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2章 人间地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杨玄甚至家都没回,就带着骑兵南下了。

“北疆铁骑出现在南方,那些州县会怎么想?”罗才觉得这事儿好像搞大了。

“他们会喊北疆军南下了!”

“国公又不进城。”

“你们说说,当地军队可会出击?”刘擎问道。

三个老鬼的神色都有些古怪。

像是期待,又像是担心。

“老宋!”罗才冲着宋震说道:“这个你在行,说说。”

“除非是愣头青,或是立功心切。”宋震说道:“若是能抓获或是杀了国公,长安那些人会欢喜的上天。”

“要不,动员吧!”罗才说道。

“如今动员,天下人会如何看?”刘擎知晓罗才的意思,只是担心杨玄的安危,“天下人会觉着我北疆是在趁火打劫。一旦舆论如此,北疆和国公都完了。”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名声一臭,再无挽回的余地。”宋震有些唏嘘。

就如同皇帝,自从纳了儿媳妇后,在天下人的眼中就是个爬灰老贼。

此刻灾民们得了面湖湖,一个个吸熘吸熘的喝着。

渐渐的,都有了生气。

罗才叫了个精神不错,看着文质彬彬的男子过来。

“哪的?”

“化州!”

“化州现在如何了?”

男子几乎没思索,“人间地狱。”

……

三千骑兵轰隆进入了潜州。

一队斥候远远看到了这队骑兵,纳闷的道:“没听说今日有骑兵出行啊!”

“问问!”

斥候们打马接近。

“那是……”一个斥候突然眸子一缩,“是北疆军!”

“北疆军南下了!”

斥候们面色大变。

“等等,那人是谁?”队正叫住了准备掉头回去报信的麾下,仔细看着前方。

“那人是……”

“他的身边都是那等身形雄壮的大汉……”

“那是……那是秦国公!”

“天神啊!秦国公来了!”

一群斥候慌得一批,而杨玄只是看了他们一眼,随即远去。

“一人两骑!”

“天老爷,快,回去报信!”

潜州刺史得了消息,第一反应是:“紧闭城门,敲钟示警!”

他能做的只是这个。

接着,斥候不断传来消息。

“秦国公并未靠近城池,一路南下了!”

“这是……难道他想突袭长安?”一个文官摇头晃脑的说道。

豕脑子……武将们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有人说道:“长安城中有诸卫在,这一路人越来越多,如何突袭?”

“那他既然不来攻打咱们,这是去何处?”

刺史琢磨了一会儿,“快,令人去长安报信,实打实的说,不许夸大。”

第二日,斥候来报,秦国公已经快出潜州了,刺史这才松了一口气。

“使君,北地水灾,听闻很是惨烈啊!”

“哎!娘的,化州最惨。”

“听闻化州刺史廖江束手无策。”

“这数百年,北地从未听闻过水灾,他怕是也懵了。”

刺史摇头,“廖江出身高贵,祖母乃是公主。武皇后,廖家站在了陛下这边,故而飞黄腾达。他去年来了化州,也号称无为而治。不过不是无为,而是无所作为。”

“这是来镀金的?”

“对,早有传闻,说他今年年底便会回长安,进中书省。”

这必须是皇帝的心腹才有的待遇。

“不对啊!说是惨烈,可化州灾民却出来的不多。”

“是啊!也就是千余人。”

“难道是以讹传讹?”

……

潜州过去就是化州。

治所海城。

顺着海城往北走,能看到零星骑兵在警惕的游弋。

继续向北三十余里,一个被洪水摧毁的村子出现在视线内。

村子看着不小,但大多屋子都被冲垮了。

此刻,百余幸存的村民脚步蹒跚的在自家废墟上翻找。

蒋二娘家就在村东头,洪水来时,她的母亲反应很快,扛起家中仅存的半袋子麦粉,单手夹着蒋三娘,扯着嗓子喊蒋二娘赶紧跑。

娘三就这么逃到了村外的小坡上。

蒋二娘依旧记得当时的惨状。

洪水看似很慢的接近村子,但却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拦它。

她看到那些木屋或是泥屋轰然倒塌。

看到蚂蚁般的黑点在洪水中无助而绝望的浮沉,举手叫喊……声音很是细微,就像是虫子的鸣叫。

母亲马氏抱着她们姐俩,浑身颤抖,不停的念着神灵的尊号,祈求神灵护佑。

百余村民爬上了这个靠近村东头的小山坡,当第一个人说饿时,马氏让蒋二娘把一只手从袖子中脱出来,她把袖口扎住,然后倒入麦面。

蒋二娘不知这是为何,接着就见母亲豪爽的把剩下的麦面拿出来和大家共享。

这是村民们的最后一顿。

蒋二娘娘三吃的最多。

十一岁的蒋二娘和九岁的蒋三娘有些懵懂的看着那些老人缓缓倒下,然后看着他们的亲人在哭,有人嚎哭,有人哽咽……

有人开始问州里何时能来救援。

兴许半日吧!

有人自信的道。

毕竟这里距离州治海城只有三十多里,骑马快一些的话,明日就能赶到。

夜风凌冽,百余人聚在一起,都在争抢着中心位置。

马氏牵着两个女儿,大声喊道:“我家最后的粮食都给了你等,难道不该进去?”

凭着贡献出来的那点麦面,马氏娘三成功进入核心区域。

一进去,蒋二娘就感到了暖和。她有些不解的问母亲,“阿娘,我们是女人啊!往日他们不是说女子柔弱,要护着吗?”

