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9章 里子面子银子,全输了(二合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邱岩被这一波一波变化砸晕了。

她没想到骆玉珠会带她来参加小商品城商户协会的例会,更没想到干妈会在关键时刻发难,剑指陈玉莲。

就在她心里打鼓,琢磨干妈带她来开会是否有深意的时候,她特别想见的那个人出现了。

等心里的兴奋与激动消退,有些后悔跟过来,害怕被她的林大哥误会她跟骆玉珠是一条战壕的队友时,杨雪又来了,这个女人的故事,她也听邱英杰提起过,毕竟那是林大哥放话要娶的女人啊……尽管大家不知道他在开玩笑,还是真心实意。

林跃说道:“骆玉珠,你搞联名信的底气,应该就是玉珠集团掌握了小商品城多达二十个摊位吧,自以为自己是这里面最大的势力了?那你知道杨氏集团直接和间接控制的摊位有几个吗?不多不少,就比玉珠集团多一个,所以你觉得换会长这么重要的会议,她有没有资格参加?应不应该参加?”

杨雪微微一笑,接着他的话说道:“骆总,很抱歉通知你,涂凌,孔方圆,丁同乐……这几个名字要从联名信上划掉了,前两天我在西班牙跟你玉珠集团的新伙伴费尔南德谈合作,没有时间和精力顾及这边的事,没想到他们擅自做主……唉,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在西班牙和玉珠集团的新伙伴费尔南德谈合作?

要知道杨氏集团和玉珠集团大部分业务是重叠的,她和费尔南德谈合作,对玉珠集团会有怎样的影响?

在座商户都不傻,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

骆玉珠想起陈江河准备后天动身去西班牙的事,原来是杨雪从中作梗。

怪不得林跃能够及时回来,原来联名信上这些所谓可靠的商户有一些是杨氏集团的人。

“杨雪……我真没想到你隐藏得这么深。”

杨雪没有理睬她,看着在场商户说道:“大家好,初次见面,先做下自我介绍,我叫杨雪,是杨氏集团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今天的事呢,我先表个态,我不赞成取消陈玉莲会长头衔的提议。”

骆玉珠恼羞成怒:“陈玉莲是你什么人,你这么维护她,杨雪,你忘了你爸的遗愿了?”

“我没忘记我爸的遗愿,难道非要跟陈玉莲有亲密关系我才能投反对票吗?没有这样的道理吧。按照你的逻辑,就凭你当初说我爸的那些话,我首先要搞得应该是你和陈江河。”

大家听得一脸迷湖,无法理解上面这句话的意义。

杨氏集团和玉珠集团是竞争对手,二人相互敌视很正常,可是从他们俩的对话来看,似乎不只是竞争关系那么简单。

只有骆玉珠知道杨雪的言外之意。

当年林跃放话要娶杨雪,继承杨天赐的家业,经过一番接触,杨天赐没有接纳林跃,转而去找陈江河,想招陈江河做上门女婿,还说以后杨氏集团会是他和杨雪的。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当时陈江河刚刚找回她,怎么可能答应,便委婉地拒绝了杨天赐。

谁想大老不死心,又找到她,还拿出五十万来收买她,说她是个二婚,带着一个拖油瓶,日后将会成为陈江河的枷锁,如果真爱他,不如拿着这些钱离开。

她啥也没说,怼了一句“原来杨雪就值五十万啊”,走了。

在座各位看看这个,瞅瞅那个,虽然不明白两个女人的恩怨,但是这场戏真精彩。

本来是骆玉珠发难陈玉莲,闹到现在两个女人掐上了。

“杨雪,你今天非要跟我作对是吗?”

