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1章 蒙古人来大明上市融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天启十二年,

是大明工业化启程的第二年。

随着驰道建成通车,京津驰道所展现出来的巨大潜力和其所代表的利润吸引着所有有心人的眼球。

一时间,在大明各地纷纷掀起了融资上市和修建驰道的热潮。

这些热潮进一步冲击如今的大明环境,将原本南方的守旧环境冲击的七零八落。

南方不同于北方,虽然南方是大明毫无疑问的财税重地,尤其是江南这一片区域,几乎是占据天下过半钱粮。

但因为大明京师在北不在南,朝廷对南方的统治先天缺少足够的威慑力,而南直隶虽然也属于京师,可留守力量是无法与北方相比的。

毕竟一个是内地,一个是和北方游牧民族对抗的前线,大明的精兵勐将都在北方,对南方那些士绅豪族来说头上少了一把刀自然是想怎么跳怎么跳。

这种影响不是一时半会儿就可以消弭的,东林党,地主士绅,东南沿海的豪族商人等等,诸多势力混杂让南方一直是旧党的大本营。

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旧党能维护他们的利益,所以他们才愿意帮着旧党稳固这个基本盘。

可眼下不一样了,朝廷用一项又一项的事实告诉他们,跟着旧党已经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了,只有跟着朝廷走,转换身份,才能收获更多的利益,才能保住家族长久。

这也是南方旧党的基本盘崩裂的原因,你都无法保证人家的安全和利益了,人家凭什么还跟着你混?

为了人情?

开玩笑,人情这玩意,只有你在一定位置的时候才有用。

就如同魏广微,之前魏广微是建极殿大学士,内阁辅政,南北多少人都承他的人情,不然魏广卿怎么借着魏广微的名头搞事情。

可魏广微一朝跌落高台,谁还承他的情?

巴不得的何其脱离关系,没落井下石就算人家心善了。

因此眼下旧党的派系势力就如同一个毫不设防的少女,在新党的工业长矛冲击下,已经难以招架了,估计多冲击几次投怀送抱都该有了。

各地送上来的折子如雪花一般多的数不胜数,请求允许在当地开设股市的,希望能修建驰道的,甚至有几个地方不知道怎么想的,上折子表示他们要自己集资修建驰道。

张好古看着这些折子只感觉好笑,开什么玩笑?

地方集资修建驰道?

真以为修建驰道用的是银子啊?

没朝廷工科院那么多学士专家,没朝廷所辖工部的诸多熟练匠人,你没技术没能力,光有钱有什么用?

而且修建一条驰道少则百万两银子,一个地方府一年的税收才多少钱。

无视这些东西后,张好古也知道眼下这阵风吹的差不多了,是时候该给地方上这些人一个枣子让他们尝尝甜头了。

看了看正在忙碌的众人,张好古喊了一声:“太冲啊。”

“元辅,学生在呢。”黄宗羲从一旁过来,看其模样似乎是一直在搬运处理折子。

这几天地方的折子太多,大部分都是重复无用的,内阁的阁老们不看,不代表这些内阁通政参议,中书舍人不需要看,他们可是要替阁老们分忧的。

“那些地方折子,看的如何啊?”张好古笑着问道。

黄宗羲听了脸色有些发苦:“元辅,学生翻了有近百本折子了,不是要修驰道,就是要融资上市,或者是地方要集资的,看来看去,全是空的。”

张好古笑着安抚道:“地方啊,就是这样,有利益了,一个个都红着眼上来了,不足为奇。”

“你去把卢相,钱相,还有户部的崔侍郎找来,说本阁要与他们开个小会。”

黄宗羲点点头:“学生这就去。”

很快,卢象升,钱谦益,崔成秀来到内阁,一旁舍人倒上茶水后退下,三人开始品茶等待张好古。

钱谦益端着茶盏品着茶,终于是按捺不住好奇:“卢相,元辅找我等来,所谓何事啊?”

卢象升摇了摇头:“方才老夫一直在户部处理事务,黄参议说元辅有请,老夫就来了。具体所谓何事,老夫还真不清楚。”

钱谦益又看向在场级别最低的崔成秀:“崔侍郎,你可是知道些什么?”

崔成秀端着茶盏正要喝茶呢,钱谦益这一开口,他是连忙放下茶盏。

没办法啊,在座的都是内阁辅政,个个从一品的大老,他一个三品侍郎虽然在京官里已经是朝廷重臣了,但眼下还是看不够看啊。

放下茶盏后,崔成秀说道:“回钱相,卑职也不甚了解,黄参议来通知时并没有说什么消息。”

钱谦益点了点头,开始寻思起来,一位当朝阁老兼户部尚书,加上自己这个东阁大学士,还有一个户部的侍郎,这要讨论的莫不是和户部有关系?

