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求订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李左车道:

“我对南海战事了解不多。”

“少数知道的,也都是郭长吏告知。”

“但从我已知的情况而言,公子是既想照顾到关中民众,也想惠及楚地民众,进而让天下局势始终处于一个相对安定的状态。”

“公子的想法很好。”

“一些决定也十分有见的。”

“但公子忽略到了很关键的一点。”

“已在南海的士卒!”

闻言。

秦落衡脸色微变。

他已知道李左车想说什么了。

他的确漏算了。

秦落衡面色微沉。

点头道:

“你说的没错,我的确疏忽了。”

“南海战事,我也不免受到朝堂的影响,只注意到了朝堂上的争论,却是忘了最紧要的部分,就是二十万驻守在南海的士卒。”

“我的建议的确能惠及这次征发的士卒,却是遗漏了已在南海的士卒。”

李左车道:

“的确如此。”

“若是南海策略未变,一切其实并无问题,然随着公子进言,这些都随之改变。”

“孔子曾说过:‘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眼下朝廷的种种所为却是患了不均,新征发的士卒普遍受利,而原先的士卒却没得到补偿奖赏,这何以能安抚下这些士卒?”

“心有不公,军心何以能定?”

秦落衡面色一变。

开口道:“你既看出其利害,敢问有何高见?”

李左车沉吟片刻。

澹澹道:

“想解决此事......”

“说难不难,说易也难!”

“驻守的士卒远赴南海已有四五年之久,他们背井离乡,在边苦之地驻守,虽大秦或给与了不少厚待,但其实依旧很难安抚士卒之心,这些士卒所求,其实很简单,公子也一定清楚。”

闻言。

秦落衡沉默了。

他又如何不知李左车在说什么。

对于离乡游子而言,还有什么比归家更值得?

但......

那非是千人,也非是万人。

而是二十万!

若是朝廷同意让这二十万人归家,这对南海的局势影响太大了,而且大军整合本就需要时间,若是楚地发生动乱,恐会直接酿成大祸。

这二十万大军,不仅是在威慑岭南,更是在镇压楚地。

这也是朝廷始终不敢放大军归来的原因。

秦落衡说道:“南海原本的策略是,大举迁移中原人口入南海,生发文明,融合族群,凝聚根基,进而在南海推行有效法治,从而让南海彻底归于华夏。”

“然二此举却是要民户举族举家迁徙,牛羊车马财货滚滚滔滔,但想到达岭南,还是要翻过万水千山,当年正精壮的士卒尚且难以适应,何况那些老弱妇孺?”

“而且......”

“这是要让这数十万人直接老死异乡!”

“华夏自古以来,便推崇落叶归根,此举于天道不符。”

“我也不想这样。”

“你若建议迁徙人口,大可不用说了。”

“我不会同意。”

李左车道:

“公子此时岂能妇人之仁?”

“大秦想要占据南海,就必须在南海推行有效治理,而行法之要,必须要以大军驻扎为根本,山重水复之海疆,大军若要长期驻扎,又得以安身立命为根本,那边只有一个法子。”

“便是成军人口南下。”

“自古以来,男子有女便是家,没有女子,万事无根也!”

“我并不主张举家迁徙,而是想以增兵之名,对军中家卷进行放宽,让女子随同南下,进而安抚已在南海数年的士卒,若是再不安抚住南海的士卒,南海恐根本就用不到楚地生乱,自己就会乱起来。”

“那可是四十万大军!

!”

秦落衡摇摇头。

沉声道:

“用女人安抚士卒,我做不到。”

“也绝不会这么做。”

“我知道你是好心,也知道你是为大秦着想,但你想过没有,大秦这些士卒他们是否愿意?他们的家卷又可会同意?背井离乡去到一个陌生环境,稍有不慎,便可能殒命,若一家老小尽数死在南海,他们难不会对大秦生出怨恨?”

“但有风云动荡,南海封闭扬粤新道,南海恐就将自立于天下了。”

“大秦为南海付出这么多心血,岂能再因小失大?”

“数十万老秦军民长驻南海三郡,时日一长,老秦人便成了南海人,战国百余年,老秦人流了多少血,天下人流了多少血,天下好不容易在老秦人的手中实现兵戈止息,大秦就是这般对待老秦人?”

秦落衡看向李左车。

澹澹道:

“不谋一时者,不足谋万世;不谋一域者,不足谋全局。”

“你只看到一时得失,却是没看到,民心丧失,你的想法,固然能安抚一时,却是会让南海的老秦人跟大秦离心离德,天下一经有变,这二十万大军就不会北上中原靖乱了。”

“而南海叛乱便也就注定了!”

