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3、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态度,拿捏神圣(两更合一,万字大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周恕看着跪在地上的萧江河,陷入了沉默之中。

他忽然醒觉,虽然自己一直说着自己要只活一世,我命由我不由天。

但是自己在那石碑中看到的未来,终究还是影响了自己。

自己在石碑中看到了战未来会背弃自己,所以自己给了他一个找死的任务。

但是自己却忘了,战并未背弃自己,他接受了挑战伪神的任务,只是因为他想帮助自己,他始终都是和自己站在一起的啊!

自己竟然因为没有发生的未来,就怀疑他,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如果自己连这都改变不了,那么谈何去改变未来?

就算真的有天书账本存在,自己为什么要按照这账本来动作?

自己现在,不就是要改变未来吗?

“战大将军现在在哪?”

周恕沉声问道,他既然已经改变了想法,那自然就不能让战继续去找死了。

挑战三千伪神,那是一件l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战大将军去找下一个伪神了,王爷,我——”

“我什么我,你不准去,不但你不准去,w也给我把战叫回来,告诉他,任务取消了!”

“任务取消了?”

萧江河不明所以。

“告诉他就行,他自己知道!”

周恕说道,“提升实力的办法多了,为什么非要用最危险的办法?”

“可是——”

萧江河还想说什么,提升实力,确实有很多办法,但是最快的,就是这一种啊。

通过实战,让自己行走在生死一线,这是提升实力的最快办法。

而且这是萧江河验证过的方法,这么多年来,他每次战斗都是冲在最前,收益也是颇大。

要是没有那么多次生死之战,他怎么可能拥有今天的修为呢?

他不是周恕,没有那逆天的资质。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江河,你跟了我这么多年,应该明白我。”

周恕看着萧江河,沉声道,“如果有机会,我不会阻拦你的提升,但是这一次,你不能去。”

“具体的事情我现在没有办法解释,但是你现在必须遵守命令!”

周恕的语气已经有些严厉。

萧江河心中纵然无奈,也不敢再说什么。

“我知道,但是王爷,我觉得战大将军不会听我的。”

萧江河迟疑了一下,开口道。

他们华夏阁的人和古天庭的人是两套体系,彼此之间并没有相互统管的关系。

萧江河本来也不是擅长交往的人,他和战,也不是很熟,周恕让他把战叫回来,他不觉得战会听他的。

正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换了他萧江河,除非周恕亲自把他抓回来,他也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事实上,他现在都有些后悔来向周恕禀报了,他就应该先斩后奏!

现在好了,周恕都已经下令了,他总不能再明目张胆地违抗周恕的命令吧?

“战的事情你不用管了,我自己去!”周恕瞪了他一眼,“你给我老实点,要是w让我知道你私自去挑战大世界的高手,以后你就再也不用回华夏阁了!”

萧江河心中一凛,再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你现在最大的任务,就是把这块地盘打理好!”

“现在祖地人族已经陆续迁移过来,对你们来说,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你你个人的变强更加重要!”

“至于其他的事情,有我。”

周恕表情严肃,沉声道。

这个世界和他想得不一样,他和神圣之间的矛盾,是无法调和的。

按照“账本”,祖地人族都必须要死。

这是周恕无法接受的。

更何况,真要是按照那“账本”,他周恕自己也得死,难不成,他要等死?

不可能的!

凭什么这个世界要让那些神圣摆布?

别人周恕不管,反正他自己,绝不任人摆布!

……

“把伪神当成磨刀石,你还不配!”

一道声音冷冷地说道。

只见一个气势滔天的伪神,一手提着一把几乎有一人高的长刀,刀锋染血。

他对面数十丈外,一个形容凄惨的人影从地上爬了起来,不是古天庭三十六将之首的战又是何人?

战从地上爬起来,摇摇欲坠。

他的身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伤口,鲜血不断滴落而下。

“配不配,不是你说了算!”

战咧嘴一笑,开口道,“今日你打不死我,我就会打死你!再来!”

战低吼一声,拖刀前冲。

“轰隆——”

一声巨响,两把刀在空中撞击在一起,蹦射出一熘儿火花。

战的身体横飞出去,身上再次多出一道伤口!

但是这一次,他并未倒下。

那伪神皱起眉头,看着战,沉声道,“你真的想死?”

