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五章灵山易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山谷内,天雷停歇了,雷火引起的山火却是熊熊燃烧,肆虐山野。

符华道人搀扶着符灵道人从雷火中飞出,二人身上道袍烧成了残衣片缕,活脱脱两个乞丐,身上更是漆黑一片,许是肉身强大,雷火焚烧之下坏死的血肉肉眼可见脱落,长出新肉,模样很是凄惨。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外表上,伤势并不重,不过是皮肉伤,不过实际上情况颇为严重,二人真正地经历了一场生死,很是凶险。

【天信印】所施展的雷法神通不是寻常雷霆,乃是真正的九霄天雷,天威浩荡,并且还能锁定敌人气息,让其仿佛置身于雷劫之中,天谴接二连三落下,威力非同凡响。

若是在外面,符华道人、符灵道人两位老牌大神通修士面对如此厉害的神通,不会硬碰硬,肯定是施展诸般遁法避战。

可惜,为了防止符灵道人遁出山谷,谷内阵法开启,拦住了二人的遁逃之路,他们只能凭借神通硬抗天雷。

也就是灵山派修行法门修得【灵胎宝体】,肉身强大如法宝神兵,这才能苟活,不过他们也是元炁大伤,元神萎靡,算是平白遭了一次大难。

说是差点要了两位师祖的老命,那一点也不为过。

楚尘心中那叫一个尴尬。

他第一次施展【天信印】的天雷之法,是真不熟悉,不是有意出手。

若是寻常祖师、徒孙,只要没有发生恶果,这就是一场意外,无论是老的,还是小的,谁也不会当真,只当做是祖师一句打趣话。

不过,楚尘却是不敢这么想。

他虽不知师父和师祖具体交谈了什么,不过想来就是逼迫老灵山转修【混元玄功】,彻底改出歧路。

楚尘心中很清楚,师父“大逆不道”,逐师出门,行事决绝,很大程度上是为了他,帮他提前扫清登临仙庭最高层的绊脚石,以免日后埋下祸根。

换而言之,祖师符华难免会生出其他想法,觉得楚尘见谷内阵法封锁,正是“瓮中捉鳖”的好时机,借机“大义灭亲”。

“师祖,弟子掌握这门天雷神通后第一次施展,还请师祖、师叔祖恕罪。”

楚尘一脸诚恳,生怕两位老灵山祖师误会了他的“孝心”。

许平道长也连忙解释:

“师父,师叔,我徒弟所学神通乃是鬼谷祖师所创【天髓灵文十二印信诀】,他刚刚将神印祭炼成法宝,不知轻重。”

符华道人、符灵道人脸色越发古怪,这话好说不好听,什么叫不知轻重...

这话说得,让我们两个老家伙情以何堪。

“哼,老道我和徒孙说玩笑话,你懂什么!”

符华道人没好气瞥了许平道长一眼,都不自称“为师”了,而是一口一个“老道”,显得很是生分,不过他望向楚尘时,却是满脸笑意:

“真益,没想到你连【天信印】都掌握了,这可是【天髓灵文十二印信诀】中最为重要的总纲祖印,你果然是太上嫡脉,鬼谷真传!”

楚尘闻言洒然一笑。

“那可不是,我【天髓灵文十二印信诀】习得十一印,只差【地信印】,传承可比鬼谷水廉洞全多了。”

符华道人讶然:“这么说,鬼谷嫡传在我灵山,妙哉,妙哉!”

众人闻言,忍俊不禁,打破了方才的尴尬气氛。

当然了,刚清醒的符灵道人依旧尴尬无比,恨不得找块地缝钻进去,脸上挂着勉强的笑容,不断安抚受惊的弟子。

“哗啦啦!”

