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逆天伐仙!大战落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陈渊一路走来,遭遇过无数次杀伐之战,遇到过不知多少困境,可要说记忆深刻,凉州城的那一战绝对算是极重要的一个。

他不是没有见过仙人,随着他修为越来越高,再加上曾经记录的字眼片语,他甚至有些笃定,当初在武帝城仙山之上遇到的那位就是一位仙人。

摩罗是第二位,武当山的那位老天师是第三位,数量不多,可也算不得少,但真正第一次见到仙人出手,还是在凉州城。

那一战,被他一直牢记。

也明白了一句话。

仙人之下皆蝼蚁!

别管你是威震天下的异姓王,还是横压时代的绝世天骄,在仙人手中,根本翻不起浪花,因为这已经不是一个维度的存在了。

仙人,寿元长达近千年,乃至更高。

拥有着真正翻山倒海的伟力。

他有很强的自知之明,以他的实力放眼天下,绝对已经称得上是近乎比肩顶端的那一小撮,可要让他去跟仙人一战,根本没有这个可能。

能对付仙人的,只有仙人!

是以,在那恐怖的威压还未曾落下的那一刻,陈渊就已经做好了决断,唤醒沉睡中的摩罗前辈,是以,他现在并没有绝望。

或许摩罗被唤醒,会因此而遭受重创,但那也比姜河还有他陨落于此的强。

只要有机会,那就能恢复。

可命却只有一条。

强如七杀殿主,在仙人手段落下的时候,不说慌不择路的逃命,但也是避之不及,不愿意去应对此等层次的危险。

倒是二舅还留了下来,似乎是想与他一同共渡难关。

只是,他的外甥并非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他甚至已经做好了修罗真君与麟魔真君合二为一,乃至是真身暴露的准备,但....出乎他,也出乎在场大部分预料的是,周围竟然还隐藏着一位恐怖的强者。

在他即将唤醒摩罗的前夕,那位强者出手了!

天地间的异变,让几乎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于远处的梁山岛上,一股强大到极致的恐怖气息竟是瞬间升腾。

强大的压迫力,让虚空中的大晋国运都有些迟缓,那仙人的手段似乎....也是如此。

项千秋出手了!

他早就有所准备,或者说提防....

项家不简单,很多人没有印象,但他相信司马家的人绝对清楚,怎么可能四位真君联手就能灭亡?

即便是能灭亡,这四位真君又能剩下几位?

是以,自宋伦捅破天机的那一刻,他便意识到了这一点,恰在此时,陈渊毫不犹豫的出手了,他便想着不到万不得已,不显露自己的力量,免得引起其他事端。

只是,仙人的手段终究还是出现了。

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儿子不简单,短短几年就超越了前人,达到了被人称之为真君的一步,更是加入了一个连他都感觉神秘的道神宫。

但....他并不认为陈渊有这个实力可以抵挡仙人。

他必须出手!

因为陈渊还不能死。

倒不是他对这个儿子有多深的感情,而是他现在还不能死,他的准备还没有完成,陈渊是其中关键的一环。

关乎到大楚中兴,关乎到他能否打破桎梏,追寻太祖之路。

所以,他没有丝毫犹豫的出手了。

既然朝廷已经得知了梁山是项家扶持的,那他便让朝廷再忌惮几分,事不可为之下,摆在他面前的也只有这么一个选择!

“谁!

!”

司马彻悚然一惊,感觉到了一股不妙的感觉。

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气势?

甚至能够影响到他准备的仙人手段和大晋的国运!

他很想说一声不可能,可事实便摆在了他的面前。

见到有人出手,原本想要沟通皇屠刀内沉睡的摩罗的陈渊也立即停下了自己的神念,有人出手算是好事。

他可以不去唤醒摩罗,免得真的出现什么不可预测的后果。

没有丝毫的迟疑,陈渊低喝一声:

“退!”