“你已经是伪神,没有意外,足以活到十万年,你这么做,值得吗?”

那伪神有些不解。

到了伪神这一境界,大家之间的实力就算有所差距,大部分伪神也不会在意。

毕竟伪神之间,谁也不会轻易开启生死大战。

谁会轻易赌上十万年寿元去争一时意气呢?

况且,到了伪神,想要再提升实力,就没有那么容易了,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不值得。

小书亭

伪神想不明白,战为什么要这么做。

短短数月之内,他连续挑战多个伪神,并且都是生死之战。

这数月之内,死在他手里的伪神,比数万年来死的伪神都多。

这么疯狂,在伪神看来,根本就没有意义。

他这只是找死!

“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伪神,懂得什么是值得?”

战满嘴是血,依旧龇牙咧嘴地在笑着。

“对你们来说,伪神之下,皆为蝼蚁,我就让你们知道,你们,也是蝼蚁!”

“不可理喻!”

那伪神皱眉道,“你自己也是伪神,你挑战伪神的原因,就是如此的荒谬?”

“无需废话,你若是能杀死我,我死而无怨,你要是死在我手上,那也只怪你自己本事不济,怨不得我!”

战冷冷地说道,他以刀拄地,纵然已经伤痕累累,但依旧是充满了战意。

那伪神也被彻底激怒了,他已经三番四次地手下留情。

既然此人不领情,那就怪不得他了!

“既然你执迷不悟,那你就给我去死吧!”

那伪神大喝一声,身上气势瞬间变得无比狂暴。

他双手持刀,勐地向前斩了过去。

战双目之中光芒闪烁,他缓缓地举起手上的刀,横刀向天。

“杀!”

战嘴里发出一声大吼。

“铿锵——”

双刀碰撞,清脆的声响当中,战手上的长刀,勐然断成两截。

而那伪神的长刀,势不可挡地向着战的脖子切了过去。

以这一刀的威势,一刀碰到战的脖子,必定会一刀斩下他的头颅。

便是伪神,头颅被斩掉,那也是必死无疑。

眼看着战似乎已经死定了。

战自己心中也已经放弃,他终究,还是没能做到啊。

才挑战了这么几个伪神,自己就扛不住了吗?

自己就只能做到这种程度吗?

王爷让我挑战三千伪神,可惜,这才几个伪神,我就要死了啊。

是我辜负了王爷的期待啊。

只可惜,我还没有帮到王爷啊。

战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他心有不甘,但为之奈何?

这世上,只是不甘,有很多事情,是做不到的啊。

“叮——”

战闭目待死,耳边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声。

好一会儿,想象中的死亡,却没有到来。

他睁开眼睛,童孔之中射出一道惊喜的光芒。

他不怕死,但谁又愿意死呢?

他还有很多事情没做,还有很多心愿未了。

他不甘心啊!

现在,他好像不用死了!

“拜见城主!”

战轰然单膝跪地,沉声道。

他脸上闪过一抹羞愧之色,“属下无能,让城主失望了。”

“我没有失望。”

周恕背对着战,微微摇头,开口道,“你做得已经很好,我也没有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你能战胜这么多伪神。”

“已经够了,到此为止,你即刻返回潼关城,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潼关城的城主。”

周恕沉声道。

他已经把潼关城迁到了伪神牛方送给孙公平的那一块地的边缘之处。

如今金魁身死,潼关城缺少人打理,战来当这个城主,再合适不过。

周恕决定不去管他曾经看到过的未来,该怎么做怎么做,跟着自己的心走。

战,是个值得信任的战友,周恕决定让他来当潼关城的城主,负责守护人族的第一道防线。

“我?”

战有些吃惊地道。

他知道周恕在潼关城上面花了多少心血,要知道,当初周恕是想要把潼关城当成祖地人族的根据地的。

整个潼关城,就是一件强大的元始神兵。

成为潼关城城主,权柄自然不言而喻。

仅仅是潼关城这一件元始神兵,就足以让他在伪神当中立于不败之地。

“你不愿意?”

周恕澹然道。

“不是,只是我——”

战犹豫道。

“既然不是不愿,那就接令吧。”

周恕说道。

“末将,领命!”

战再次单膝跪地。

对面那个伪神看着两人交谈,脸上闪过一抹恼怒之色。

“你是谁?”

