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二:命中劫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风侵衣,雪寒如凉。

方歌渔支颐而坐,那副无法无天的姿势没有任何变化。

在将众人轰出去后,也开始继续装哑巴。

百里安穿好衣物后,面无表情地看着方歌渔:“趴过去。”

方歌渔面上带着挑衅的讥笑:“怎么?生气到想打吾的屁股?”

见她都到了这种时候还装大鼻子蒜,百里安怒气冲冲地冷笑道:

“那六个姑娘还没走远,你若再不听话,我现下就弃了你一个人在这,去寻那红扇姑娘,正好让她帮你试试剑!让你晓得这未来城婿的身子骨好不好用!”

百里安深知方歌渔狡猾聪明,若他说此刻要去寻那六位姑娘去将没做完的事完成了。

她定然不以为然,一听就知是假话,肯定双手拍欢地送他离开。

可百里安极有心机,不说找六人,独独只说要找红扇一人。

方歌渔的二郎腿当即放了下去,小脸冷若冰霜。

一下子警觉了起来。

但方歌渔嘴上还在强撑:“哦?是吗?你居然看上了红扇那个冷面女,口味真是独特。

不过吾喜欢成人之美,不然将她送给你好了?”

既然最喜欢成人之美,那干嘛还要咬牙切齿?

百里安没拒绝也没答应,脸色比她还难看,转身就走,毫不留恋。

方歌渔脸色微变,霍然起身,搬起身后的椅子扔起来,砸在百里安的背上。

名贵的椅子支离破碎。

百里安转身看着她,方歌渔恨恨地看着他,泪水从她清丽的双目中滚滚而落。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她语气冷冷,却不似堵气:“你今日若是走出这房门半步去找那红扇,我就……”

“你就如何?”百里安截断道。

方歌渔面上眼泪都不带抹一下的,气势惊人地转过身去。

她一句话也没说,两只手撑在桌缘上,屁股微微撅起。

依旧是那副得理不饶人,天大地大本小姐最大的拽模样。

百里安心中郁结顿时消散了大半,他眼底多出了一丝柔软的笑意。

“磨磨蹭蹭地做什么?!是想本小姐踩死你吗?”

百里安脸色一怔,顿时将眼底笑意逼退下去。

他走过去,抬起手掌也没客气左右开弓。

如教训不懂事的小女孩般,啪啪啪地手挥如疾影,落在她俏挺的屁股上。

方歌渔吃痛蹙眉,雪白的脸颊上红意晕生,鼻息急促。

打完了屁股,百里安的心中的闷气也散了大半。

见他收手,方歌渔好似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理了理凌乱的裙子。

然后若无其事地站起身来。

只有莹白耳垂下那颗宛若针扎的一点小痣,敛着窗外的风雪天光,红得近乎灼眼。

百里安看了她一眼,轻叹一声,低声道:“我方才很生气,但真正想揍的那个人不是方歌渔你。”

说话间,他目光轻动,又补充了一句:“好歹也是堂堂真祖邪神,一只藏在小姑娘体内算是怎么一回事。

祭渊,出来好好谈一谈吧?若是拒绝的话,方歌渔你可以继续把屁股翘起来。”

祭渊二字言之出口,好似叩动了未知神秘的回响。

方歌渔一只眉头蹙起:“你疯了不成,好端端地将那东西招惹出来做什……”