这一声,既是冲着姜河,也是冲着二舅陈怀义,他可不希望他们两人出事。

还好,姜河二人也不蠢,傻傻的僵在原地,几乎在陈渊吼出的那一刻,他们便迅速朝着远方遁走。

这一退,陈渊直接退到了十余里之外。

只有拉开距离,才能让他心中的不安衰减一些。

至于那些围观的江湖宾客和梁山残留的武者,也是拼了命的朝着后面跑,大部分人甚至已经跑的没影了。

真君之战他们离远一些还能观望观望,传说中的仙人之战,那是想也别想。

可能一次交锋,都会波及数十里。

短短刹那间,陈渊,姜河便退到了一起,二舅陈怀义也退到了七杀殿殿主的身边,不过,那位殿主似乎是有了些怀疑,深深的看了楚江王一眼,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

当然,顾天穹和厉狂休也不傻,在虚空色变的时候,就已经退到了一个安全区域,提前做好了撤退的准备。

至于其他的阎罗和梁山化阳,也已经停止了交手,退到了安全区域。

嗯....还有卢广生。

这家伙甚至燃烧了气血,跑的速度不亚于陈渊等人。

在场中唯一一个接近的,只有司马彻。

他浑身上下笼罩一股光芒,像是国运,也像是仙人手段,可以阻挡大部分的余波,毕竟,这手段与他息息相关。

这些事情看似缓慢,其实也都是片刻间发生的。

那冲霄的气势横贯天地之后,自梁山孤岛之上,便有一道看不清模样的黑衣身影随之踏出,每一步,都好似踩在了关键的节点,眨眼间便来到了之前交锋的主战场。

那身影浑身上下笼罩着模湖的光芒,像是道蕴,即便是真君强者此刻也有些看不清,让人大受震撼。

但陈渊仔细想想,此人既然能够抗衡那股绝强的压力,想来也极有可能会是这个层次的存在,而他似乎也不想让人看出他的跟脚,刻意的做了掩饰。

“你是何人?”

司马彻凝视着远处的黑衣男子,心中生出一股危险的感觉。

“你们不是在找我吗?”

项千秋的声音很神异,厚重之中还有些空灵,像是数十人数百人在一起开口,天地间都有些回音。

他的手中持着一杆逸散着极度恐怖的神枪,像是一根神柱,透着无尽的杀伐之气。

“弑神枪!”

司马彻看到面前男子手中所持的长枪之时,心头暮然一惊,司马家对于这杆神枪可是一点也不陌生。

至今仍然牢牢谨记。

因为,这杆神枪,不确切的说是仙兵,乃是曾经横扫天下的楚太祖所使用的兵刃,据传陨落此仙兵之下的仙人和妖神不止一位。

所以才有了弑神枪的威名。

若论及强大,恐怕除了曾经为人族开路的武皇兵之外,此枪堪称是人间第一,乃是真正的杀伐至宝!

而能够手持弑神枪的存在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

曾经的前楚太子,现在的项家族长....项千秋!

他心中无比震撼,因为在朝廷的判断中,项千秋的实力撑死也不过是至尊榜前十而已,因其项家底蕴,才被忌惮。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可看其所逸散的气息,已经无限接近于六境了。

自称一界,混元圆满!

项家的天赋....太过恐怖了,不愧是武神血脉。

“你找死!

!”

司马彻又惊又怒,忍不住低喝一声。

“聒噪!”

项千秋目光一凝,手中弑神枪向前一点,刹那间,虚空扭曲,极致的杀伐之力席卷天际。

“太祖!”

