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5章真相大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我是疼你啊,这都几个月没有见了,你也很辛苦吧?”

“人家才不辛苦呢!”说着眼圈就含着眼泪,卫东走了以后,才发现自己十分地想卫东,做梦都被卫东疼爱怜惜,好在是分房间睡的,也不知道有没有叫卫东的名字。

“以前都是我伺候你,终于轮到你伺候我一回了。”见卫东殷勤地伺候自己,突然又说道:“小叔叔,人家梦里都是你,你比平时坏多了。”

“以后我伺候你就是了。”

这时候卫东望梅止渴管中窥鲍,深深地理解了鲍治百病的含义。

“有我现在这么坏吗?”卫东笑着问。

小凤撅着小嘴儿:“这才发现你比梦里面坏多了。”

卫东也知道如何安全地伺候,小心谨慎地看望自己的孩子。

睡到清晨才离开小凤的房间,既然回来了,卫东也有不少的事情要做。

最主要的就是和京城汽车厂的合资项目,卫东快人一步,抢到了第1个合资企业的名头。

上级领导也十分重视,在大会堂举办签约仪式,盛大又庄重,让卫东很是震撼。

完事后,花芸带着卫东去了一处山里的仓库,等回来已经天黑了。

花芸把卫东送到何雨水院子外,这才自己离开,卫东拿着礼物进来,除了姐姐一家外,还遇到了一个意外的客人:

“海棠姐,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我和你姐是老同学了呀。”于海棠不在意地说着。

“是,我的老同学,最近经常往我这跑,也不找个平价,再不找你就30了呀!”何雨水都囔道。

于海棠之前挑挑拣拣到现在都还没有出嫁,眼看都是要到三十的女人了。

二十五岁以后就找不到没有结婚的黄金汉了,这过了30岁就变成豆腐渣了,到时候就更找不到单身的男人,只能嫁给离过婚的男人。

“要你管呀,反正我这辈子是不结婚了!”年纪大了于海棠也后悔自己之前的挑剔,只是等自己醒悟过来已经太晚了,找不到合适对象。

卫东道:“其实在香江那边30岁结婚也是很正常的。”

除了这话又能说什么呢只能这样安慰于海棠了。

于海棠眼睛一亮,又有一些暗然,可惜自己是身在京城,又没有去香江找男人的路子。

再说了,到时候自己也不想将就,还不如单身过日子的好。

何雨水叹了一声,为自己好姐妹感叹,然后道:“你们在这聊,我去给你们做饭去。”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卫东问:“姐,我的两个小外甥呢?”

“我也不知道跑到哪里疯了,等吃饭的时候自然会回来。”这时候的孩子都是放养,饿了自然会知道回家,大家都习惯了,说不定在哪家里玩就混了一顿饭吃。

“这样啊!”卫东拿了一堆的礼物,没有想到自己两个小外甥都不在家。

于海棠随口问起香江的事情,卫东只是随意地聊着,没有多久外甥和外甥女都回来了,何雨水客气的出言留于海棠在家吃饭,没有想到于海棠就直接答应了下来。

何雨水只是有些意外也没有多想,照例姐夫在单位值班,今天又没有回家。

卫东开了一瓶白酒三个人分了一些,这还是第1次和于海棠吃饭,没有想到酒量也可以二两酒下去,小脸更加的红润光彩,眸中如水,情动如潮地看着卫东道:“卫东,当年你要是娶了我多好!”

何雨水眉头一皱,连忙拦着说:“海棠你今天喝多了。”

“我没有喝多,我没醉。”于海棠都囔着说。

卫东还以为于海棠酒量很好呢,原来刚才都是打肿脸充胖子,这才现了原形。

何雨水问:“怎么办要不把海棠留在这住一晚?”

“还是我给送回去吧,留在你们家,一会儿再出酒了就不好了。”

何雨水嗯想一想道:“那好吧,你路上开车小心点,也喝了不少酒呢!”

两人把于海棠加到车上,卫东和两个小外甥再见后出来开车离开了,正好上回送个于海棠回家,知道她的住址,来到院子外把人给架了进去,这时候已经很晚了多数人家的电灯都已经关了,一路畅通无阻,也没有人出来看到她们。

连拉带拽把于海棠弄进卧室,脱去外套,把被子拉过来,想一想又给把裤腰带解开,只是裤子没有给脱,这样就舒服一些,再脱了鞋子盖好。

接了一杯水放在床头,一转眼就看到鱼,海棠正睁着大眼睛看着自己,“你醒了啊?还难受不?”