“骆玉珠,我今天不是跟你作对,我只是觉得人多少得讲点良心,别人当初放你一马,等你发迹了回头报仇,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说实话,很难看。”

她不仅骂了骆玉珠,也把以前受过林跃帮助,却在联名信上签名的人捎带着骂了一遍。

胡彦杰骂了一轮,李铭羞辱了一轮,杨雪阴阳怪气了一轮,这会开的,跟陈大光展现给他们的剧本完全不同。

林跃叹了口气道:“跟大家交个底吧,就算你们不搞这个,我妈也是要找机会请辞的,主要是小商品城的上级管理部门不希望她退,因为我跟金总的关系不错,集团时常会有公益捐助什么的,即便小商品城每年都向商户收取一定的管理费,但是遇到某些极端情况,比如台风,山洪,水灾什么的,难免会有额外支出,所以有我妈出面,双乌集团的管理层多少是要给一些面子的,我这么讲你们懂吗?现在金总年纪大了,想要过退休生活,我妈还开玩笑说以后就不用代表小商品城去双乌集团哭穷要各种补助了。骆玉珠,其实你不用着急的,最多拖到今年年底的年会,我妈一定主动要求辞去会长之位。”

胡彦杰拍拍桌子上的联名信,哼了一声,眼里带着凝若实质的嘲讽。

丢人啊。

真丢人啊。

骆玉珠刚才还说她这么多年既不来摊位,也不主持例会,这个会长当得不称职,真相呢?并不是你以为别人什么都没做,别人就真的什么都没做。

这时林跃又问了一个问题。

“既然你自认为义乌十大杰出女性之一,也是小商品城摊位第二多的人,那我妈做的事情,以后交棒给你怎么样?”

义乌十大杰出女性。

这个光环居然变成他拿捏骆玉珠的东西?

在场众人一起望去,女主角的脸已经黑到一定程度,虽然林跃话里话外的意思是会长给她当,从此行目的来看算是超额完成------毕竟她没想过自己当会长,只想把陈玉莲搞下去恶心大仇人。

但是……

为什么一点都不开心呢?

首先,她不是陈玉莲,以后小商品城的各种补贴,举办公益活动的花费都得玉珠集团出,其次,商会并非拥有管理职能的部门,是一个松散的组织,现在杨雪以她的死对头登场,并在商会里横插一脚,她真当上会长,在天天有人唱反调的情况下,日后工作该如何展开?最后,还要落一个用卑劣手段上位的坏名声。

这种感觉就像使尽全力的一拳打到棉花上,别人一点事没有,这边劲儿用过头,扭到筋了。

“我……我不行。”

杨雪白了她一眼:“给你会长你又不做,那你费这么大劲儿干嘛?闲得慌是吗?”

“你……”骆玉珠气得直瞪眼。

“我什么?不服?不服会长就在那里,你当啊。”

“明明小商品城摊位最多的人是你,要当也是你来当才是。”

“我多数时候在上海,没时间,也没想过要当这个会长,不像某些人,搞了联名信,给你当又不敢。”

瞧这话说得,骆玉珠气得牙龈疼,可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她很清楚,真要当这个会长,那就等于掉坑里了。

林跃说道:“既然让你做你不做,这会长……我提议由胡彦杰接任,多余的话我也不想说了,这些年来他干得怎么样大家有目共睹。”

“别,我不行,不行……”

胡彦杰极力推辞。

“你不行?那你选一个会长出来,反正我妈是不会再当这个会长了,这也是我的意见。”

“林跃,事关小商品城的发展,你可不能意气用事。”

意气用事的另一个说法是赌气。

“我刚才不是解释了吗?并没有意气用事,你也别劝了,谁劝我也不会再让我妈做这个会长了,她已经快60岁了,正经单位早就退休回家颐养天年了,哪里还用干这种苦差事。”

就目前的世道,做什么最难?讨钱!