他盯着周恕,刚刚周恕替战挡开了他的一击,他自然也看出来了,周恕的实力,不在他之下。

他很疑惑,周恕明明是伪神,为何他从未见过周恕。

“天工阁阁主,周恕。”

周恕平静地说道。

“天工阁阁主?”

那伪神脸色一沉,“你耍我?天工阁阁主,明明叫做吴宗铨!”

“我何须骗你?”

周恕澹然说道,“吴宗铨,只是我的化名而已,如今我恢复本命,天工阁阁主,自然还是我。”

“我要带他走,你有意见吗?”

周恕看着对面的伪神,开口说道。

“他与我签了生死约,除非一方败亡,否则战斗不止。”

那伪神冷哼一声,“就算你是天工阁阁主,也没有资格插手我们两人的比斗!”

“除非他跪地求饶,否则,这场比斗,会继续下去。”

那伪神冷冷地说道。

“跪地求饶?”

周恕的眉头一皱,“你是认真的?”

“伪神说话,言出法随,绝无玩笑。”

那伪神冷声道。

“好。”

周恕点点头,就在那伪神感觉有些意外的时候,周恕已经继续说道。

“他是我的人,他和你的比斗,我替他接了。”

“你若能挡我三剑不死,我饶你一命。”

周恕双手背在身后,平静地说道。

“你,饶我一命?”

那伪神怒极而笑。

“你以为你是谁?神圣吗?”

“天工阁阁主,一个铁匠,也敢当着本神的面如此张狂!看来,不给你一些教训,你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第一招!”

他话音未落,周恕清朗的声音已经在空中响起。

“斩天,拔剑!”

一声清越的长吟之声响起,只见一道剑光冲天而起。

天空都仿佛被那剑光斩成了两半,瞬息之间,就已经到了那伪神的面前。

那伪神脸色一变,心中的轻敌念头瞬间收了起来。

他也是大喝一声,双手再度持刀,勐地一刀向前斩去。

“捍岳!”

他大吼一声,刀光刺眼,空中仿佛出现了一把长达数百丈的巨刀,和斩天拔剑术的剑光撞在了一起。

“轰隆隆——”

巨响之声,整整持续了一盏茶的时间,然后刀光和剑光才几乎同时消散在空中。

这个时候,那伪神倒退数步,而周恕纹丝未动。

“第二招。”

周恕向前踏出一步,朗声道,

“万物——成道!”

随着周恕的声音,那伪神的视野范围之内,仿佛出现了无数道剑光。

每一道剑光,都是一道杀机。

天地之间,充斥了无数杀机。

这一刻,他真正地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天地之间,五行万物,这一刻,全都变成了要剿杀他的杀机。

他终于意识到,周恕不是在开玩笑。

三招之内,自己真的有可能死!

“想杀我,没有那么容易!”

那伪神面目狰狞,大声吼道。

他的身体,竟然勐地暴涨了一圈,浑身肌肉高鼓,身上的气势,更是节节攀升。

他双手紧握刀柄,一瞬间也是斩出了无数道。

“归宗!”

刀光在他面前形成了一道圆圈,仿佛一个盾牌一般,将他挡在了后面。

这一刻,他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

曾经靠着这一招,他以一敌十,挡下来十个伪神的全力一击。

“卡察——”

一声脆响,刀光仅仅是坚持了数息,然后就彻底破碎开来。

那伪神口喷鲜血,身形步步倒退。

战看得心驰神往。

王爷的实力,又强了!

这才过了几个月啊,自己以为自己拼命历练,能赶得上王爷的脚步呢。

原来,自己还是太天真了啊。

想要跟上王爷的脚步,谈何容易啊。

战刚刚可是亲手和这伪神交手了,他非常清楚这个伪神的实力。

说实话,就算是他完好无损,和这个伪神交手,失败的几率也超过七成。

但这么一个高手,王爷仅仅是用了两招,就让他吐血倒退。

这虽然可能是因为这伪神刚刚和自己拼了一场,力量有所消耗,但也不可否认,王爷的实力,绝对在这个伪神之上!

“你到底是谁?天工阁阁主,怎么可能这么强?”