说着坐在床边,既然于海棠已经醒了,那自己也不能直接就走啊,总要照顾一番,不能失去礼数。

“头好疼。”于海棠挣扎着起来,卫东拿了枕头给垫上,又把温水给拿了过来,于海棠喝了两口才惊觉自己的裤腰带已经解开了。

“是你给我解的?怎么也不给我脱掉啊,里面又不是没有穿。”小脸红红的问,然后自己在被子里把裤子脱了,拿出来扔在床尾。

卫东有些尴尬的说:“既然你醒了,那我就回去了。”

“等一下。”于海棠直接掀开棉被把转过来的卫东直接扑在床上,骑在肚子上抱着卫东的头,直接就亲上了。

卫东愣了一下,挣扎着把于海棠推开说:“海棠姐,你喝多了。”

“我没有喝多,我清醒地很,我知道自己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卫东,我守了这么多年的身子就给你吧,我不想再守了,我要你当我的男人。”

于海棠说着就把自己的上衣脱了,那盈盈鼓鼓,挺挺翘翘的一对儿画着圆圈直晃眼。

然后又把喷着酒气的嘴送了过来,好在卫东也是满嘴的酒气,两下就扯平了。

果然于海棠没有说谎,那身子确实守到了今天,鲜艳的梅花可以证明这一点。

半夜的时候,于海棠头疼地睁开眼睛,怎么感觉今天睡觉不对了,怀里多了个人出来,自己身上也十分的难受。

拉开床头的台灯,眨了眨眼睛,才看见自己床上是卫东的笑脸。

“海棠姐你醒了?”

于海棠惊讶极了,可还是记得这是大杂院,自己不能尖叫,捂着小嘴过了半天才问:“臭卫东,你怎么在我的床上?”

“我说海棠姐,咱们可要先说好了,你可不能翻脸就不认账啊,昨天你把我留下来的。”

这下卫东慌了,于海棠昨天是不是喝多了,现在才是清醒啊!

那自己怎么办?

于海棠也愣了,摇了摇头道:“原来真的是你呀,我还以为是做梦呢!”

说完拱进卫东的怀里:“我这才知道,有男人疼真好。”

卫东这才缓过来,搂着于海棠道:“那你以后就做我的女人吧!”

“嗯,我愿意,只要你经常来看我一次就行了。”说着爬到卫东的上面,根据记忆中学到的知识再来一回。

卫东还能怎么样呢只能接受于海棠的好意。

折腾一番于海棠沉沉地睡去,卫东爬起来,蹑手蹑脚地出了大杂院,已经不能再流了,再留下来遇见大杂院的邻居有话也说不清楚了。

第2天早上,卫东再次来到大杂院,敲了两下门直接进去,别人也不以为意。

于海棠还没有起床,只是倚在床头愣神,见卫东进来哎呀,一声拉着棉被把脸盖上。

卫东把早点放在床头柜上,脱了鞋子,掀开棉被挤了进去,搂着于海棠问:“怎么了?是不是后悔啊?你要记住了,以后都是我的女人。”

于海棠这才露出头来,不好意思道:“我才不后悔呢,只是觉得有些丢脸。”

“有啥丢脸的,男欢女爱还不是真的,乖,我给你买了早点赶紧吃吧。”

于海棠下来先梳头洗脸,刚才只是在想心事,现在既然卫东来了,总不能让自己蓬头垢面的形象出现在卫东眼前。

更何况只是昨天晚上喝多了才发生了意外,于海棠可不想留下坏印象。

整理好之后才过来吃了早饭,随口聊着天,卫东也了解了于海棠这些年过的生活。

年纪大了,家里父母也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看海棠不习惯。

云海棠就从家中搬出来,住进来厂子分配的住房,转眼间这么多年自己就单身过来了,只是没有想到最终还是和卫东睡在了一起。

等吃完饭卫东说:“走呀,我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里呀?”于海棠问。

“你跟着来就是了,你们这边是大杂院,我也不能在你房间里久待。”

于海棠也只是随口一问,刚确定两人的关系,当然要做一个听话的女人。

两人上了车,卫东开车来到一处四合院,开门进来介绍说:“这是我之前买的房子,也没有人住,家具和生活用品都准备的很齐全,要不你搬过来住吧。”

“我才不搬呢!”才干一天的时间,自己怎么可能就接受委托让自己搬家的提议。

不过还是笑着说:“你要是想我的时候,我就过来陪你好不好?”