很快,张好古走了过来,看着三人在这里喝茶笑着说道:“对不住啊,卢相、钱相,本阁来迟了。”

卢象升、钱谦益、崔成秀纷纷起身:“元辅。”

“坐坐坐,今日只是开个小会,有些事需要和大家商议一下。”张好古说着坐了下来。

钱谦益见正主到了,也不就纠结了,开始很有耐心的品茶,等待张好古开口。

张好古也没故意卖关子:“卢相、钱相,这几日二位没少收到各地有关融资上市,修建驰道,或者投资什么的折子吧?”

卢象升和钱谦益点了点头,可不是没少收到。

二人一个是户部尚书,专管商业,一个是东林党的内阁阁老,南边那么多士绅豪族都指望着呢,这收到的折子也好,私信也好,着实不少。

张好古见此笑道:“这些时日,各地的折子本阁也是看了。既然各地有这个心,商人们有愿意投资,本阁想着,驰道方面先不提,起码融资上市这一块,是可以正式的推一推了。”

卢象升抚须说道:“眼下融资上市的,一个是朝廷所属的京津驰道,一个是民营的直隶钢铁公司,若要将融资上市的规模打开,那么各地监察就很有必要,否则上市的公司良莠不齐,一旦出了什么问题,朝廷的经济可就要动荡了。”

钱谦益也有这个考虑:“是啊,拿如今的直隶钢铁公司来说,其收到融资一百七十余万两,眼下有五座钢铁厂,总价值高达两百四十多亿,可以说是直隶最大的钢铁公司了,直隶地区有数千工人为其工作,还和太原的矿场有联系,其要是出了问题,对直隶来说,无疑会凭生许多波折。”

“换句话说,如果是真心想上市的那还好,就怕有些人是想借着上市的名义赚到融资的钱就跑,这对朝廷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张好古点了点头:“卢相和钱相所想的,本阁也考虑过了。”

“所以本阁决定,这想要融资上市,就必须接受朝廷的监管。”

“上市前,其提交申请后,由朝廷派人验资,查看其产业是否运转良好,现金流动有无异常,其信誉情况及各方各面,综合来判断其是否有上市的资格。”

“确认其资格后,才允许上市。”

卢象升又问道:“上市之后,是否需要朝廷监管呢?”

张好古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朝廷监管,有利有弊,这方面,还需要和各位商议。”

“毕竟这一旦上市,一个企业就有了百亿级别的现金流,这笔宝钞流动起来,对朝廷和市场来说都是极其有利的,这方面的确是需要一些监管。”

钱谦益说道:“可是若朝廷时刻派人监管,会不会影响企业的发展情况?拿纺织来说,纺织是一个看时节看行价的东西,若监管之人一意孤行,要按照自己的意思让企业去办事或者处处为难企业,若企业因此出现了什么差错,那这个上市倒不如不上市了。”

“钱相说的,不无道理。”卢象升说道。

张好古笑道:“正是如此,本阁才要与几位商议一下。”

“首先,这个融资上市需要朝廷监管,这点是大家同意的吧?”

钱谦益和卢象升齐齐点头,这一方面,二人没有意见,不经过朝廷监管就随意上市,那岂不是要乱套了。

张好古继续说道:“其实眼下的问题,是上市之后是否需要监管,该怎么监管。”

“这方面啊,卢相钱相和本阁都不是行家,崔侍郎,你是商务衙门的主管,你说说你的意见。”

崔成秀精神一震,他斟酌了下词汇将自己刚才就在设想的一些想法说了出来:“回元辅,卑职以为,朝廷对上市企业监管是很有必要的,若无监管,必然会滋生贪腐,乱象丛生,从而影响整个市场,影响朝廷经济。”

“但如何监管,卑职认为,不妨以企业主动递交年报给朝廷,上市企业每年将自己的营收年报等递交朝廷有关衙门,朝廷有关衙门每年派人去核实。既保证了朝廷对上市企业的监管,也确保平日里不会影响企业的自由发展。”

钱谦益有些诧异的看了眼崔成秀:“崔侍郎此言,倒是老成。”

卢象升点了点头:“崔侍郎此言,可行。”

张好古笑道:“既然如此,那商务衙门下设一个上市监管局,专门负责企业融资上市前的资质调查和上市后的年报监管。其品级正五品,设郎中,卢相和钱相以为如何?”

卢象升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钱谦益也是认可:“可行。”

见都同意,张好古拍板了:“既然如此,明日内阁会议上,把这件事定下来,然后通知下去。”

说完这上市监管局的事,张好古又说道:“除此以外,仅仅天津府有一个交易所是不够的,南方也需要设立一处。这方面,钱相认为哪里比较合适?”

钱谦益知道这是张好古何其进行利益交换了,这个股票交易所,眼下大明只有天津府一处,为了通盘考虑,大明偌大的江山自然不可能只有一处股票交易所,无论是平衡南北还是其他因素,南方都会设立一处甚至是两处。

但说到底,这个还是要看张好古这个首辅的意思,如果张好古一处也不给南方,那南方的士绅豪族也没话讲,但眼下张好古愿意给南方的士绅豪族提供一个机会,这自然是新党和东林党之间的利益交互。

眼下张好古愿意让他来决断一处,钱谦益欣喜之余还有些苦涩,这人家新党都把蛋糕送到嘴边了,他以后怎么和新党交锋啊。

思来想去,钱谦益还是决定公平决断:“元辅,天津府是京师拱卫之所,又是北方门户之地,四通八达,漕运要地。如今朝廷开海,东南沿海与外贸易繁多,这南方的股票交易所,也需是沿海之地,不妨设在松江,这个江南入海口如何?”

