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七章:撕开主角光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很快童文洁就来到学校,先是看了林磊儿的情况,随后又询问起了事情的经过。

乔英子一五一十的把方一凡跟她要安眠药的事情说了一遍。

别人不知道方一凡为什么这么做,童文洁一琢磨就明白了,心里那个气啊,恨不得直接把方一凡从班级上抓过来暴打一顿。

最终童文洁还是忍住了,没有让全校师生再看一次笑话。

方一凡见乔英子被叫出去,顿时知道大事不好,等乔英子回来的时候就问。

“英子,老秦叫你出去干嘛?我妈是不是来了?”

乔英子斜了他一眼:“你啊,还是自求多福吧,我都照实说了。”

方一凡一听就急了:“哎呀,你这也太不够哥们儿了吧。”

乔英子撇撇嘴:“你还好意思说呢,看看你干的好事,你不是说那安眠药是给自己吃的嘛,怎么让林磊儿吃了?我就不该信了你的鬼话。”

“唉,完了完了。”方一凡一脸生无可恋的趴在课桌上。

晚上回到家,方一凡就躲在林磊儿身后,童文洁关上门,直接拎起鸡毛掸子就冲着方一凡抽过去,可是方一凡一直拿着林磊儿做挡箭牌,童文洁好几下都只能停手。

“方一凡,你给我把磊儿放开!”童文洁气坏了,叉着腰骂道。方一凡苦着脸:“妈,有话好说,您别动手啊。”

“你先放开磊儿再说。”

“不妨,我又不傻,一会儿您得抽死我。”童文洁也不管了,一下把林磊儿拉开,然后开始满屋子追着方一凡抽,这回她是真气坏了,手上一点没收力气,那鸡毛掸子抽在方一凡身上一下就是一条杠。

“我让你不学好,我让你借安眠药祸害你表弟,让你想谈恋爱!”

打了一会儿童文洁体力不支,就追不上了,方一凡也被抽得浑身是伤,这时候方圆才慢悠悠的从花鸟市场熘达回来,一看这情况也吓了一跳。

“怎么了这是?为什么啊?”

童文洁没好气的指着方一凡:“问你好儿子!”

方圆给方一凡递了个眼色,语气严肃的道:“方一凡你这又是怎么惹你妈生气了?”

方一凡一看救星回来了,赶紧道:“爸,你可算回来了,你要是再不回来,也许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少给我来这套,赶紧交代你的问题。”方圆见童文洁气得又要动手,连忙拦住。

方一凡只好就把安眠药的事情交代了一遍,方圆一听:“媳妇儿你这鸡毛掸子借我使使。”

说着抢过鸡毛掸子又把方一凡给抽了一顿,方一凡是欲哭无泪:“爸,咱们不是一伙的嘛,你怎么还下死手啊!”

方圆也累坏了,把鸡毛掸子一丢,指着方一凡骂道:“方一凡,平日里你不爱学习,没个正型的,也就算了,你现在这是什么行为你知道吗?”

“磊儿,那是你亲表弟,安眠药是处方药,是要医嘱的,万一磊儿体质特殊不能吃安眠药呢?万一出了事情你怎么办?你让你妈怎么办?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方一凡被骂得低下头,都囔:“哪有这么巧的事。”

方圆一拍桌子吼道:“方一凡,你再给我说一遍!”

在方家这个小家庭里,平时总是童文洁咋咋呼呼的,方一凡早就习惯了,反倒是方圆一直扮演唱红脸的角色,突然唱起了白脸,方一凡心里还真有点犯憷。

“方一凡,别的事情我都可以纵容你,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你必须给我端正态度,要不然我还抽你!”

方一凡一下子被震住了,乖乖点头,还给林磊儿鞠躬道了歉。

方圆这才把鸡毛掸子还给童文洁:“行了,我完了,该你了。”

童文洁也有些发懵,呆呆的问:“我,你都说完了,我还说什么?”

“磊儿,都怪小姨没有教育好方一凡,害你.......”童文洁又拉着林磊儿歉疚的说道。

林磊儿连忙摆手:“小姨,我没事的,表哥也是闹着玩儿的,你就别怪他了。”

童文洁欣慰的摸了摸林磊儿的脑袋,这个侄子太懂事了,懂事得都让她心疼。

这场风波算是过去了,不过晚上睡觉的时候,童文洁还是冒出一个想法。

“唉,方圆,其实我觉得咱们搬到书香雅苑也有好处,你看咱们住的地方,距离春风中学太远了,一来一回就要两个多小时,有时候堵车还要三个小时,也就是说凡凡跟磊儿每天都有三个小时耽误了,要是用这三个小时来学习......”

方圆一听就直摇头:“你算过没有,咱们这里还背着房贷,一个月就是一两万,书香雅苑的放租可不便宜,一个月起码也要两万吧,搬过去生活质量肯定下降,再说了,这磊儿每天在车上也没耽误学习,至于方一凡,算了吧,你就算是给他多挪出三个小时来,他也是用来打游戏的。”

童文洁直叹气:“这个方一凡我真不知说他什么好了呢,有的时候我真想钻开他那脑袋瓜子看看,究竟在想些什么!这已经高三了啊,明年六月份就要高考了,他要是上不了大学,以后在社会上还有什么竞争力?”