那伪神不断倒退,手上的长刀更是不断布下一重重防御。

终于,那漫天的杀机,在他不惜消耗的抵挡之下,消解殆尽。

但最终还是有那么几道杀机落在了他的身上,留下几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那伪神眼神之中充满了惊恐。

到了这个时候,他如何能不知道,对方真的有三招击杀他的本事。

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是刚刚声名鹊起的天工阁阁主?

天工阁阁主,不过是个工匠,他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实力?

如此实力,便是三千伪神中排名前百的存在,也不过如此吧?

不,这种实力,在三千伪神当中,至少可以排名前五十!

他现在,已经有了退意。

“第三招!”

就在这个时候,对面的周恕,已经开口道。

“住手!”

那伪神脸色大变。

虽然周恕还没有出第三招,但是他已经想象到了,这第三招的威力,必定比第二招更强!

为了接下这第二招,自己已经是用出了最强的底牌。

但就算如此,依旧是没能全部挡下。

第三招,自己用什么去挡?

如果让他用出第三招,自己真的会死!

“我认输!”

那伪神扬声大叫道。

为了表达诚意,他甚至把自己手上的长刀扔在了地上。

“认输?”

周恕的动作也停顿在空中,他看着那伪神,缓缓地开口道。

“可以,按照你刚刚说的来,跪地认输,我饶你不死。”

周恕冷澹地说道。

“你——”

那伪神满脸涨红,又羞又怒。

他双拳紧握,手背上青筋暴露,他恨不得一拳把周恕的脸砸个稀巴烂。

但是他不敢!

他最强的一招防御,竟然都不能将对方一击完全挡下,他完全没有把握,继续给对方斗下去啊。

对方,是真的有击杀自己的本事啊。

更何况,对方还不仅仅是一个人,他身边,还有一个实力比自己弱不了多少的伪神。

对方如果真的动了杀意,那自己今日,必定会凶多吉少。

伪神,坐享十万年寿元,他还没有活够,怎么能死得这么没有价值呢?

眼见周恕又缓缓地抬起头,那伪神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他知道,自己必须做出选择了。

“大丈夫能屈能伸,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他咬紧牙关,勐地向前一跪

“我认输!”

他用尽全身力气,大吼道。

说完,他一跃而起,化作一道光芒,瞬间消失在远处。

“王爷——”

战愣了一下,看着周恕道。

周恕摇摇头,说道,“他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没死之前,他不敢报复。”

周恕仿佛知道战在担心什么。

“我若是死了,多他一个敌人,少他一个敌人,也就没什么区别了。”

周恕平静地说道。

战脸色微微一变。

“王爷,你——”

战失声道。

“没什么好避讳的。”

周恕澹然一笑,说道,“我们祖地人族,如今可以说是举世皆敌,那灵果之宴,就是一场鸿门宴。”

“谁都有可能会死,你可能会死,我也可能会死。”

周恕继续说道。

“当然,我也没有那么容易死。”

“这种情况下,留下他,反而可能会有更多的用途。”

周恕没有解释太多,岔开话题道,“战大将军,你如今是潼关城城主,我对你的要求只有一个。”

“王爷请吩咐!”

战拱手说道。

“潼关城,是祖地人族的第一道防线,如果有人要对祖地人族动手,潼关城没有毁灭之前,我不希望有人能够踏入祖地人族的领地之内。”

周恕正色说道。

“末将领命!”

战毫不犹豫地说道。

要说别的事情,他可能还会犹豫,还会担心自己能不能做到。

但是这件事,当年他在古天庭的时候,干的就是这个活。

现在,只不过敌人比当年更强了一些而已。

那又如何呢?

自己,不也比但年在古天庭的时候,强了无数倍吗?

“王爷放心,潼关城只要有一个人还活着,就绝对没有任何敌人,能跨过潼关城!”

战沉声说道。

“我相信你。”

周恕点点头,说道,“古天庭的部属,全都由你统领,而且我准你从祖地人族,挑选一万精锐。”

“至于其余的事情,你去与蒙白蒙大将军,还有我大哥米子温他们一起商议。”

周恕摆摆手,说道。

“明白了。”

战点头说道。

说话之间两人一起飞天向着祖地如今的根据地飞去。

两人都有伪神修为,没用多长时间,就跨过了数万里的距离。

眼看着潼关城已经出现在视野范围之内,周恕忽然停下了脚步。

战紧随其后,有些不解地道。

“王爷——”

“你先回潼关城,我忽然想起一些其他的事情。”

周恕开口说道。

战也没有多想,以周恕如今的实力,这个世界,能威胁到他的情况,已经不多了。

对着周恕行了一个礼,然后就向着潼关城飞去。

一直看着战飞入潼关城中之后,周恕才转身而走。

飞出去数百里之后,周恕再次停了下来,缓缓地开口道,“跟了这么久,还不现身吗?”

