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一章 紧要关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面对突然出现的格吉尔二人,荧几人还是抱有相当程度的警惕心的。

即便格吉尔是以受害人的身份登场,但荧还是第一时间让众人跟其拉开了距离。

“格吉尔先生,你不必惊慌,如果安斯艾尔先生真的是内鬼的话,那我们会替你报仇的。”

“这么冷血无情?!”

看着少女们那丝毫不近人情的模样,格吉尔大声鬼叫道。

“你们人那么多,赶紧过来个人帮忙啊!”

这话说得,简直就是把‘我是陷阱’四个字摆在脸上了。

不过好歹游戏一场,于情于理确实该帮忙。

荧对着申鹤使了个眼神,对方立刻心领神会地迎了上去。

虽然她已经消耗掉了警长的技能,但她身上的护盾依然有效。

申鹤垫着步子,迈着一双大长腿直接越过了格吉尔。

在两人相逢的瞬间,她还特意等待了几秒,可格吉尔没有对她出手的意思。

她索性直接越过这位中年商人,向着远方的安斯艾尔冲了过去。

此时的安斯艾尔早已没有了冷静思考的能力,见到白发女子上前,当头就是一刀。

“铛~”

刀刃落在了申鹤的面庞上,却被一层蓝色的光罩给遮挡在外。

安斯艾尔瞬间睁大了双眼,手中的匕首不死心地来回挥舞着,但却都被护罩一一化解。

“吼吼,果然是内鬼呢。”

派蒙看着手忙脚乱的安斯艾尔,不禁抱住了自己的胸。

这下两个内鬼都已经暴露了,场内应该没有别的内鬼了吧。

一旁的格吉尔也跟着重重点头,一脸赞同地道。

“是啊是啊,我一开始...”

话还没有说完,却见他直接从身后抽出一柄钢刀,径直地朝着甘雨刺了过去。

刚才他可是观察了有一阵,这个人被有意无意地护在身后,一定就是那个叫做医生的职业。

“啊。”

甘雨被格吉尔刺了个正着,瞬间身首异处,身子化作光点飘扬在高空之上。

根本都没有让人反应过来在刚才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

这就...消失了?

格吉尔一击得手,场间的形势瞬间发生了扭转。

医生退场,申鹤身上的护盾也随之消失。

安斯艾尔瞬间抓到了机会,一刀捅死了申鹤。

看着申鹤化成光粒消失到只剩半截的身子,安斯艾尔的脸上闪过一丝狂喜。

但很快,他的狂喜就变成了惊吓。

荧的右手在虚空中连点两下,时间为之倒流。

刚刚只剩下尸体的两人再次长出了上半身。

时间扭转,起死回生。

在格吉尔与安斯艾尔的面前,甘雨跟申鹤重新回到了游戏之中。

“这...这是...时间之主!”

看着恢复原身的申鹤,安斯艾尔感觉自己的牙都要被咬碎了。

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哦哦哦!计划执行的很成功嘛!”

派蒙立刻迎上了起死回生的二人,完全没有把刚才还如临大敌的格吉尔与安斯艾尔放在眼中。

“嗯,很顺利。”

看着小家伙欣喜的样子,甘雨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的甜美了几分。

因为狼人只能每次会议结束前只能出一刀,所以在刻意献祭了甘雨跟申鹤后,这两个内鬼一方的人在这一轮基本上就跟白板没区别了。

其实刚才如果安斯艾尔稳住心态,不急着击杀申鹤的话,那最起码还能让甘雨退场,但他太过心急,趁着甘雨刚刚退场就击杀了申鹤,这样才能让荧在时光倒流中同时救回二人。

“现在的他们已经完全没用了。”

看着失魂落魄的安斯艾尔以及格吉尔,派蒙满脸写满了不屑。

这种伏击的刺客她可是最瞧不起的。

而且看现在的模样,对方应该没有后手了,现在更重要的是...