张好古有些诧异的看了眼钱谦益,钱谦益是苏州人,他还以为钱谦益会把这股票交易所设在苏州呢。

毕竟这股票交易所的所在地肯定会有大量商人股民云集,这毫无疑问对当地经济来说是极其有利的。

不过眼下苏州已经是大明数得着的膏腴之地,那么将其设在松江府这个长江入海口的地方,倒也合理。

张好古点了点头:“可行。”

这些都定下来了,张好古作为新党魁首也与南方东林党魁首钱谦益做好利益交换了,那么这一方面无论是新党还是东林党都不会拒绝,随后必然是要全力推动的,无他,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在随后的内阁会议和早朝上,新党和旧党很罕见的达成一致,通过了上市监管局的设立及南方股票交易所的设立。

同时,上市监管局虽然是户部的商务衙门所属,但毕竟商务衙门在北方,因此在南方金陵也会再设立一处监管分局,其由一位从五品的员外郎管辖,这个位置,张好古将其交给了东林党,让钱谦益去决断。

当然,上市监管局的郎中和另一位从五品的员外郎自然是从新党里选拔。

对此双方都没意见。

决断完这些后,大明报将其宣发天下,让大明各地的商贾,豪族,士绅都知道,发财的好时候要到了!

随着上市监管局成立,融资上市的要求和规矩确定下来后,金陵的上市监管局分局和松江府的股票交易所也立马挂牌开工了。

短短数日时间,金陵的上市监管局就收到了好几份融资上市的申请。

这几份融资上市的申请可不一般,那都是淮商和苏商的大型商会,一个个都是纺织大户,掌握着丝绸、瓷器、茶叶等多门生意。

他们融资上市的目的也很简单,筹备资金扩大自己的企业规模同时开工更多的商船,眼下国内的市场已经分割的差不多了,大家都要竞争的话无疑是困难的,毕竟大家都上市都有钱,既然如此还不如加大对国外市场的开拓。

虽然这个时代没什么边际效应递减规律,但大商人们也不是傻子,都知道眼下再投入钱也无法获得更多的利润,还不如拿来扩展海外市场呢。

毕竟番邦蛮夷们可有的是钱啊。

在南方的大商会紧锣密鼓的筹备着融资上市时,北方的一些商会也在筹备着。

例如大同那些晋商,例如太原那些煤矿铁矿的商会,一个个都想着融资上市扩大规模呢。

他们和南方的商人还不同。

南方的丝绸瓷器茶叶无疑是大明市场的主流,在这一方面南方商人有绝对话语权,他们把控着市场,而北方也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就拿太原的那些大商人来说,谁都知道眼下是个大发展的时代,朝廷都说了,现在是工业时代了,对煤铁需求量极高,这就是未来的蓝海大市场啊,他们不抓紧融资上市扩大自己的企业规模霸占这个市场,还要等着后面在去和其他人竞争不成?

于是,南北的大商人们都在筹备着自己的上市计划,一份份融资上市的申请递交到上市监管局,然后上市监管局的吏员们开始拿着资料审批还要去当地检查,一个个忙的不亦乐乎。

而蒙古草原上的各部落,看着大明各地商人开始搞什么融资上市,他们也有些蠢蠢欲动了。

通过来蒙古贸易的商人们所言,这个融资上市无疑对自己的部落有着极大的提升,但其规矩也很多,要求多不算,而且你还要保证自己能盈利,这方面蒙古的汉子们可就有些懵了。

虽然大明报上对这些都有讲述,但光看大明报也看不出更多的东西来啊。

哪怕是蒙古各部的头人们,他们对权术方面有所精通,但商业方面就不是他们所擅长的了。

蒙兀部就是这样,权谋,刀剑才是日常,勇士的勇武,贵族头人们的阴谋诡计,明争暗斗,这些都是拿手好戏,虽然和中原的谋略比起来还显得太粗糙和小儿科,但已经很不容易了。

眼下让这些除了弯刀和猎弓就是满脑子想着怎么上位的贵族去思索融资上市及如何盈利,那根本不是他们所擅长的。

但蒙兀部也不傻,他们眼下可是投靠了大明的,他们不知道怎么赚钱,就找知道怎么赚钱的帮忙呗。

于是乎,几个蒙古部落的头人联合起来进京了,他们要找睿智的张相爷给他们想想办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有朝一日刀在手快穿:偏执反派在我怀里奶唧唧快穿女配她又抠又刚快穿:各位饲主请注意,我就是要萌死你啊我是木匠皇帝无敌从献祭祖师爷开始斗罗之老师快救我从斗罗开始的浪人人在斗罗,我一剑封号斗罗斗罗之明帝国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