天地颠倒,伞是漫天的云。

小施降雨术后,山中雷火很快被扑灭,周遭山丘一片坑坑洼洼,灰尽余烟鸟鸟。

新老灵山派一行人没有在山中久呆,两位受惊的弟子回了洞府歇息。

楚尘、许平、符华、符灵四人则是回到了洞府,重新坐上了议事的座位上,共同探讨老灵山的未来大事。

出了老灵山走火入魔这桩意外后,扬言要揍徒弟许平的符华道人气势全无,坐在主座上,一言不发,仿佛入定了一般。

许平道长见状,没有退让选择委婉的方式,而是乘势出击,道:

“师父,符灵师叔,老灵山该下决心了,不能拖了,如今天地大变,邪炁潮汐肆虐,咱们老灵山的修行法门不合时宜了,若不下定决心转修,日后必自取灭亡,徒儿不希望日后仙庭通缉的左道妖魔中出现咱们老灵山的人。”

厅内,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符华道人依旧沉默,不认可,也不反对。

倒是一旁的符灵道人咳嗽一声:

“师兄,云水说得对,咱们走错路了,小修法门,面对天地变化(邪炁潮汐)越来越无力,大病得大治,得从根源上灭去病灶方能痊愈。”

符灵道人脸上满是惭愧之色,差点就把门中晚辈给祸害了,他很清楚,入魔后,恐怕不是什么“火里种金莲”,损己利人,恶欲缠身之下,两个晚辈恐怕就要被他吸成皮囊。

他也会因此入魔更深,乃至最后彻底入魔,成为一位四处掠夺壮大自己的行尸走肉。

许平道长一听师叔开口认可他的决议,大喜,连忙附和:

“师叔说得对,大病得大治,咱们灵山的根本法门没有问题,混元阴阳乃无极上道,立意深远,老灵山的病灶就在于修炼黄赤之术,仰仗淫污小道,只要改修【混元玄功】,绝了双修之法,老灵山也能走上正轨。”

许平道长趁热打铁,道:

“弟子说句不客气的话,天地大变后,老灵山的路子已经走不通了,最后肯定是自取灭亡,趁着还没有魔心深种,越早转修【混元玄功】越好,免得彻底失去机会,害人害己。”

“老道岂会不知这些道理,用不着你小子来说教。”

端坐在主座上的符华道人对许平依旧很是不爽,不过他这会却是没有动怒了,叹息一声,道:

“当初,灵山大变,新老灵山分道扬镳后,我们就不打算收徒,只想在外面自个求仙问道,我们联手完善【混元炼形】后,入魔情况明显改善,于是就各自收了一个徒弟开枝散叶,谁能预料到,竟遇上了邪炁潮汐。”

符华道人摇摇头,心中满是苦涩,经历了师弟符灵之事后,他何尝不知老灵山的路彻底堵死了,没有了任何侥幸心理。

“也罢,老灵山从此以后永不再收徒传法,门内弟子,皆转修你的【混元玄功】,我亲自将人压来洞府,敦促他们转修【混元玄功】。”

楚尘、许平道长见符华祖师改变心意,心中大喜。

新老灵山的根本法门同出一源,转修功法并不是很费劲,顶多浪费一年半载的功夫。

当然了,新老灵山派的修行法门是一个问题,底襟集上的【火里种金莲】的双修法门同样是一个大问题,若是还修炼黄赤双修之术,走双修这一条捷径,即便修炼【混元玄功】,也很容易修炼出岔子,走上歧路。

“师父,那秘术...”

“你放心,老道没有老湖涂,我们传出去的不是法门真意,眼下老灵山所修之符皆传自我们,一个念头,他们的法术神通就失了灵,以后再也施展不出来了。”

说着,符华道人又感慨道:

“其实,整个灵山只有我们老一辈习得【火里种金莲】真意传承,你和云雷他们所修秘法也不完整,我们有法子让你们法术神通失灵,不过,你还不错,忍住了诱惑,道心坚定。”

许平道长神色不变,内心却是有些心虚。

师父的夸赞让他有点臊得慌,他道心倒是挺坚定的,可是这【火里种金莲】他不仅施展了,还凭借此法干掉了一头妖女,修为因此大涨。

另一边的楚尘心中同样心虚得很。

谁说【火里种金莲】只有灵山老一辈才会,他得的是也是正儿八经的灵山真传,或许,可能所学法门比符华师祖、符灵师叔祖更加正宗,更加玄妙。

“咳咳~师父,那您和师叔呢?”