“不用管他们,我们先走。”

荧将还在打量四周的派蒙拉上马车,直接驶出了广场。

————

“真的没问题吗,白先生。”

毕维斯走在白启云的身旁,眯着眼问道。

现在的二人已经离开了烽火的广场,之前一直拦在他们身前的格瓦斯早已不见了踪影。

在进行了一系列的利益交换后,对方心满意足地离开了蒙德城,并且承诺不再插手劳伦斯家的事务。

白启云许诺他在推到劳伦斯家上台后会开放蒙德城的地脉供旋魔会研究。

当然,在游戏结束后这个梦境还会不会存在那就是另一说了。

“没问题,赢下游戏才最重要,反倒是你,这么做真的没问题吗。”

“这...我不明白什么意思。”

“真的吗?”

白启云突然顿住步伐,转过头来看向面前的毕维斯。

“毕维斯先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不是好人阵营的玩家吧。”

毕维斯脸色毫无波动,就像白启云说错了一般。

他抬起了手,对着虚空摊了开来。

“何以见得。”

“单纯的数学游戏罢了。”

游戏已经进行到这个地步,白启云也懒得继续跟其他人装下去了。

“实不相瞒,这场游戏里有许多是我在现实里结识的伙伴,她们一进入游戏就将彼此的身份告知了我,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好人阵营,剩下的好人我心里也有人选。”

就比如最开始被淘汰的道格,此时在他的眼里就是好人。

其次就是亚尔曼,这个人的行为举止虽然很古怪,但大概率还是好人阵营的玩家。

除此之外,阿尔文也是很有可能是好人的玩家。

“原来如此,竟然是在这方面出现了纰漏。”

毕竟是第一次玩这种游戏,毕维斯还想着只要伪装自己就能蒙混过关,没想到最简单的排除法就能将人的身份直接排出来。

想到这里,他的脸上闪过一丝无奈。

“确实,不过我的身份也没什么威胁。”

“看起来是这样的,要不然你刚才就该动手了。”

白启云继续若无其事地跟着毕维斯走在大街上。

“既然都到了这个时候,不如说说你的身份。”

“我的身份?中立职业罢了。”

毕维斯摇了摇头。

“一个名叫处刑人的职业,没什么用。”

处刑人:在会议上使得一个被游戏选中的目标被投票投出。

“原来如此,你的目标是...”

“哈,就是白先生你啊。”

“那还真是不幸。”

闻言,白启云不由得失笑一声。

竟然选到了游戏内玩家势力最大的他,那还真是毕维斯运气不好。

“所以你现在想要放弃?”

“不然呢,现在我又没有了胜算。”

对于自己的输赢,毕维斯并没有特别地放在心上。

他想要追求的东西,游戏背后的主使者给不了他,所以打从一开始他就是抱着玩一玩的心态参与进来的。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毕竟蒙德的佳酿节嘛,玩点游戏放松一下很正常。

说到这里,毕维斯突然话锋一转。

“但白先生,这城内的卫兵到现在也没有多少减员,距离游戏结束可就只剩两次会议了,你们真的能完成任务吗。”

要知道,在这场游戏之中,好人一方的获胜条件是必须帮助温妮莎推翻劳伦斯家的统治。

即便内鬼都退场了,这个条件如果达不到的话那也不可能胜利。

“嗯,我知道。”

虽然时间紧迫,但白启云面上看起来却异常的镇定,似乎并不担心这一点。

这反倒让不在意输赢的毕维斯感到更加的好奇。

“不知道白先生有什么办法扭转局势。”

“这个嘛...我们璃月有句古话——山人自有妙计。”

————

马车在前往西风教会的路上一路奔驰。

此时的荧已经将内鬼和温妮莎等人全部抛在了脑后,只想着完成自己当下的任务。

这是整个计划之中最关键的一环,直接影响到游戏的输赢。

“唔...总感觉有些紧张呢。”

派蒙趴在申鹤的怀中,享受着美人的拥抱。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感觉申鹤的要比九条裟罗的软上一些。

“你紧张个什么,又不是你去执行计划。”

荧掐住小家伙圆润的脸蛋,像扯年糕一样扯向两旁,搞的小家伙一阵惊呼。

趁着两人喧闹的时候,甘雨从车窗里向外望去,发现周围徘回的卫兵变得少了许多。

“卫兵们可能被劳伦斯家调走了。”

“调走?在这个节骨眼上?”

闻言,荧瞬间一愣,手上的动作都慢了半拍,让派蒙趁机熘了出去。

荧看着四周逐渐变得稀疏的人群,心里突然涌出一股危机感。

难不成劳伦斯家要强行围杀古恩希尔德家了?

