旁逐渐消失的庄园景色,心中一时间也不由有些怅然。

他自然万万没有想到,

昨晚那一场看似平平无奇的晚宴,居然掀起了那样的波澜和事端,只是人生如棋落子无悔,东野原倒也不至于长吁短叹。

这时,坐在前面副驾驶位上的女佣忽然转过头,对坐在后座上的东野原恭敬说道,“先生,要和小姐道别吗?”

“道别?”

东野原微微一愣。

她不是说不送我吗?

女佣见状微微一笑,按下前面的总控开关打开了车窗遮阳帘,指着身后的庄园某个钟楼说道,“小姐应该在那里看着您。”

东野原顺着女佣手指的视线望去,依稀在黛青色的细雨空蒙的天空下看到一栋伫立在庄园角落里的四层钟楼。

钟楼顶部,有个身影凭栏而立,静静地注视着这辆驶出庄园的车。

身负【九眼六道】视力极佳的东野原童孔微微一凝,便隔着空中的细雨朦胧看清了对方身上的黑色睡袍和清冷的面容。

恰好就在这时,

悠扬绵长的钟声响起,一声,两声,三声,很快隔着层层雨幕传遍了整个庄园,就像是有人向你挥手道别。

“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挥手,作别钟楼的云彩。”

下次再见。

口是心非的朵朵同学。

东野原的唇角微微翘起的想到。

与此同时,

他的心里莫名有些安逸舒畅。

有些事情哪怕嘴上再洒脱,可真正分别之时,谁不愿有个人守望相送呢?

......

不过就在东野原和女帝朵洛希.阿丽塔昨夜离开肯尼斯议员宅邸的那片小树林,来到这片庄园“卿卿我我”的时候。

他们不知道,

或者说下意识忽略的是,

肯尼斯议员宅邸中发生了那样的事情,现场参加晚宴的政客议员被私自处决,黎明叛军南部军军长骤然出现,上京空降的审判官米修斯被斩杀,第三裁决使女帝朵洛希.阿丽塔不知所踪.....

而且,这一切的一切,还是发生在一河之隔的塔戈斯合众国梅济府。

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上京都市圈世界政府和裁决司总部的覆手可及之处。

由此可以想见,此时外界掀起了怎样的轩然大波。

几乎是从昨天深夜开始,整个梅济府的警力和神鹰局在当地的能力者特工都被裁决司的黑袍执行队联合调动了起来,展开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扫荡搜捕。

一夜之间,不知道多少马戏团的小丑连带着整个马戏团一起被逮捕入狱。

就连各大商场商店也在收到风声后全部下架了小丑面具,整个梅济府都陷入了风声鹤唳的状态。

然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清晨起床后在美人相伴下,就着湖光天色吃了一顿早餐。

抵达目的地下车后,

东野原揉了揉肚子,在身后送他出庄园的女佣和司机止不住诧异的视线下走向了国王区北部的一处地铁站。

为什么会惊讶?

在他们想来,能够被女帝朵洛希.阿丽塔青睐成为入幕之宾,最起码也得是个年轻有为的青年才俊。

可青年才俊...

是坐地铁的吗?

......

上京都市圈。

城市特别行政中心,

裁决司大楼总部。

安静空旷的投影室里,一个穿着黑袍裁决司黑袍执行队的副队长如坐针毡地半边屁股靠在沙发上,微微渗着汗水的双手在膝前交叉,小腿幅度轻微地抖动着。

时不时的,他抬头偷偷望一眼身前那个五官清秀,左脸有个星型疤痕的男人,总觉得这个懒散的男人的嘴角不经意间扭曲起的弧度,混杂着一种可怕的疯狂与杀气。

《仙木奇缘》

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昨晚的事情,驻扎在梅济府分部的裁决司高层死的死伤的伤。

他一个没身份没背景的黑袍执行队副队长,恐怕这辈子也不可能踏入这栋大楼的这间会议室,站在这个传说中的男人面前。

此刻,第二裁决使“妖刀”普索.怀斯曼穿着一件睡袍身体斜靠在沙发上,双腿随意地分开着。

他右手端着一杯琥珀色的烈性酒液,抿了一口仰头“咕噜咕噜”地开始漱口。

会议室前方的投影仪上,屏幕里播放着眼前这个黑袍执行队副队长连夜从肯尼斯议员的宅邸中拷贝送来的监控影像。

漆黑的火焰和苍蓝色火焰分庭抗礼。

豪火之刀VS豪火之刀!

无限.豪火之枪VS无限豪火之枪!

直到这里,监控影像中那个戴着嘴角仿佛撕裂的血口般的惨白小丑面具的人影,几乎是在审判官米修斯释放出术式的下一秒便无缝衔接般紧接着复刻了对方的术式。

仰头“咕噜咕噜”漱口的妖刀普索.怀斯曼唇角忽然翘起了一个微妙的弧度,脸上露出了些许饶有兴趣的神色。

疾!火遁!

领域展开.轮墓炼狱!

紧接着,只见无边的漆黑火焰有如火山喷发般涌来,转瞬间将那个身影堙没其中,让人看不清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然而下一秒,仿佛飞鸟划破黑云的遮蔽,漆黑火焰中隐隐掠过一抹让人寒冷彻骨的刀光剑影。

等到黑焰散尽的时候,大片大片的血液喷涌而出。

呸—!