自己的院子人多眼杂,卫东的那个四合院也是,还有他的老丈人在那,以后可以约个时间一起过来玩耍。

卫东拿了一串钥匙交给于海棠说:“反正这房子给你了,你住不住也都是你的。”

于海棠迟疑了一下,还是接过了钥匙,自己人都是卫东的,再说确实需要一个隐蔽的地方留给两人幽会。

自己昨天才知道人间的美味,以后当然要多多品尝了。

两个人在四合院里查看一番,又给了一些钱和票,让于海棠多买一些衣服物品,把这处房子打扮一番。

安顿好鱼奶糖味道也就轻松下来,还以为这一次会翻车呢,看来以后要小心,喝醉酒的女人不能碰。

也是两人有交情,要不然这一回事情就闹大了。

卫东这次回来,其他的媳妇都没有带,原本计划就是几天的时间而已。

所以这几天就是流连在于海棠,小凤,小当和花芸之间。

这天小汤和蛋糕,小凤吃过饭就说,起了要接小凤去香江生产的事情。

棒梗直接反对:“让妈回来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要把小凤给接走?”

小当道:“你懂什么国内的生产水平一般,还是湘江那边医疗设施齐全,医生也有经验,嫂子这是第一胎,要是出现意外怎么办?”

棒梗迟疑了一些说:“可很多人都是在家中生产的呀,就是去医院的都不多。”

“那是他们没有这个条件,咱们现在有这个条件了,我把嫂子接到香江那边,可以最大限度的保证不出现意外。”

劝道:“你想一想你结婚容易吗?这好不容易有个孩子了,他人是想让他们母子俩顺顺利利的生产。你也不想孩子出现意外吧!”

说的棒梗有些意动,是还没有下定决心。

小凤道:“我去参加,你有什么不放心的呢那里有妈妈在,还有小当和槐花,等我生了孩子出了院就回来和你过日子。”

棒梗迟疑道:“可我们的孩子要出生,我不在身边,总感觉有些怪怪的,要不到时候我也去一趟?”

小当生气道:“你去干什么在家好好的上班,赚钱养家才是。”

棒梗还是有些怕这个妹妹,见小当有些生气,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事情也就定了下来,等这次卫东回去的时候,把小凤也一起接过去。

晚上卫东爬进小凤的房间再次和儿子见面。

半夜里棒梗突然口渴醒了过来,下床来到客厅倒水喝茶,刚出房间就听到小凤的卧室里有一些奇怪的声音。

难道小凤半夜忍受不住用手按摩了?

棒梗笑了笑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把耳朵贴在门上。

咦,里面怎么有卫东的声音?

棒梗吓坏了,原来卫东和小凤搞在了一起,这...这小凤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吗?

棒梗刚想要推门进去捉奸,又退缩了,棒梗早就知道小当和槐花都跟李卫东,生了孩子,小当和槐花的一切都是卫东给的。

她们两姐妹没有回来之前,自己天天在街上流浪,也没有工作,老妈在街道打零工养活自己。

自打卫东带着小当槐花回来之后,出钱翻修了老屋盖成了两层的小洋楼,家中的这些家具,自己的工作还有小凤的工作,结婚的开销,所有的一切费用,名义上都是小当和槐花出的。

可棒梗知道,这一切所有的钱其实都是卫东拿出的,自己要是和卫东翻脸,所有的这一切都没有了。

顶多卫东难堪一回,还可以拍着屁股带着小当回香江继续潇洒过日子。

到时候卫东怀恨在心,不让小当和槐花帮助自己,收走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那自己还剩什么?

要是没有经历过这一切,或许还能够不考虑这些直接翻脸。

可眼下自打年前享受了这一切的便利,这转眼已经快半年了,自己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要是回到之前的那种日子,没有工作,没有钱花,那小峰还能跟自己过日子吗?

再没有了老婆,老妈秦淮茹也被接到香江享福了,四合院里就剩下自己孤零零的,难道去要饭吗?

前进一步现在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没有了,棒梗舍不得放弃眼前所拥有的一切。

那就退后一步,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让卫东白玩自己的老婆,也有些不甘心呀!

站在门口犹豫了半天棒梗也拿不定主意,倒是把里面的对话听了个全。

小凤问:“你为什么一直想要我去香江啊?”

卫东道:“这不是你婆婆怀孕了吗?守寡这么多年,多个孩子没法交代,所以你要去香江,到时候秦淮茹生下来孩子也说是你的,两个小孩是双胞胎。”

“什么?我婆婆怀孕了?”小凤惊讶道。

“你嚷嚷什么,想让棒梗听见呀!”卫东不满地说。

“不是,你说的也太吓人了,我的婆婆怎么能怀孕呢?”小凤想一想才明白卫东的意思,

“你说了半天,那我婆婆怀的是你的孩子?”

卫东点点头:“这下明白了吧,我让你去香江的目的。”

卫东也只能实话实说,毕竟到了香江,见到秦淮茹的大肚子谁都会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所以这件事情也没有瞒着小凤的必要。

门外的棒梗更傻了,自己的妈妈怀孕了,竟然怀的也是卫东的孩子,这不是比卫东和小凤在一起还让人震撼吗?