许平道长小心翼翼问道。

“我们就难了。”

符华道人、符灵道人叹息一声。

“我们二人年岁皆超过了两个甲子,劫数缠身,船大难掉头,转修功法,我们接下来数年道行修为恐怕要倒退,修行如逆水行舟,我们全力修行,还能抵御劫数,修为稳稳进步,若是转修功法,恐怕很快就会天劫加身,极其凶险,一个不好就会丧命。”

符灵道人点头:“你师父说的不错,我们长期修行秘法,对【火里种金莲】极为依赖,陡然放弃导致修为精进变慢,甚至是倒退,唯恐心生浮躁之气,反而更容易走火入魔。”

许平有心说什么,不过细细一琢磨,也理解师父、师叔的难处,当即沉默了。

正如二位所说,他们船大难掉头,不上不下,极为棘手,不是靠着一厢情愿就能改变的。

楚尘一直都在一旁听着,没有插话,不过这会,他也听出头绪了。

老灵山的局势比他想象中好一点。

符华师祖、符灵师叔祖显然是深思熟虑,老灵山其他弟子没有得真传,后患可以随时堵上。

唯一的问题就是符华师祖这一批得了灵山真传的老人,他们不管有没有步入大神通境界,一个个年岁不是快到两个甲子,就是超过了两个甲子,进入了不上不下的尴尬境地。

就像上一世,人人都知道吸烟不利于健康,可是对于家中年纪一大把,嗜烟如命的老人,家里晚辈一般还真不敢断了老人家的烟,毕竟,年纪一大把了,心情若是因此不好了,情况反而更加不妙。

此类问题,堵不如疏。

楚尘细细琢磨一番,胸有成竹,道:

“师祖、师叔祖,你们的难处无非在于修炼变缓引发后患,此事说难不难,说简单也简单。”

厅内众人闻言,齐齐侧目:

“真益,你有法子?”

楚尘微微颔首:

“师祖,我曾给您【郁仪结璘奔日月法】,这门上道隐术乃是真人偶景双修之法,没有隐患,修习之后,若有一位红颜道侣,精进极快,我试过了,步入大神通境界后,修炼速度依旧能提高三四成,极为了得。”

三四成?!

符华道人、符灵道人原本没有在意,可是一听“三四成”,二人眼前一亮。

他们修炼【火里种金莲】修炼速度也不过提升五六成,三四成听着虽然不多,可这是“真人偶景”,是真正的太上隐道,没有隐患的双修之法,其价值不言而喻。

符灵道人显得很是激动:“此话当真?”

楚尘点头:“弟子哪敢诓骗您老,不知您与师祖参悟【奔日月法】如何了?”

符华道人、符灵道人尴尬笑了笑,没有接话。

楚尘并不意外,笑道:

“无妨,我步入大神通境界后,咱们可以心诉神传,等师祖、师叔祖参悟了法门,再转修功法不迟。”

这一次,符华道人、符灵道人二人没有拒绝,纷纷点头。

“大善!”

......

大半天后。

楚尘、许平师徒二人雾霭沉沉的清晨离开了老灵山驻地。

师徒二人脸上喜忧参半。

此行目的是达成了,不过师祖等老一辈的顽疾却是没能解决。

方才,师祖符华道人、符灵道人参悟真人偶景之术,结果一个个都没法入门,参悟不了。

楚尘笑着安抚道:

“师父,您不必担心,真人偶景双修之法不容易参悟,得花费一些功夫,若师祖他们以后真没法参悟,我就去日宫月宫请教正儿八经的奔日法,奔月法,有这两门秘法打基础,想必参悟【郁仪结璘奔日月法】就不难了。”

许平道长不知【天信印】的神通,还以为徒弟随口宽慰他,勉强挤出一抹笑容:

“希望如此吧。”

楚尘见师父兴致不高,就知道师父没将他的话当一回事。

不过,他也没有继续解释,免得给师父太高的期望,日后万一不成,反而不美。

“下个月去月宫再问一问吧。”

楚尘心中盘算着,不再说话。

此行,收获不小,除了让老灵山转轨,他自个也得了好处。

师祖、师叔祖交手施展的“肉身大神通”对他吸引力不错,他没有见外,当场就问起了这门神通。

作为灵山少掌门,两位师祖哪有对他藏着掖着的道理,爽快地传授了神通。

心念一动,楚尘神识探入手环仙府。

仙府中,躺着一张金页。

金页上书——混元神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寸芒吞噬星空万相之王,我全球直播穿越超能:我有一面复刻镜太荒吞天诀猩红降临校花之至尊高手从独立电影开始的最佳导演在修仙界拍电影后,我脱贫了电影系统逍遥游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