你去企业拉公益拉赞助,能给好脸的有,但是绝对不多,也就陈玉莲靠着儿子和金利的关系,背倚大树好乘凉,换个人来你去试试?别说总经理,办公室主任能见到就不错。

给联名信签名的人全傻了。

这时邱岩摇摇头,说了一句话:“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

都以为会长的名号响当当,是块宝,到头来却发现,这TMD就是一个烫手山芋,连骆玉珠都在躲,其他人?脑子秀逗了才会接呢。

“行了,你做副会长这么多年,每次市里面开会都是你去参加,跟许多领导和企业家也算混了个脸熟,有些事你出面,人家多多少少会给几分面子,所以你就别推辞了。”

胡彦杰一脸为难,过去差不多十几秒才叹口气,勉为其难说道:“好吧。”

到最后还是林跃拍板决定,有些人苦笑摇头,挺同情骆玉珠的,搞来搞去搞了个寂寞。

陈玉莲本来打算年底提退休的事,没想到早半年退了,现在的情况是哪怕小商品城的人求着她当会长,人家都不做了。

林跃笑着看向邱岩。

“现在你知道真正的商场和书本上的商场有怎样的不同了吧。就像我们熟读历史,自以为做到了万事不惑,对国家大事,世界冲突洞若观火,但到头来还是要回归生活,处理家人的矛盾,子女的关系,品味日常里的酸甜苦辣,为柴米油盐酱醋茶费心伤神。”

小姑娘根本没有把这些话听进去,只是单纯地记下来,因为她现在脑子很乱,有对骆玉珠的可怜,猜疑,有对这场冲突的思考,也有对林跃突然出现的惊喜和激动。

不过她是一个能够控制情绪的人,表情还算平静,神色波澜不惊。

“对了,你们还不知道吧,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林跃说道:“她叫邱岩,想必一些老商户应该猜到了,没错,她就是九年前改革办主任邱英杰的女儿。”

老商户们面带惊讶看过去,没有想到那个总是到小商品城找爸爸的小女孩儿出落成一个如此清秀的大姑娘了,而邱岩选择用微笑回应他们的目光。

“我建议让邱岩做商会的副会长,一呢,算是女承父业,延续香火情,二呢,她是加州大学的学生,本科读的是经济学,比你们在座的学历都高,年轻人嘛,最值得肯定的一点就是有干劲儿,有热情,学习能力强,而且她的性格很好,情绪管理能力也不错,我相信她可以处理好商户之间的矛盾和各种突发状况,三呢,这是邱岩到基层锻炼自己的机会,也是你们的机会,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当年很多人欠邱英杰一句对不起,现在你们赔罪的机会来了。”

他一句话说完,会场里的人表情各异。

邱岩很意外,意外他不问问自己的意见就把她的工作给安排了,倒不是生气,是觉得……这个林大哥太懂人心了,小商品城一直是她爸念念不忘的地方,当年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把问题处理好就出国看病了,虽然林跃做了他没做到的事情,可是心里总有个疙瘩解不开,就连她的毕业论文,都是参照邱英杰管理小商品城时收集的数据,总结的经验写成的,所以她对这里是有一份很难用言语来形容的情愫的,一如那碗一直念念不忘的炸酱面。

现在林跃让她当副会长来处理商户经营中遇到的各种问题,无论从学习锻炼的角度出发,还是从情感的角度出发,她都是无法拒绝的,唯一的顾虑就是担心自己无法胜任这份工作。

很多后来的商户也是这么想的,在那一边瞄邱岩,一边小声议论。

她太年轻了,也就二十一二岁的年纪,小商品城鱼龙混杂,三教九流各色人等,她做副会长……能行吗?

“林大哥……我……我不行的……”

一句“林大哥”,这个称呼喊得许多老人侧目。

她叫骆玉珠干妈,骆玉珠随陈江河喊邱英杰大哥,林跃也喊邱英杰大哥,她现在管林跃叫大哥?不是应该叫叔叔吗?这辈分怎么就那么乱呢?