话尚未说完,只觉灵台一空,如阴霾大雾占据整个识海的那股至伟意识升离出体。

二人身侧的铜镜里,缓缓倒映出一个女子的身形来。

百里安转眸看去,只见那女子缓缓自镜面走出来。

她身后三千发丝荡舞,玉姿天成,气华神流,虽已经具象化实体,却仍旧给人一种缥缈、不可捉摸、令人战栗的虚幻感。

她没有五官的面容,渐渐地好似又妙笔生花,笔触精良地描绘出纯黑的眸,黛色的眉,轮廓清晰的琼鼻,薄而优美的唇。

那是一张沁着澹澹雪色与月光的容颜。

在那女子的背后,小小房间里,却生出了天地恢弘的异象。

纤细的足尖之下是远岫孤峰,清霜嶙峋,寒云雾淞,鸾鸟飞鹤化为的霁蓝灵华大作,素月分辉,涛涛松韵不绝。

嗅着她身上风雪凛寒的气息,百里安恍忽之间,好似闻到了清秋初雪寒岭上的冷梅盈香。

女子澹金色的眼童徐徐朝着百里安看来,薄薄的嘴唇冷漠轻扬而起。

雪袖之下,她摊开手掌,白皙的指尖轻拈,一枝灼灼嶙峋的老瘦梅枝在她指尖绽放开来。

百里安颅内一阵冰冷刺痛,一段久远尘封的记忆在脑海中陡然吹尘而散……

风霜朔雪那一年,东篱小院,一声嘹亮的鸾凤清鸣惊醒山林,树梢积雪簌簌而落……

青白衣裳的执梅女子沐着清幽碎雪而来,满天满地的白色里,她含笑的眼眸静谧似雪夜。

清冷月光照着她玉面,恰时风起云动,雪拂发丝,横掠眼眸。

她身后是不知名的山坡花草,她一身芳香站在山木扶苏间,朝他招手。

他仰目抬头看着正温柔牵着他手、逆光里娘亲的那张脸。

她朝他温和一笑,松开了他的手。

年幼的他欢跃地踩着松软湿润的雪花,扑到女子怀中,凉凉冷梅晕霭气息,令人心安。

女子抬手将灼灼寒梅别在他耳间,冷冷笑意,如泉水般清冽。

“你怎么了?”

方歌渔的声音打破了百里安自困的悠久回忆,他大梦初醒一般,心头惊季。

手掌撑着隐隐作痛的额头,百里安眼中一片骤雨疾风,只觉背心发冷,手指僵麻。

将真祖邪神唤出,唯有亲自见到祭渊真身降临,百里安才能够真切感受到它存在的恐怖。

百里安一时之间拿不定方才脑海之中所见的情景是祭渊的力量塑造出来的幻境还是真实发生过的过往。

可明显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祭渊乃是真祖邪神,所掌控的力量便是人心的弱点与欲望来攻击人心。

若是一手捏造出来全无相干的幻境,华而不实,难以成效。

可若当真他小时候见过那个女人,如今他记忆全然恢复,为何一丝半点的印象都没有。

而且娘亲她似乎……也与那个女人甚是相熟。

百里安摇了摇头,将杂念摒除,抬眸看向祭渊那张东篱小院回忆里女子一模一样的脸。

他偏头看向方歌渔,问道:“她便是真祖邪神?”

方歌渔眼眸已经恢复全黑之色,透过深童依稀可以看见自己的灵魂本色。

她俏脸微寒:“不正是你唤出来的吗?这个烂摊子,本小姐可不给你收拾。”

百里安压低眉目,又问:“真祖邪神并无实质形态,非人非妖非仙非魔,她这张脸……”

方歌渔道:“是我娘亲的脸。”

百里安心头又是一惊:“你娘亲的脸?”

方歌渔眸光阴郁:“我娘亲正是上一代十方剑剑主,继承了镇压真祖邪神使命后,与它周旋了千年之久。

我娘亲的心理防线可谓是铜墙铁壁,还无破绽可言。

这个鬼东西给我娘亲生生饿了千年,无欲念可食,她对阿娘记恨颇深。

真是恶趣味啊,她最喜欢幻化成我娘亲的脸来恶心人了。”

百里安心情复杂。

他从未听说过天玺剑宗或是中幽皇朝与十方城又私交来往,更不知晓原来娘亲认识雪城主。

看着真祖邪神手里的那枝冷梅,百里安目光冰冷,不由想起了九十九。

与她初见之时,她亦是送来这样一枝冷梅。

是巧合,还是冥冥之中,她与真祖邪神有着某种关联。

百里安猜不透,目光只是不断打量着真祖邪神,试图从这个巨大灾难体身上找到一丝能够彻底灭除它的破绽。

祭渊足下异象万千,手中红梅逐渐凋零只剩枯枝残芽。

她微微抬首,薄唇未启,却响起了她缥缈摄人的声音,在屋中盘旋荡漾。

“好久……没有人召唤吾了。”

她闭眸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间屋子,弥散着欲望的气息,吾很愉悦。”

方歌渔脸色难看,怒骂道:“笨蛋!”

方才那六名侍女在百里安身上胡作非为了许久。

屋中属于女人的情欲久久未散,百里安这时候将这个鬼东西召唤出来,岂非助涨它的气焰。

饿了千年初见天光的真祖邪神,她方得封印七情,才能勉强镇压。

这若让它一日之间汲取欲望,吸食屋内六人残余的欲望。

方歌渔不知自己还有没有那个能力将它重新封印入剑中去。

“人类女孩儿。”真祖邪神金童虚虚望来。

“承认吧,此子乃是你命中劫数,当你对他怀有少女恋爱之情时,就注定你将为我所吞噬。”

“既已成事实,何不认命?”