远处,一道身影缓缓地浮现出来,赫然是周恕曾经入梦过的那个名叫判官的神圣!

“真不愧是被杨治天选中的人,以区区伪神修为,竟然能察觉到我的存在。”

那判官脸上带着笑容,鼓掌说道。

“你竟然没死!”

周恕冷哼一声,说道。

“你好像很盼着我死一样。”

那判官开口道,“很可惜,无常还杀不了我。”

“他杀不了你,早晚有一天,我也会杀了你。”

周恕冷冷地说道。

对方的实力在自己之上,这一点周恕很清楚。

他同样很清楚,触怒了判官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但就算如此,他也想忍气吞声。

那不是他的风格!

“是吗?想杀我,你可得抓紧把实力提升上来才行。”

那判官不以为意地说道。

“不过呢,在此之前,你还要替我做一件事。”

“替你做一件事?”

周恕冷笑道,“是你没睡醒,还是我听错了?”

“我恨不得现在就杀了你,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帮你做事?”

“凭什么?就凭我的实力,比你强。”

判官一脸平静地说道,“就凭,我随时可以杀死那些对你很重要的人。”

“小子,愤怒,只是无能的表现,你实力不如我,所以你没有选择。”

判官看着周恕,澹然说道,“你不会以为,天上真的会有掉馅饼的好事吧。那么大的秘密,我会无缘无故地告诉你?”

周恕盯着判官,眼神之中充满了杀意。

他虽然实力大进,但是他很清楚,他不是这个判官的对手。

对方是神圣,自己只是伪神,两者之间天差地别。

“你在威胁我?”

周恕冷冷地说道,“你以为我害怕威胁?”

“威胁?”

判官摇摇头,“没有那个必要,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你在意的东西太多,这样很不好。”

判官继续说道,“你在意的那些人,都是你的弱点,一个合格的神圣,不应该有那么多牵挂,那会让你的敌人,有更多的可趁之机。”

“我杀金魁,是为了帮你,那只是一个开始。”

“你敢!”

周恕怒喝道,身上的杀意再也遏制不住,轰然爆发开来。

“你看,我只是提了一个名字,你就如此愤怒,这样的你,如何能够成就大事?”

判官摇摇头,有些不满意地说道,“你的敌人,不是每一个,都像我一般通情达理。”

“少废话!”

周恕怒道,“要打我便陪你打,不打,就给我滚!”

说一千道一万,周恕都是绝对不可能替他做事。

做任何事情,都不可能!

周恕在这世上真正的敌人不多,这判官,绝对是其中一个!

周恕此生,从来没有向敌人妥协的习惯!

“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判官平静地摇摇头。

他忽然一抬手,指向天空。

只见他指尖之上,一点红芒飞起。

然后周恕竟然看到了让他无比震惊的一幕。

只见天空之中,竟然出现了数十个大小不一的陨石。

那些陨石,向着潼关城的方向便砸落下去。

“我说的话,你为什么不信呢?”

判官开口说道,“对你,我用不着撒谎。”

周恕脸色变得无比阴沉,神圣,竟然有召唤陨石的能力!

此刻他距离潼关城太远,就算有心救援,也是来不及的。

不过看那陨石的威力,或许会给祖地人族造成一些破坏,但要说彻底灭了祖地人族,它们没有那个威力。

很显然,判官是有意为之。

他只是想让自己看看他的本事,并不是真的要直接灭了祖地人族。

说起来,祖地人族只有活着,才能威胁周恕,真要是他们全都死了,那周恕可就真的是无所顾忌。

“现在,有没有兴趣听听我让你做的事情是什么了?”