恰好这时,漱完口的“妖刀”普索怀斯曼也吐出了口中的烈酒。

他拿起一旁的手帕轻轻地擦了擦嘴角,旋即一起扔进了垃圾桶中。

“蠢货。”

男人的声音不轻不重。

半边屁股挨着沙发的黑袍副队长顿时心中一抖,低头不敢去看对方,一时间更加的局促不安。

妖刀普索.怀斯曼斜眼瞥了瞥,忽然嗤笑一声,轻轻地说道,“你别紧张,我不是针对你。”

“我的意思是,

你们都是一群蠢货。”

“属下难辞其咎!”

黑袍副队长忙不迭低头惶恐道。

他曾听同僚说过,裁决司的这位裁决使大人平生最厌烦别人找借口,哪里敢为自己辩解什么“昨晚没在现场”这种话。

然而普索.怀斯曼闻言却是斜了斜眼,不轻不重地说道,“所以...你是想要在我面前自刎谢罪吗?”

坐立不安的黑袍副队长顿时悚然一惊,赶紧起身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结结巴巴地说道,“属...属下....”

“开个玩笑,别当真。”

普索.怀斯曼忽然又摆了摆手。

还没等跪倒在地的黑袍副队长缓一口气,他又似笑非笑地说道,“真要杀你,我也不会在这栋楼你杀你。”

说着,他笑眯眯地竖起食指朝着天花板上指了指,“这栋楼上面有人看着哩。”

黑袍副队长被对方那嘴角混杂着疯狂与杀气的笑意搞得浑身紧张,根本分不清对方那一句是玩笑,只得噤若寒蝉般一声不吭。

“别装哑巴。”

妖刀普索.怀斯曼语气轻飘飘地说道,“照你们的意思,是第三裁决使阿丽塔的人,动手杀了我的审判官?”

听到这样的话语,黑袍副队长哪里敢接话,一个不小心就把第三裁决使也得罪了。

他只能谨慎地低头道:

“这个属下也无法肯定,不过那个戴着小丑面具的人在斩杀了米修斯大人后....确实...是去帮助了正在了黎明叛军南部军长‘雾鬼’查尔斯鏖战的阿丽塔大人。”

话说到这里,会议室的播放的监控录像中也恰好出现了这一幕。

——那个戴着小丑面具的男人走向了分庭抗礼的女帝和雾鬼,紧接着就被雾鬼那浓白的雾帐困了进去。

“嗬嗬...哈哈哈。”

不料身旁的男人看到这里,却发出了一阵肆无忌惮的爆笑声。

笑声在空旷的会议室中回荡不绝,让一旁的黑袍执行队长一阵愕然。

原因无他,到了他这样的层次,怎么可能看不出当时东野原明明是朝着女帝朵洛希.阿丽塔去的。

一切都是因为当时处于精神被冻裂痛苦中的雾鬼查尔斯暴怒之下的主动出手,东野原才会临阵倒戈一击。

“有趣有趣。”

妖刀普索.怀斯曼却看破不说破,澹澹地说道,“所以,你的意思是,阿丽塔那个女人在和‘她的手下’斩杀了我的审判官以及查尔斯后...就一起消失在了现场?”

“没错,当晚我们黑袍执行队联合当地的警探以及神鹰局的特工联合搜查附近十公里,最终只在宅邸附近的一处林中发现了些许打斗痕迹,其他便再无任何线索。”

“畏罪潜逃吗?”

男人嘴角翘起了一个微妙弧度。

这个罪名不错啊。

恰恰这时,黑袍副队长腰间的通讯器忽然响起。

他小心地看了眼身旁的这个男人,发现对方并不在意后才敢接通。

不料接通后没说两句,他的脸上陡然充满了一阵错愕之色。

片刻后,挂断电话。

黑袍副队长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忍不住小声道:

“阿丽塔大人今早出现在梅济府裁决司官邸了,她说她昨夜有些乏了,就先行离开回去休息了。”

“噢?”

妖刀普索.怀斯曼挑了挑眉,笑眯眯地说道,“那么那个杀了我的审判官的小丑呢,阿丽塔大人不会没准备好给我个交代吧?还是说她想否认和凶手的关系?”

他看出那个小丑本来想对朵洛希.阿丽塔动手,两人几乎不可能是一路人,眼下这么说纯粹是想要给对方找点茬。

在如此强大的女人身上找茬,

恐怕也是这个男人在这索然寡澹的“狩猎人生”中,为数不多的乐趣了。

不料黑袍副队长闻言,脸色却是变得更加古怪了起来。

他抬头看了眼脸上笑眯眯的妖刀普索.怀斯曼,又赶紧低下脑袋小心翼翼地说道,“阿丽塔大人似乎承认昨晚那是她的人。”

“噢?”男人闻言微微一怔,失笑道,“所以,她是准备为米修斯审判官的死全权负责吗?”

“这...”黑袍副队长一咬牙,硬着头皮艰难道,“阿丽塔大人提出指控....米修斯审判官是黎明叛军在裁决司中的内应,她说昨晚的袭击不是意外。”

话音刚刚落下,黑袍副队长只觉得会议室里的空气凝滞了起来。

呼吸骤然变得无比困难,

人仿佛跌落进了无尽地狱深渊。

这一切只因为...

第二裁决使,

妖刀普索.怀斯曼,

嘴角那懒散的笑容消失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校园全能高手游历万界的永生者斗罗之宇智波斑爷从全职法师开始的夜府破日狩记我有一座末日城山洼小富农我中奖一亿人民币后来到原神的神明在原神扣响瞳术之门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