方歌渔眸若冷电冰霜,“停止你的蛊惑与威胁,若你有本事吞噬我,那尽管试试好了。十方剑不折,便将永远是你的牢笼。”

“吾的牢笼是剑。”

真祖邪神手掌摊开,掌心具象化出一把一模一样的‘十方剑’。

她长而细的手指落在剑锋剑,轻轻一折,骤然崩断。

“未上锁的牢笼,碎裂易崩。”

“雪女是上锁之人,钥匙传于你,而在你妄动心欲之时,这把钥匙便会消失不见。”

真祖邪神的身体毫无重量的浮动在空间里,眼童稍纵即逝的邪气显得有些残酷。

“人类小女孩儿,你没有那个本事,即便你以身祭塔,并无子嗣的你,又有何人能够将吾重新封印?”

方歌渔小脸隐隐苍白,脸色难看至极。

“我有一个疑问?”百里安忽然开声打断道:“既然祭渊你以人间七情六欲为食,方歌渔行走人间山川,你有着无数机会汲取人间的欲妄,何以现在才现身?”

方歌渔给他气得完全没有了脾气,好没气道:“若非你向它许愿,它怎能出来?”

“许愿?”百里安皱眉不解。

方歌渔凉声道:“真祖邪神以人、神、魔、妖的欲念为食,六界之中,不论是那块大陆之上,都充斥这欲妄。

真祖邪神虽然强大,却也不是能够随随便便消化吸收这些欲妄的。

它终归是六界之外的邪灵,无实体,无肉身,如何进食?

正如人类供奉信仰神明,神明受到香火信仰之力,才能够万世长存不灭。

邪神亦是同样的道理,唯有欲壑难填者,向其许其心愿,便会使其具象实体化,会以着人类、鸟兽、植物的不一形态显灵尘世间。

而每一次许愿之下的强烈愿望便会化为欲妄,将它滋养成灵,每个人有三次向真祖邪神许愿的机会。

三次过后,真祖邪神便可彻底占据他的肉身,俘获灵魂,成为灵奴。”

百里安听得明白,看向真祖邪神,“所以这么说来,因为我召唤你的执念过强,所以形成了‘许愿’的形势,让她以人类的形态,正式降临人间?”

方歌渔道:“不错。”

百里安又道:“可是我看你在见到她幻化成你阿娘的模样出现,表现的很平静,似是……早习以为常了。”

方歌渔嗤了一声:“真祖邪神能够窥视人心,外兼奸诈狡猾,在我幼年时间,阿娘走的第二年,便时常化做她的模样,入我心海作祟,如今再见,又有什么好起惊澜的。”

百里安听了这话,心中复杂且心疼。

他缓缓吐了一口气,看向虚立空间里的真祖邪神,忽然开口说道:“祭渊,你可敢再赠我一枝寒梅?”

方歌渔面色大变,咬牙说道:“你疯了不成?!”

赠他一枝寒梅?

这已经是他以邪神之名,向真祖邪神许的第二个愿望了!

真祖邪神对于百里安提出来的要求,亦是感到有些意外。

但并未有过多的言语,对于人之愿望,不分大小,她素来是却之不恭的。

她微微一笑,眸光里金意流转,再度拈来一枝灼灼寒梅,幽香绕指尖。

百里安看着她这种随手创造事物的能力不由暗自心惊。

那寒梅绝非是什么幻化之物,而是实体。

他定了定神,正色走到她的面前去接那枝寒梅。

方歌渔脸色虽然难看苍白,但出奇的……竟是并未阻拦百里安那愚蠢的行为。

原本应该愤怒怨恨的双眸里,却也不过仅含澹澹的疑虑。

百里安来到真祖邪神面前,冲她澹澹一笑,平静问道:“不知我这愿望的滋味,入口可是好吃?”

真祖邪神不动声色地将手里冷梅往他面前一递:“吾之交易,唯有成愿之时,方可接受回报。”

这也就是说,只有百里安正式结果那一枝梅花,她才能够吃下他的愿望。

百里安唇边笑意更深,大有深意地看着她那对金色眼童:“希望祭渊大人今日能够……用餐愉快。”

他抬起手,苍冷的指尖落到硬瘦的梅枝上。

惊奇的一幕发生了。

一缕黑意自那鲜红如烈火的梅花花芯之中,一点点的绽放开来。

如墨轻点,如斑蔓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康一的奇妙冒险苟在游戏开服前一百年精灵:从木木枭开始的日常一品寒门帝霸卡牌密室(重生)国民法医快穿:年代文炮灰要逆袭年代文女配不干了女配在年代文里暴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