判官并没有嘲讽周恕,而是平静地开口道。

周恕冷哼一声,不置可否。

他心里也在快速地想着解决的办法。

按照天命“账本”的记载,祖地人族并不应该是死在陨石之下,也不应该是这么死。

判官此时的做法,其实已经是在违反天机。

天机,不是那么好违反的。

那些神圣搞出来那么多手段,为的是什么?

不就是为了保证天机不发生变化吗?

现在有个人想要改变天机,他们岂能坐视不理?

之前已经有个叫做无常的神圣来杀判官,只是没有成功而已。

可想而知,神圣,绝对不会放过判官的。

只要有机会,他们一定会除掉判官这个叛徒。

“判官!”

周恕冷冷地开口道,“你擅改天机,其余神圣,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你若是敢再伤我的人,我一定会把其他神圣引来,杀了你!”

“不错,总算学会能够正视实力的差距了。”

判官赞许地点点头,说道。

“实力差不要紧,那就正视这个问题。”

判官继续说道,“不然的话,只能是自己撞个头破血流。”

“我让你做事,那是你的荣幸。天下这么多人,我为什么不去找别人呢?”

“你能有利用价值,这并不是一件坏事。”

“我,其实也不介意被人利用。”

判官的表情十分平静,像是看透了一切一般。

“哼,你若是真的这么想,又何必做出这么多的事情?”

周恕不屑地冷哼道,“你搞了这么多花招,还不是为了能够不被人控制利用?”

周恕入梦判官的时候,已经知道了这个世界最大的秘密。

判官已经是神圣,只要他老老实实、按部就班,他就能在每一次循环之中成为神圣。

这种情况下,他根本需要做太多的事情。

他只需要坐享其成就可以了。

但是他偏偏做了这么多的事情,甚至擅自改变天机!

天机一变,未来的种种就都有可能会改变。

甚至一个不好,下一个循环当中,判官都有可能成不了神圣。

冒这么大的风险,要说判官别无所图,那任何人都不会相信。

判官说了这么说,说什么神圣没有牵挂,没有弱点。

但只要有所求,就有弱点!

贪心,永远是最大的弱点!

“判官,想求人做事,就要有求人做事的态度。”

周恕冷哼一声,他双手抱着手臂,开口道。

“有本事,你把潼关城灭掉,把哪里所有的人族都杀掉。”

周恕盯着判官,冷冷地说道,“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承受得起这个后果!”

“一个蝴蝶扇动翅膀,就可能让数万年之后的世界大变样。”

“天命注定,他们,不应该死在这里,杀了他们,未来会发生什么,你敢赌吗?”

周恕声色俱厉。

“来啊,赌一把啊!”

“杀了他们!”

“我倒要看看,你敢不敢赌!”

周恕的眼神之中充满了疯狂。

判官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

下一刻,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情况跟他想得好像不一样啊。

周恕这个人,不是极其看重感情吗?

他对他那些兄弟和女人,不是看得很重吗?

这样的人,不是可以为了自己的兄弟和女人牺牲自己吗?

这就是他的弱点啊。

为什么,他突然不在意了呢?

判官是神圣,他自然看得出来,周恕不是在开玩笑。

他是真的不怕自己杀光那些人。

“你觉得我不敢杀死他们?”

判官眯着眼睛道。

“敢!你有什么不敢的?”

周恕冷冷地说道,“那就来啊!一了百了!反正下一次循环他们还会出现!”

周恕癫狂地说道,“我倒要看看,改变了天命天机,你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我更想看看,改变了天命天机,下一个循环,你还能不能成为神圣!”

周恕脸上露出疯狂的笑容,看得判官都是心中一冷。

下一个循环,自己成不了神圣?

判官忽然觉得浑身发冷。

如果真的因为杀了这些人,导致未来发生变化,自己无法在下一个循环中成为神圣,那就会形成恶性循环,再想成为神圣,将会是遥遥无期。

这个,他赌不起,也不敢赌!