“那是平时,这等时候,女子便是肉!没事欺凌,饿极了宰杀的肉!”马氏的眼睛中闪过厉色。

哪怕是没见过狼,但这一刻,蒋二娘觉得母亲就像是一头母狼。

这一夜,马氏紧紧地搂着她和妹妹,仿佛有谁在边上虎视眈眈,准备收割人命。

天明,蒋二娘又听到了哭声,这一次更多。

几个老人倒下了。

还有一个年轻男子……逃出来时他就穿着单衣。

蒋二娘总是觉得昨夜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她就对母亲说了。

“别胡说!”马氏目光凶狠,“就算是神灵来了,阿娘也能赶走它!”

洪水退去,州里的救援依旧没来。

幸存的老人说道:“不能再等了,赶紧去翻找些吃的,否则我等全数会被饿死在此地。”

众人缓缓下了山坡,回到自己的家中,翻找着食物。

幸运的是,大多粮食都装在了缸子里,有的保住了。

更幸运的是,村里养的那些豕大多被冲走了,还剩下一头。

“杀了!”

这头幸存的豕成了随后幸存者们能熬下去的原因。

幸存的老人组成了一个类似于官府的机构,管理着发现的食物。

今天是洪水退却后的第十日。

凌晨,蒋二娘被冷醒来。

母亲马氏抱着妹妹蒋三娘,另一只手揽着她,那只做惯了活计的手很是用力,勒的她有些痛。

她挣扎了一下,马氏迷迷湖湖的抬起头,“二娘啊!睡觉。”

白天母亲会很紧张,带着她们姐妹躲在那几个老人身边,帮他们干些活。

蒋二娘不知这是为何,总觉得母亲太累了。

她的眼睛渐渐适应了环境,看着四处。

这里是她家。

屋子被洪水冲毁了,马氏带着她们姐妹找到了些木板和茅草搭了一个棚子。

棚子很简陋,里面就只能容纳她们母女三人坐着。

母亲手很巧,用收集来的各种东西编了一道门帘。

有了这道门帘,家一下就有了安全感。

但母亲晚上依旧会搂着她们,她们若是动作大一些就会醒来。

外面有风,风呼啸着拍打在棚子上,然后从各种缝隙中钻进来,带来各种声音,像是鬼哭狼嚎。

蒋二娘觉得身上发冷,就缩缩脖颈。

她把下巴搁在膝盖上,双手抱膝,迷迷湖湖的想再睡一会儿。

棚子后面的风突然小了些,接着又恢复了原来的凄厉。

蒋二娘缓缓看向左侧。

左侧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移动。

就像是当初她家中养的那条狗回家时的动静。

细细的脚步声到了帘子外。

借着缝隙中透进来的微光,蒋二娘从帘子侧面的缝隙看到了一只眼睛!

她刚想惊呼,就觉得抱着自己的那只手发力,自己就倒向了后方。

接着妹妹蒋三娘倒在了她的身侧。

姐妹二人抱在一起,惶然抬头。

噗!

帘子被人从外面掀起,一股冷风席卷进来,接着一个黑影扑向了马氏。

马氏灵活的滚到了一遍,然后不知摸到了什么,用力砸了过去。

昏暗中,黑影低嚎一声,咬牙切齿的道:“贱人!”

黑影扑倒了马氏,骑在她的身上,按住她的双手,一遍喘息一遍说道:“你这个贱人,再不住嘴,耶耶便杀了你两个女儿!”

正在挣扎的马氏身体一震,随即放弃了抵抗。

蒋二娘认出来了,黑影是村里的段老二!

段老二平日里就觊觎马氏,有事没事就喜欢来蒋家外面转悠。

马氏守寡数年,一直没说另嫁,对段老二不假颜色。

但段老二却锲而不舍。

往日有隔壁邻居在,段老二好歹不敢用强。此刻村里人死了大半,失去束缚的段老二终究忍不住来了。

蒋二娘耳边是段老二的喘息,不知怎地,她缓缓站起来。

她拔出头发上的木钗子,走到了段老二的身后。

用力往下戳去!

“啊……”

马氏听到了惨嚎声,睁开眼睛,看到蒋二娘手握木钗,呆呆的站在段老二的身后。

“耶耶弄死你!”

段老二嚎叫着,起身就想动手。

马氏尖叫道:“来人啦!救命啊!”

她一边喊,一边抓起一块石头,没头没脑的往段老二的后脑勺砸去!

段老二反手一巴掌抽翻马氏,仔细一听,外面除去寒风呼啸之外,再无别的声音。

他狞笑道:“听闻过易子相食吗?那头豕前日就吃完了,接下来吃什么?吃人肉。这等时候,别说是弄你,就算是耶耶弄死一个人,村里的人也会说杀得好……杀了这两个细皮嫩肉的小崽子,能吃许久……”

马氏扯着嗓子喊道:“救命啊!”

蒋二娘冲出了棚子,冲着周围喊道:“救命!”

“你叫啊!”

棚子里的段老二得意的道:“耶耶倒要看看,谁敢来救你!”

哒哒哒!

马蹄声惊破了这一切。

地面在震动。

那些幸存的村民从自己临时的窝中钻出来。

黑暗中,乌压压一片骑兵在接近。

近前,为首的骑士下马。

走了过来。

蹲在蒋二娘身前。

问道:

“为何呼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师兄给你开个光大荒剑帝笑傲之西岳灵风全职法师之我有一个商店木叶开局扮演时崎狂三终宋属性点慈善家斗罗:开局系统绑定千仞雪木叶:旗木家的无惨我真的只是想打铁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