杨雪皱了皱眉,眼底闪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没事,我会帮你的,有什么问题只管来找我,谁欺负了你委屈了你告诉我,我来收拾他们。”胡彦杰这个新任会长扫视一圈:“不说别的,就因为你是邱英杰的女儿,我也相信你能做好这件事。”

其他人听他这么讲,纷纷点头称是,邱英杰在小商品城的口碑不错,当初突然辞职也是因为身患重病,后面发生的事也证明之前打击假冒伪劣的决定是正确的,一些人念他的好,一些人对误会他心存愧疚,所以对于接受邱岩做副会长,抵触情绪不大,更何况上面还有胡彦杰,这几年来一直是他在管理商会,真碰到邱岩处理不了的问题,也能起到定海神针的作用。

“那……那我试试吧。”邱岩一脸谦卑地道:“如果在今后的工作中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还望各位叔叔伯伯多帮帮我。”

“一定,一定。”

“放心吧。”

“有什么不明白的只管来问我,当初你爸还在改革办的时候,没少帮大家的忙。”

“是啊,你一说,我还挺想邱主任的,记得那些年每到除夕,大家都回家过年了,他还要一个人来小商品城转一圈,生怕安全方面的事情没做好,引起火灾什么的,他的好,大家都记在心里呢。”

“……”

说实话,邱岩挺感动的,没想到父亲的好名声能给她带来这么大的便利。

林跃说道:“至于你的工资,由玉珠集团支付。”

商会是一个比较松散的机构,成员都是小商品城的商户,一般来讲,像会长、副会长更偏向虚名,虽然管理着一定额度的会费,却并未约定工资,收入来源全看摊位盈利,邱岩不一样,她不是摊位主,没有收入来源,不给钱说不过去。

骆玉珠横了他一眼。

“怎么?不愿意,那好,杨雪,这钱你来出。”

“没问题。”杨雪答应的很干脆。

“我什么时候说不出了?”骆玉珠当然不能把邱岩推向杨氏集团,她可是一心要让干女儿做她儿媳妇的。

林跃冲她呵呵一笑。

就这一笑,骆玉珠知道自己又输了,面子里子银子……满盘皆输。

“玉珠,玉珠……”

便在这时,外面传来冯姐等人的呼唤,九年前她们得罪林跃,坚持不在名单上签名,最后不仅货被烧了,贷款也没她们的份,这样一来,别人缓过来只要半年,他们缓过来用了三四年,又因为看别人抓住时机扩大经营规模,大把挣钱,眼红心热,便又动歪心思,虽说不像以前那么放纵,可是偷工减料以次充好,真假混卖的事情没少干,搞得正经做生意的商户一听冯艳这个名字就皱眉撇嘴,自然而然的,商会事务也把她们排除在外,以致近几年,尤其在加入WTO后,别人的生意越做越好,货都发到国外去了,她们只能靠着玉珠集团施舍的客户维持生意。

所谓人以群分物以类聚,骆玉珠是这样的性格,跟她打成一片的人能好?那没说的,账自然是要记到林跃头上的。

知道骆玉珠要在今天向陈玉莲发难的消息后,忙完手头的事她们就赶过来了,凑人头助威呐喊也好,等着传陈玉莲母子的风凉话也罢,总之十分期待。

“冯姐,走,出去说。”

骆玉珠没有给她们进门的机会,知道冯姐过来找自己,顿时如蒙大赦,以去见姐妹为由中途离席,带着几个人往楼下走去。

“玉珠,刚才那个人……是林跃吗?我怎么看着背影那么熟悉?”

“玉珠,事情办得怎么样了?陈玉莲下来了吗?”

“玉珠,你别不说话啊,出了什么事,这你总得告诉我们吧?”

“……”

楼道里传来几个女人的对话。

整个会场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说话。

便在这时,林跃表情一变,在心里道声“不好”,告诉李铭接下来的事他看着办,啥也没说就匆匆离开。

邱岩打了个愣,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俩人才见面,还没有好好说两句话,怎么就走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精灵之黑暗崛起精灵之短裤小子月亮有你一半圆降落我心上从情满四合院开始的影视游别过来我很方[电竞]他为我着迷然后是你漫威里的深红主宰漫威世界的腕豪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