媳妇可以换,可老妈就那一个呀?

棒梗的脑子都不够用了,浑浑噩噩的返身回到房间里躺在床上,久久都睡不着。

翻来覆去的就是想着自己家的4个女人,妈妈秦淮茹,媳妇小凤,妹妹小当和槐花,四个人又三个半都给卫东生了孩子。

这半个就是还不知道小凤肚子里面是自己的骨肉,还是卫东的骨肉,所以才说是半个。

卫东也是大意,毕竟已经是好几次了都没有出现什么意外,根本没有想到棒梗会半夜醒来,毕竟之前都睡得跟死猪一样。

第2天早上棒梗红着眼睛起来,机械地穿衣吃饭,小当只是问了一句,见棒梗没有理,也就没有多想什么。

吃了饭直接来到卫东的房间里,卫东看棒梗有些不对劲问:“棒梗,你这是怎么了?”

“易卫东,我有事情要问你。”棒梗自打卫东回来,一直都叫着小叔,这还是第1次,直接称呼名字。

卫东有些皱眉,今天棒梗是吃错药了?

“你说是有什么事情?”

棒梗斜着眼,愣愣地问:“我妈是不是怀孕了?那肚子里是不是你的孩子?”

“你瞎说什么呢是不是喝多了没有醒?”卫东没有直接回道。

“不承认我也知道,昨天我什么事情都听见了,你竟然勾搭我的媳妇,让我妈怀孕,你说我们有什么仇,你这样对我?”棒梗怎么也没有想明白,自打卫东进入四合院,就和自己不对付。

这么多年没有回来,还以为两人之间就没有什么事情了,没有想到回来后是把自己最亲的两个人都睡了。

卫东笑了笑:“我等你问这句话,已经等了10多年了,没有想到你这个时候才问出来。”

俗话说得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么多年卫东都记得棒梗那两脚把原主踢死了过去。

棒梗很是惊讶:“不就是我上傻柱叔屋里拿花生米,然后你打我屁股两下,这明明是我吃亏了呀,你怎么还这么记仇?”

“你说错了棒梗,那一次是我们第2次见面了。”卫东摇头道。

“不可能我记得很清楚和,和雨水姑姑把你带进四合院里,我见你的时候就是在傻柱叔家,之前我们根本就没有见过面。”

卫东提醒道:“那你再想一想,有一回你带着小当和槐花去轧钢厂,然后在路边抢了一个要饭花子的白面馒头。”

这么一说棒梗就突然想起来了,隐约中有这么一回,抢了一个要饭花子的一个半馒头。

失声道:“你就是那个要饭花子?”

“是,我就是那个要饭花子,那两个馒头是雨水姐给我的。这下知道了吧,当年你抢了馒头之后,我就差一口气饿死了。你说我是不是要报复你?”

“你......“棒梗被堵的说不上话来。“那你也不能这样保护我呀?我们家4个女人都变成你的了。”

“你要不想要也无所谓呀,我把小凤接到香江过就是了。”卫东无所谓地说。

这么多年憋着,今天终于舒坦了,这番话一直都没有和任何人说,别人也根本都不知道卫东和棒梗中间还有这一番的恩怨。

棒梗失魂落魄的出了房间,回到自己屋子,往床上一躺,最希望这两天的经历是一场梦。

正好京城这边所有的事情已经办完,卫东收拾一下带着小风小当连于海棠也带上一起上了飞机。

转眼间5个月过去了,秦淮茹和小凤同一天发动,顺利的各自产下一个小男孩。

等出了月子,把两个孩子放到一块,竟然神奇地长得十分相似。

小凤端详了半天,抬头再看看卫东那个脸,笑道:“你们爷仨长得真像呀!”

秦淮茹只是笑了笑,低头不语。

棒梗在旁边道:“是啊,这两个孩子就跟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一样,说是双胞胎没有人会多说什么。”

生活就是这样,不如意的事情有十之八九,棒梗为了以后有个优越的生活,苦思冥想两个月,也只能捏着鼻子低下头找自己老妈,求着从中撮合,让卫东这个后爸和妹夫不要计较自己的无理。

生活还是要过下去的,不是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木叶:旗木家的无惨我真的只是想打铁穿成后娘一睁眼,就被三只软萌崽子碰瓷了逃荒?物资萌娃都在手,神医娘亲横着走空间存千亿物资,后娘带崽去逃荒大乾长生关于我为什么要穿女装的理由吞噬星空之万物之主吞噬星空之垂钓诸天沧元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