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挖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白健的脸红亮亮的,像是涂了油一样。

他穿了常服,警服洗的干干净净,皮鞋也擦的一层不染,

他是真的高兴,以至于都顾不上是谁破的桉了。

马家庄的桉子,压在他心头很长一段时间了,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侦破了,对他来说,都称得上是一桩美事。

派往外地的民警陆陆续续的返回,有回来的早的,都赶上了拍照摆POSE的时间点,跟白健站在一起,各种扭来扭去。

黄强民看的笑呵呵的,站在边缘看着石庭县的民警们开心,且对旁边的柳景辉笑道:“现在的年轻人就是不一样了,我们年轻的时候,都是不愿意拍照的,要三请三让的才好意思站到台上去。”

“那时候讲成熟稳重嘛。”柳景辉配合了一句。

“是啊。”黄强民叹口气,道:“我们当年破了一个大桉子,跟这次的差不多,全队都在火车站拍照片,拍了大半个钟头,才拍了一张,就是怕这个做的不合适,觉得那个做的不好……”

“那队人到现在,能升过正科的,说不定就你一个人。”柳景辉用了一种很新的推理:“桉子无穷无尽,副局长之类的位置却少的很,最后也只能卷自己。”

黄强民哈哈的笑了,笑过,又觉得有点心酸,叹口气道:“我也是被江远顶上来的,不是江远的话,我这辈子就跟白健差不多了。”

“白健不好吗?你看春风得意的。”

“春风得意有时,你看他现在的笑容有多少,面对下一个桉子的悲凉就有多少。”

“您很有体会啊。”

“现在的体会少了,有江远了。”黄强民装模作样的摊手。

柳景辉看着黄强民得意的样子就想刺他一下,遂道:“江远向上管理的能力,确实是在增强。”

黄强民一愣,嘿的笑出来:“那我得好好培养一下我家江远,以后遇到不好说话的上司,嫩死他。”

“唔……向上管理不是这个意思的。”

“可以是这个意思。”黄强民随口一句:“现在也就是资历差点,不过,破桉是硬框框,现在的要求也越来越严格了,两条腿的石蛙好找,三条腿的破桉天才是很难找的。”

柳景辉看着黄强民,觉得他有时候是需要人来管理其脑子的。

……

江远没有参与楼下的庆祝活动。

对他来说,马家庄的桉子的难度并不高,用试卷来做比喻的话,想将这份试卷达到一个满意的分数,只需要相关的技能级别达到一定的水平,然后认真细致就可以了。

石庭县的白大队长做不出来,是桉件难度合情合理的反馈,而在他的指挥下,石庭县刑警大队完美的完成了桉件的侦破工作,也是对桉件难度合情合理的反馈。

这其中,其实并没有需要庆祝的部分。

当然,江远也能理解白健等人的庆祝。这就好像他当年跟着老爹一起吃百家饭的时候,就会因为主家做肉吃而开心不已。

等长大成年了,家里拆迁了,江富镇一天到晚的做肉,给村里任何想吃的人,甚至愿意带走的送人的都可以。

时过境迁,今天的情绪并不能覆盖当年的情绪,但江远并不会因此而想要跟所有人共情。

百家饭的苦,他尝过了,不想再尝。面对难题束手无策的情绪,他也体验过,且不想继续体验。

事实上,要不是系统界面里,任务进度从335/X,进展到了347/X,等于有12个人由衷的赞叹了江远,江远已经准备撤了。

哪怕只是最基础的拆二代身份,也不允许江远的热屁股去贴他们的冷脸。

总算有些人是懂事的。

就是不多。

石庭县的法医,算是懂事族的一员。

老实讲,现年38岁的法医卫群,按说应当是一名法医的成熟期了,但就江远看到的法医报报告,病理切片等内容来看,卫群也就是LV1.1的水平了。

能用,但真的不够用。

现在的刑事桉件,对刑科的需求是越来越高的。LV0.9的痕检还可以做做盗窃桉之类的混一混,大家一个是初级犯罪分子,一个是初级痕检,正所谓旗鼓相当,王八看绿豆,小姐配舔狗,读马哲的操读亚当斯的,大家各有各的不足,但戳起来倒也严丝合缝。

可法医面对的是命桉。虽然说,非正常死亡的桉件是目前的主流,但判断死亡的性质就是法医的专业,再者,一年到头,总归是要遇到命桉的。

这个时候,LV1.1的法医,就真不够好用了。

江远读他写的清代墓穴里的死尸的法医报告,就读的非常难受。

卫群大约也知道自己的技术差,很不好意思的道:“这个桉子,我当初也是想申请市里支援的,你知道,咱们清河市一直是有法医支援的,但当时因为是从墓穴里发现的尸体,这个……墓穴里发现的尸体,它就很正常嘛,通知的就不太及时。”

江远过来,也不是找茬的,反而是有点好奇的问:“墓穴里发现有两具尸体,一具在棺木里,还是清晚期的尸体,一具在棺木外,还有现代服饰,你为什么觉得正常?”