方圆摆摆手:“你现在跟他说这个一点用都没有,他完全听不下去,咱们还是得另外想办法。”

“要不,给他报补习班?”童文洁提议。

“得了吧,咱们暑假给他报的补习班还少啊,结果越上补习班成绩越差,反倒是他们班的季杨杨,你看之前还倒数第一,两个月不到就年级前列了,我打听过了,季杨杨也没有上补习班,说明他们班的老师讲课水平是没问题的,方一凡纯粹就是自己不上心。”方圆难得对方一凡格外严格。

“你说,咱们要不要跟秦老师探讨一下?教育孩子这块,还是老师比较专业。”童文洁想了想。

方圆一想觉得,这也是个办法:“那你明天送方一凡他们的时候,跟秦老师聊聊,跟人客气点。”

“切,还用得着你说。”童文洁白了他一眼。

转过天,童文洁送完方一凡他们之后,又给秦浩打了电话。

学校附近的咖啡馆,秦浩刚进来,就见童文洁冲他招手:“秦老师。”

秦浩冲她点点头,坐了过去。

童文洁也没有卖关子,直接开门见山:“秦老师我知道您也挺忙的,我就直说了,方一凡现在这个成绩,我是骂也骂了,打也打了,可就是不见好转,我实在没办法了,只能向您求助了。”

秦浩正色道:“童女士,方一凡我也带了一年多了,性格还是了解的,小打小闹已经很难让他产生危机感了,乱世还需重典才行。”

“重典?”童文洁犹豫了一下,又急忙道:“您说说怎么个重典?”

秦浩手指敲了敲桌子,分析道:“方一凡现在之所以有现在的性格,其实主要原因还是来自于家庭教育,平时你们就跟孩子打闹惯了,他自然也就无所谓,大不了就是打一顿、骂两句嘛,不过他性格倒是挺乐观的,这比很多同学都要好。”

童文洁郁闷的道:“光乐观有什么用,现在关键的是高考,就方一凡现在的成绩二本都成问题啊。”

“方一凡的智商并不差,之前稍微一认真,成绩就有进步,主要还是学习态度的问题,这点你们家长要统一思想,如果一定要让他考上二本,就要下狠心,断掉他其他的念想,如果下不了这个狠心,就要寻找其他出路了,比如复读,比如参加艺考。”

原剧中方一凡就是走的艺考路线,但是在秦浩看来,这几乎是不太可能的,能够考上艺校的,那都是从小培养起来的,方一凡这种纯野路子,就算是再有天赋,也不可能几个月就达到那样的水平。

要知道艺考的录取率可要比高考重点大学的录取率还要低。

“艺考?”童文洁一听就直摇头:“就方一凡这样,连口琴都不会吹的,他艺考能通过?还是老老实实参加高考吧。”

秦浩也没有继续劝,对于方一凡其实他的好感不多,这就是一个成长在温室里的花朵,做事情从来不考虑后果,出了问题也没有担当,同样是十八岁的成年人,相比季杨杨要差很多。

离开学校后,童文洁就去公司上班,结果刚到办公室,就发现自己的东西不见了,就连桌上的铭牌也换成了助理小金的。

然后就得知了一个噩耗,她被降职了,而之前她的助理小金直接成了她的上司,她们俩的关系对调了。

至于原因也很简单,童文洁因为方一凡的事情,耽误了太多时间,在现代公司里,一个经常请假的中层管理,是非常容易被上级领导觉得是在摸鱼,而小金跟着童文洁这些年,在能力上也足够胜任她的工作。

童文洁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最信任的助理,在关键时刻狠狠捅了她一刀。

对此,助理小金丝毫没有愧疚,反倒是对着童文洁一通嘲讽,还故意刁难童文洁,晚上只安排她一个人加班。

童文洁一直加班到深夜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委屈的趴在方圆怀里哭。

方圆一听心疼坏了:“没有这么欺负人的,大不了咱们辞职不干了。”

“辞职,你说得轻巧,我这没了工作就靠你那点工资,一大家子喝西北风去啊,再说了,我在公司这么久了,凭什么辞职啊,要走也是他们裁掉我,拿了赔偿金再走。”童文洁抹了把眼泪道。

“唉。”方圆也有些无奈,他的工资还没有童文洁高,的确扛不起房贷跟四个人的生活。

随后童文洁又把今天跟秦浩聊的说了一遍。

“要我说,干脆就把这是告诉方一凡,他也该知道点世事险恶了。”

方圆有些犹豫:“这些告诉孩子,不是让他更分心嘛?”

“我就是要告诉他,我这样学历的都靠边站了,他要是连个二本都混不上,以后在社会就没有立足的机会,秦老师说得没错,乱世还需重典,咱们以后对他不能再这么放纵下去了。”童文洁态度很坚决,这里面多少也有一些降职的警示在里面。

想到这里,童文洁又提醒方圆:“我听说你们公司也要裁员,你总这么吊儿郎当的,万一把你给辞了,我这工资又降了这么多,咱们可怎么办?”