“诚然。”

“有了这段缓和时间,我能够做更多的事。”

“也可以对他们后续加以弥补。”

“但无论是为国家计,还是为华夏计,那都不是良策。”

“大秦治下绝不容许任何分裂存在。”

四下安静。

秦落衡漠然道:

“南海军士,我会考虑。”

“你们只需做好自己分内之事。”

“至于李左车......”

“你若想去军中,我可以同意,但大秦自有军法,你需从小卒做起,你若是愿意,便留下来,若是不愿,我也不会强求。”

说完。

秦落衡看向了李左车。

李左车迟疑片刻。

缓缓道:

“愿为公子一小卒。”

秦落衡笑道:

“不是我的小卒,而是大秦士卒。”

“以你的才能,其实应很快便能脱颖而出,不过军中有不少关中氏族,你自己要多加留心。”

李左车轻笑道:

“无妨。”

“若是连他们都应付不了,我又谈何能为公子重用?”

“哈哈。”

秦落衡大笑一声,转身离开了。

见秦落衡离开,郭旦并未继续逗留,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蒯彻跟李左车,也快速离开了。

蒯彻跟李左车执礼相送。

目送着二人离开。

蒯彻跟李左车都抬起了头。

蒯彻看向李左车。

冷声道:“你并非想建议公子迁移人口。”

李左车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神色轻松道:

“君择臣,臣亦择君。”

“大父当年因赵王而遇害,我又岂愿重蹈覆辙?”

“关中老秦人对大秦付出全部,若是大秦如此对待,难道不让人感到寒心?”

“如此刻薄寡恩之人,现在能这么对关中秦人,今后未必不会如此对我们,所以我便想借此试探一二。”

蒯彻澹澹道:

“那你现在认为十公子如何?”

李左车眉头微皱。

良久。

才开口道:

“我其实还是没有看透。”

“不过,我等得起。”

“我已把难题交给了十公子,就看十公子如何回应了。”

“若是十公子抛弃老秦人,说明十公子跟其他人并无区别,只是多了几分假仁假义罢了,到时我还会继续仕秦,但多少也会给自己寻条后路。”

“若是十公子想到解决之策呢?”蒯彻笑眯眯道。

李左车双眼微阖。

笑着道:

“天下既定,还有其他选择?”

两人相视一笑,脚步轻快的走出尚书司。

另一边。

郭旦跟在秦落衡身后。

劝慰道:

“公子,李左车绝非此意。”

“他之前一直都在族中学习,多少有些不谙世事,公子千万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秦落衡转过身,平静的看着郭旦。

轻笑道:

“我何曾对此生气了?”

“李左车说的其实不无道理。”

“我之前的确没有考虑这么多,老秦人为大秦付出这么多,确实不能忽略他们感受。”

“而且......”

“这是你引荐的人,你难道心中没数?”

郭旦脸色一滞。

他狐疑的看了秦落衡几眼。

解释道:

“公子说笑了。”

“我跟李左车以往并无交情。”

“若非他跟我妻同出一脉,不然就我这名声,谁又会真想见呢?”

郭旦目光闪烁不定。

他现在已经开始有些怀疑,秦落衡是否察觉到了什么。

蒯彻、李左车都是他介绍的。

但两人跟秦落衡接触时,可是没少数落自己,秦落衡不可能看不出两人对自己的不屑,而且一切都是有理有据,虽然他自己其实知道,这都是有意而为。

毕竟......

蒯彻跟李左车都会进入军中。

而现在除了关中氏族,秦落衡这方的二人,都是自己介绍的。

为了不引起秦落衡反感,也为了避免秦落衡心出忌惮,李左车跟蒯彻都有意数落自己,就是想尽量不跟自己显得太过亲近,以免引起秦落衡不满。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但三人动作都十分轻微,按理而言,十公子不应察觉到。

只是现在,他有些不确定了。

秦落衡似真察觉到了。

一时间。

郭旦心中有些惊惶。

秦落衡负手而立。

澹澹道:

“郭旦,你是个聪明人。”

“但明人不做暗事,有些小动作,做一次就够了,两次三次,多少就有些过了,你若能把你的智慧用在正事上,也不至这么久,还只是个狱正左。”

“我的态度很简单。”

“便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你的确给我介绍了两个大才,但你若还继续卖弄着小心思,我倒是真有些怀疑,你是不是真的别有用心了。”

秦落衡转过身,冷冷的盯着郭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国民法医快穿:年代文炮灰要逆袭年代文女配不干了女配在年代文里暴富逆天邪君左道长生,我的法术无限升级木叶:被蓝染教导的鸣人死人经大明妖孽谋断九州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