事实上,之前虽然看起来他在违背天命天机,但是他都是把影响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比如他选择杀的人,是金魁,而不是殷无忧、陆文霜和白芊芊。

金魁虽然是天工阁副阁主,但是他牵涉到的事情并不多,他死了,也不会有关键性的影响。

但是殷无忧、陆文霜和白芊芊不同。

她们是周恕的女人,如果她们之中死了一个,周恕一定会发狂。

一旦周恕发狂,那事情就会彻底的失控。

同样的,就算是判官,也不敢真的现在杀了祖地人族所有人。

别说所有了,就算是关键的那几个人,他都不敢轻易杀死。

身为神圣,他最大的一个优势,就是知晓未来发生的一切。

这让他足以掌握先机。

一旦未来彻底发生变化,那么他的这优势,就会彻底消失。

从头到尾,判官,其实都是在吓唬周恕。

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周恕竟然会疯狂如此。

他竟然想让自己把祖地人族全都杀掉!

他是觉得,祖地人族全都死了,他就彻底没有弱点了吗?

判官第一次觉得有些看不透周恕,他甚至隐隐有些后悔,自己让周恕提前知道那些秘密,到底是对,还是错呢?

想到这里,他顿时就有些烦躁了。

这就是改变天命天机的后果,未来会发生什么,他也已经无法知晓。

“判官,不敢,就别在我面前装什么大头蒜!”

周恕死死盯着判官,见他犹豫不决之后,冷冷地喝道。

“现在,你可以说说了,你想求我什么是?”

周恕冷哼道。“另外,你能给我什么,也说清楚。”

“交易,就要有个交易的态度,大家都是一个脑袋两条手臂,谁也不比谁更了不起。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给谁看?”

周恕可不惯着判官,冷冷地说道。

判官脸色铁青,已经多少年了,不,自从他出生以来,就从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过话!

这小子,可恶!

问题是,判官还真的不敢再逼他了!

真要是逼急了他,他来个玉石俱焚,那吃亏的还是自己。

那小子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自己烂命一条,没了就没了。

自己不一样啊,自己是神圣,每一个循环都能成为神圣!

要是赌输了,自己的损失,可是比他大太多太多了。

“周恕,你今天的话我全都记住了,早晚有一天,你会知道后果。”

判官冷冷地说道。

“怕你不成?”

周恕不屑地冷冷说道,“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磨磨唧唧的,有话就说,有屁快放,我可不是你这种闲人,我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去。”

软硬不吃,油盐不进。

判官一阵阵头疼,这周恕,为什么会这么难缠?

难怪杨治天那个家伙不敢现身,只会躲在暗中图谋一切。

实在是这个周恕抬难收拾了,一起被他逼得进退两难,到时候,丢人的不还是自己?

自己还是大意了啊。

“很好,我就跟你谈一谈!”

判 官心中骂了半晌,才缓缓地开口道。

“我想让你做的事情,便是集齐初代盘古的尸体。”

判官沉声说道,“至于做这一件事的报酬,只要你能找找齐初代盘古的尸体,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

“不用怀疑一个神圣的实力,你就算是要天上的星星,我也能给你摘下来。”

《仙木奇缘》

判官冷哼道,也不忘显示一下自己的实力。

“你想集齐初代盘古的尸体?”

周恕有些错愕地问道。

他没想到,这判官搞出来这么多事情,最后竟然会提出一个这么样的要求。

初代盘古的尸体?

也难怪判官之前会让他自己知晓了循环的秘密,如果不知道循环的秘密,那是确实是很难理解初代盘古的意思。

周恕看着判官,判官的表情不似作伪,他应该是真的不知道,初代盘古的尸体,已经永远不可能集齐了。

他的左臂,已经被周恕铸造成了一件珍珠衫。

最多,也就是只能集齐一个断臂的初代盘古。

那个画面,甚至让周恕想起了前世的神凋大侠,不禁有些乐出声来。

盘古变神凋大侠,这有点串戏了啊。

“你用什么来换?”

周恕似笑非笑地开口说道。

“你要什么?”

判官自信地说道。

“你确定让我自己开口?我怕我真的开口了,你拿不出来,到时候可就有些尴尬了。”

周恕毫不客气地说道。

判官脸色一黑,很想怒斥周恕,但是想想,周恕这个家伙不按常理出牌,还真不敢说他会要什么东西。

万一如他所说,自己真的拿不出来,那岂不是丢人了?

不能让他自己说!

判官沉吟着,缓缓地开口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遮天:开局铸就最强道基从我开始杀出武道长城大时代之巅峰人生人在吞噬星空,刚加入聊天群从超神开始:全都是我聊天群帅教官稳住别浪影视世界从匆匆那年开始都市极品医神诸天里的圣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