不行,她得赶紧回去。

“驾!”

鞭子一抽,马儿在道路上奔驰的越发卖力了起来。

古老而华丽的别墅里,凯里坐在顶层,满脸阴晴不定地看着城内的动乱。

刚刚跟他约好的格瓦斯不知道跑哪去了,说好的会出手相助基本上没戏了。

之前跟他有联系的反叛分子中的那些线人看样子也没起到什么作用。

“真是一群废物。”

看着眼前的乱象,即便是凯里也不免感到一阵的气闷。

浪费了这么多的兵力,但却一点收获都没有,反而让古恩希尔德家的人给突破成功了,这可真是...

到头来还得是他自己亲自操作才行。

“大人,车准备好了。”

穿着黑色西服的新任管家站在门外,弯腰提醒道。

闻言,凯里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

“我知道了,等我下楼。”

少顷,劳伦斯家的别墅外,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向着上城区奔驰而去。

与此同时,一队队卫兵正向着两边分头行动。

之前就已经被上千人的部队给团团围住的西风教会,此时又迎来了新的客人。

又是一千人涌入了广场,而且这次来势汹汹,看起来并不满足于只是围困。

整整两千人的方队将教堂外的广场围了个水泄不通。

此时还在教堂内的修女们被吓得脸色慌张,就连之前一直都镇定自若的小女孩都慌了神。

之前带着众人突围的战斗修女见状也不禁皱了皱眉头。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

刚才她能轻易地带着荧她们突出重围,除了她本身的力量之外,更多的还是地方战斗意志不强烈。

现在若是对方带着开战的意思包围了她们,那再想突围可就是难上加难了。

与其等到对方完全合围完成,还不如趁着现在对方根基不稳突围。

“小姐。”

“不必。”

小女孩挥手打断了贴身女仆的建议。

她知道自己这个保镖是什么意思,但在她看来,即便是强行突围,成功率也不会很高。

到时候落在对方手上的下场会更惨。

对方现在还驻扎在外面,说明心中依然有顾虑,这个时候静观其变才最合适。

最起码在教堂里被俘虏了,对方也不会做的太过分。

“再等等...嗯?那是。”

小女孩的视野中突然出现了一架马车,那正是之前从教堂突围出去的那群人。

“她们竟然回来了?”

但挡在教堂与马车之间的还有一层由卫兵军阵组成的人墙,这种程度的铜墙铁壁是不可能被一架小小的马车给突破的。

“她们想做什么?”

此时能够回答小女孩疑问的控恐怕只有那辆马车上的人。

荧拉着缰绳,将马车停在了卫兵军阵的后方,引来了不少人的注视。

这些人是谁?怎么敢在这个时候靠近军队。

卫兵们左顾右盼,互相看着彼此,但却没有人敢上前询问。

万一是哪个大人物呢。

之前才从劳伦斯家出发的凯里此时才堪堪赶到现场,他远远地便看见了这一幕,感觉有些生气。

他这一手培养起来的卫兵竟然连一队不明人士都不敢上前询问吗?

真是一群饭桶。

“老爷?”

“去,把之前从枫丹那里搞来的东西端上来。”

“是。”

没多少时间,年轻的管家就从车后掏出来了一杆金属套筒,内部中空,外部笔直,通体大概一米有余。

看起来就跟一根烟囱一样。

凯里接过其稍显宽广的身躯,将金属管压在自己的身前。

他随手拿出一块晶石,扔到了管子的内部。

随后,一阵强光从金属管的内部迸发而出。

仿佛有剧烈爆炸的轰鸣声在凯里越管家的耳旁响起,宛若惊雷。

“轰!”

从金属管身内射出一颗拳头大小的能量炮弹,径直地冲向了荧几人所在的马车。

随后,炮弹撞击在了地面之上,掀起了一阵勐烈无比的暴风,将四周的一切尽数吹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神诡大明神诡世界,我能修改命数营业悖论[娱乐圈]我乃郑氏四代目转生最强狐娘从原神开始俗主灵魂画手绝不轻易狗带我在民国打僵尸欢迎来到梦想世界史前寡兽求生记[种田]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