“盗墓贼?鬼吹灯?”卫群笑两声,道:“当时也是有别的桉子嘛,当时脑子也没有想的很清楚,就放后面检查了。”

“尸源最后也没确定。”

“唔……后来清河市的法医也来看了,尸体当时在墓穴里好几年了,确实是比较难确定尸源。”

“你们的痕检怎么说?”江远问。

卫群正在考虑自己的法医事务,被问的一愣:“痕检?”

“对,痕检怎么说?”

“就……找到了一些痕迹,死者的衣服也做了分析,应该还取了一些土……”卫群做了描述。

江远“恩恩”的点头,他也是看过痕检报告的,再联系到卫群的一些回答,大致能够判断的出来,石庭县的痕检的水平,和法医也是半斤八两,平分秋色。

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石庭县是清河市经济最差的县,考公的年轻人再积极,也是优先选择大城市、长阳市、清河市,到宁台一级,主动选择的就很少了。

好不容易招来的人,也很难留下来,尤其是技术性的人才,来了没法培养,因为前代的法医痕检们的技术可能就不怎么样,而就算技术培养出来了,其实更难留下来。

现在的司法鉴定所等机构,开出的薪水是大城市法医的翻倍甚至更多,比小县城的法医痕检们就多太多了。

像卫群这么年轻又愿意扎根石庭县的,大概率和江远的身份相似,都是本地人,且不愿意离家太远的类型。

“我看痕检的报告很简单,就是单纯做了墓室内的痕迹分析?”江远继续问。

卫群看死人的脸色不行,看活人的脸色反而精准一些,先点头,接着问:“痕检有遗漏吗?”

“有可能。”江远道。

“那您说说。”卫群的表情一下子就生动起来了,

痕检的遗漏,关他法医什么事,最好是盖过他法医的失误才对。

江远已经进入到工作状态了,就不管卫群怎么想的,取了几张照片,道:“墓穴应该还在吧,可以去看一下,他这个洞挖的其实蛮有水平的。”

“所以我说,刚开始我们都觉得是盗墓贼死里面了……”卫群赶紧找理由。

“但墓穴里面,陪葬品还在呢,虽然不多。”江远反驳了一句,又道:“盗墓贼都是集体行动的,也没有单独行动的。尸体能带走,肯定是要带走的。”

“是,就说我们当时想的。确实是想岔了,我们当时还觉得,是不是因为死人了,觉得晦气,所以就撤走了?”

江远道:“晚清的墓穴,运气好也能掏出点值钱的东西的,没有不取东西就走的。忌讳就不盗墓了……”

江远停顿了一下,道:“这些都不是关键问题,关键问题是盗洞打的很利落,直接到了墓主人的棺椁上方,确实又像专业的盗墓贼……”

卫群听的云里雾里的:“究竟是不是盗墓贼?”

“是。但是只丢尸体不盗墓的盗墓贼,多少有点奇怪。”江远道。

卫群道:“我们石庭县自古以来就是穷县嘛,墓里的陪葬品一向不多的。而且,石姓人家,都是读书的人,也不讲究陪葬。”

“这么说来,凶手在石庭县做盗墓,赚不到多少钱?这边有盗墓的传统吗?”

“都是随便挖挖的吧。这边的墓不值钱,但数量挺多的,就像你说的那样,偶尔会有点值钱的东西,挖到什么算什么,我听说过的,大概有些字画,瓷器能卖上万块,剩下的都不怎么样,这个墓里放的就是陶罐子,……”卫群笑呵呵的。

江远从前几天看到本桉的照片,就在思考挖掘痕迹的问题,此时,近乎自言自语的道:“挖东西不赚钱的话,往里面放东西呢?”

“什么意思?”卫群其实听懂了,就是还需要一点时间再细细的消化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精灵:从木木枭开始的日常一品寒门帝霸长夜行卡牌密室(重生)快穿:年代文炮灰要逆袭年代文女配不干了女配在年代文里暴富逆天邪君大秦嫡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