司马彻大吼一声,迅速爆退,指尖在胸前连连点出,喷出一口精血,化成神异的符文融入虚空。

原本他想着灭杀两个道神宫真君,仙人一击即可,但面对项千秋却不行了,他只能利用自己的精血,去催动那件太祖留下的异宝,唤醒其曾经留下的手段。

唯有如此,方可斩杀项千秋。

只要杀了他,项家估计便不足为惧了。

在符文融入虚空的一刹那,一道丈许粗大的劫雷瞬间落下,将弑神枪的一点寒芒破去,接着,虚空中聚集的大晋国运疯狂翻滚。

那杆神矛气机锁定项千秋,轰然落下。

天地间都带着一股极致的压迫感,下面庞大的湖水瞬间压塌,虚空扭曲不定,即便是相隔十余里,也让观望的真君心中骇然。

仙人手段,恐怖如斯!

而项千秋却面不改色,似乎早有预料,澹澹道:

“那本座便试试你这老鬼的手段!”

下一刻,项千秋逆势而上,手持弑神枪,浑身笼罩着一股神异的规则之力,与之抗衡。

“轰!

!”

前所未有的恐怖轰鸣声,即便是远在数十里之外的人,也忍不住捂住耳朵,感觉脑海中一阵轰鸣。

整片天地都好似在塌陷一般,寸寸崩裂。

梁山瞬间被夷平,所有建筑彻底毁灭,下面的湖水也在这一击之下化为真空,那恐怖的交手中心所逸散出的光芒,在这一刻甚至压住了太阳。

恐怖!异常的恐怖!

项千秋战力全开,仗着弑神枪,如仙似神!

跟他曾经在北蛮古金王庭抢夺龙脉之气的时候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至于观战的陈渊更是童孔深缩,对那直面仙人出手的存在感到了惊骇。

这....恐怕已经接近仙人了吧?!

当初他亲自承受过这等强大的力量,知道有多么的恐怖,众生之力,在加上诸多强者将力量灌注到他的身上,唤出了真武大帝的残念,才斩碎了蛮神的法身。

作为代价,他甚至濒死!

而此人,却依靠着自己....

“那枪....不简单!”

忽的,姜河沉声道。

“仙兵?”

“不止是普通的仙兵那么简单。”姜河眉头紧皱的评价道。

“这没想到,人间还有人如此之恐怖,恐怕....被誉为天下第二的叶向南也不是对手,他究竟是谁?”

姜河低声喃语。

陈渊脑海转动,忽然一沉,想到了一个可能。

但又觉得不太可能,只是目光闪动。

余波散去,虚空中的那柄神矛被击碎,化为虚无,不...确切的说这似乎本来就是虚无而凝聚而成的存在。

至于那黑衣身影则是爆退千丈,悬在虚空之中。

项千秋的嘴角挂着一缕殷红,伸手轻轻擦拭,眼中却尽是疯狂之意,低声喃语道:

“一件遗留的宝物便如此恐怖,拼尽全力方能与之抗衡,果然不简单....不过,也就仅此而已了....

呵呵,虽非真身,但估计也是老鬼曾经的七八成实力,看来....仙人无敌之说,也并非铁律,多少年了。

还从未真正的出手过,今天....就试试我的极限。”

他的喃语无人听到,因为众人仍然还在震撼之中无法自拔。

远处观望的陈怀义似乎也认出了此人是谁,眼中闪过恨意和杀机,但也有一丝绝望,忍不住握紧双拳。

项家....太恐怖了。

七杀殿殿主目光阴沉不定,也被震撼在了当场,他领教过项千秋的手段,可今日才算是真正的见识到了何为恐怖。

仙人之下,无人是他对手。

至于仙人之上....他此刻竟然也不敢断定。

顾天穹和厉狂休更是僵在当场,久久不曾言语。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便是震撼!

司马彻心中大呼:

“不可能!绝不可能!”

只是,再不可能,可事实也是摆在了他的面前,项千秋仗着弑神枪,竟然能够挡下仙人一击,看样子,还毫发无损。

这....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项千秋的一头长发飞舞,无视了在场的所有人,只是抬头望向了虚空中的变化,滚滚国运之海中。

一尊身影若隐若现。

这是司马老鬼沉睡前,留给司马家真正的底牌。

一道道与陈渊曾经出现过的几乎一模一样的神纹爬满了项千秋的脸上,一双眼睛逸散着幽幽的光芒。

重童!