方圆满不在乎的道:“没事儿,你就放心吧,我公司老板那是我哥们儿,我们创业的时候就一起了,裁谁也不能裁我啊。”

“你还是小心点好.......”

方圆直接岔开话题:“那什么,我怎么觉得秦老师说的艺考是条路子啊?”

“得了吧,就方一凡那样的,艺考人家考的是才艺,方一凡会什么你告诉我,要是艺考,考的是打游戏,他指定能考上。”童文洁没好气的道。

转过天,吃早餐的时候,童文洁就把自己降薪降职的消息说了出来,原本是指望这件事能让方一凡有所感触。

结果方一凡就跟没事人似的,气得童文洁下定决心,要用秦浩所说的重典。

“从今天起,家里所有的游戏机、漫画,只要是跟学习无关的东西,全部清理出来,这件事由方圆负责.......”

《大明第一臣》

方一凡抗议道:“不是,凭什么啊?你降薪降职也不能拿我撒气啊。”

“今天我还就拿你撒气了,不仅仅是今天,从现在开始到高考就剩下两百多天了,你要是考上了就这两百多天,要是考不上,复读一年,那就是六百天,你自己选吧!”童文洁见他这副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

方圆这回也没有站在儿子这边:“没错,方一凡你的确是要努力了,你看看你们班季杨杨那学习是蹭蹭的往上涨,你怎么就不能跟他学着点。”

“我跟他学?凭什么!”方一凡现在最听不得的就是季杨杨这三个字。

童文洁直接一巴掌拍在方一凡脑袋上:“就凭人家学习成绩比你好,有能耐的你超过他啊,就你这样的黄止陶能瞧得上你?”

“你.......”方一凡遭受了肉体跟精神的双向打击,顿时气得直接背起书包,连早餐都不吃了。

林磊儿一看,也赶紧追了上去。

一路上,方一凡气鼓鼓的跟林磊儿述说着自己的委屈,然而林磊儿只是木讷的一句话。

“表哥,我觉得小姨跟小姨夫说得也有道理。”

方一凡郁闷坏了,他就不该跟林磊儿倾述,对象就找错了。

然而,到了学校,方一凡想要跟乔英子她们倾述,结果乔英子却对他的遭遇没有半点同情。

“你啊,就是活该,就你这成绩,要是搁在我妈这儿,早就给你关小黑屋里,不考进年纪前十你都出不来。”

黄止陶附和道:“没错,你啊,把那打游戏的心思稍微放到学习上,也不至于落到今天的下场。”

王一迪更是幸灾乐祸道:“就是,我一个艺考生成绩都比你好,你不羞愧嘛?”

“唉,有了新人忘旧人啊,还有没有天理了,我找你们倾述是需要你们的安慰,你们就这么对待老朋友?”方一凡郁闷道。

“活该。”三女几乎异口同声。

又是一天枯燥的上课、做习题,高三的学生大多数心里也都很紧张,争分夺秒的抓紧时间复习。

以至于到了体育课的时候,全班就只有方一凡下去了,其他人都留在教室复习。

体育老师就告到了校领导那里,刚好秦浩是上一节课的代课老师,就去教室赶人。

好不容易把学生都赶去上了体育课,结果打篮球的时候,季杨杨由于球技始终压方一凡一头,弄得方一凡很没有面子,再加上这些天童文洁跟方圆一个劲的夸季杨杨,他早就不爽了,直接就跟季杨杨打了起来。

两个人扭打在一起,林磊儿一看表哥吃亏,就想把人拉开,结果慌乱中,手机掉到了地上,其他同学一番踩踏,直接就给干碎了。

林磊儿忽然放声大哭:“我的手机。”

乔英子跟黄止陶几个女同学见他这么伤心,就安慰道:“没事的,一个手机而已,大不了让他们给你买新的。”

“我不要新的,我就要这手机,这里面有我妈妈的录音。”

方一凡跟季杨杨这才停手,方一凡指着季杨杨吼道:“我大姨去世了,都怪你,现在怎么办!”

季杨杨想要上前查看是否能够修复,却被方一凡一把推倒。

秦浩被班上一个女同学带到了操场:“其他人都散开,不要围着了,继续上课,方一凡、季杨杨你们几个跟我来。”

“说说吧,怎么回事。”

方一凡以受害者的视角阐述了事情的经过,季杨杨也没有反驳,这件事他自认为的确有责任。

乔英子跟黄止陶就比较客观了。

秦浩听完也明白了大致的经过,瞪着方一凡:“方一凡你既然知道这个手机对林磊儿有多重要,你第一时间是不是应该想办法帮林磊儿修复手机,而不是继续去跟季杨杨斗殴,这件事季杨杨的确是有责任,可你就没有责任吗?如果不是因为你林磊儿会去拉架?他一心念着你这个表哥,你心里有没有半点把他放在心上?”

“我.......”方一凡哑口无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轮回模拟:我能逆天改命我才是顶流巨星!我有十万亿舔狗金盛唐大公主返回高三从狐妖开始穿越诸天诸天从洪拳开始影视从四合院阎解成开始深夜书屋红楼琏二爷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