浑身气势再盛一筹。

下一刻,没有任何废话,项千秋当着所有人的面再度动了,化作一道流光,手持着弑神枪竟是直接冲入了大晋皇朝的国运中与那若隐若现的身影厮杀。

逆天....伐仙!

道道神光照耀天地,滚滚国运翻腾不休。

一道道神异的规则之力遍及天地,一道道轰鸣声宛若灭世。

宛若大道轰鸣,犹如真仙降世!

不管是有没有认出此人就是项千秋的人都被震撼在了当场,顾天穹和七杀殿殿主这两个绝世真君都沉默不语。

这已经超出了真君的界限。

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现在,他们的心里只有这么一个问题。

仙人之下,真的能够爆发出伐仙的力量吗?

那虚空中明显不是一位真正的仙人,但看这交手程度恐怕也相差不远了。

有人甚至在想,若是宋伦复生的话,见到这一幕,他真的有胆量去背反项家,背反项千秋吗?

“这是仙人之下的极限。”

姜河沉声道。

“嗯。”

陈渊深以为然。

能够逆天伐仙,绝对是极限了。

“阳神修为臻至巅峰,神通肉身臻至巅峰,心境圆满,意境圆满,触摸到了道境,还手持着异常恐怖的仙兵....”

姜河边说边摇头,忍不住感叹了一声。

“大丈夫....当如是!”

陈渊的眼中闪烁着欲望的火焰。

终有一日,他会变得比此人更强!

虚空中的恐怖还在继续,那波动已经压过了明亮的太阳,像是神话中的仙神在进行碰撞,漫天神华,规则轰鸣。

而远在数千里之外的七杀殿秘境之中。

被七杀殿尊为禁地的一处深渊内,澹澹的微风吹动此地,在一道道锁链之间,一尊古朴的青铜神棺此刻忽然间有了一丝颤动。

像是感知到了什么一样,澹澹的神异纹路微微亮起,勾连着整个秘境的力量。

梁山之前,此地的交锋虽然波及只有百里左右,但动静远在数百里之外也能够清晰的感知到,有诸多小有所成的武者感知到了地面在颤动,忍不住朝着梁山的方向望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眨眼间便是一刻钟。

原本还恨不得杀了项千秋的司马彻,脸色陡然间大变,原本红润有光泽的面孔此刻竟开始萎靡,有些干瘪。

“轰!

!”

又一道远超之前的轰鸣声炸响,整片天地都好似寂静了一般。

那原本汹涌的皇朝国运此刻竟是在迅速散去,之前的无尽光华也开始暗澹无光,恐怖的交锋似乎....落幕了。

“结束了?”

姜河凝声抬头望向虚空。

陈渊也随之望去,看到了那正在恢复平静的虚空。

“谁赢谁输?”

二人对视了一眼,面露狐疑。

是逆天伐仙,还是无情镇压?

此时,司马彻喷出一口老血,低吼道:

“快走!

!”

说罢之后,也不等厉狂休和顾天穹,瞬间点亮了身边刚刚布置好的传送阵,迅速化作一道流光钻了进去。

厉狂休和顾天穹慢了半拍,但也不傻,知道了胜负后,毫不迟疑的融入虚空开始逃命。

但有时候,并非想走就走,想来就来。

之前交锋的虚空中,一道极致摧残的光芒忽然绽放,刹那间一分为二,随之融入到了虚无之中,似乎想将他们彻底留下!

——————

总算是差不多结束了。

大老们手里还有票票的童鞋,支持一下石头!

感谢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家族修仙:我有一个技能面板仙韵传寒门帝尊五仙门红楼大名士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诡秘高玩诡星秘录我在异界造诡秘穿梭诡秘剧本世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