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罗睺计都、日、月、水、火、木、金、土合称九曜,震古烁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在没有拿起剑的时候,离尘子风度优雅从容,更像是一位不求闻达的智者,也像是一位已厌倦红尘隐退林下的名士。

但当他执握起长剑时,那股透体而出的强大剑气,令灭魔洞天内的所有活人都心生寒意。

天穹之中没有云彩,放眼望去,仿佛是浸透着无边无际的血红。人发杀机,血染苍穹。

张烈望着那道自西而来的剑光,仿佛是看到了一座高山。

一座如山如岳的剑山矗立在天边,透发出苍劲古老的力道,氤氲着无边淬利,直冲穹顶。其上所有山峦树木,一叶一草,无论曲折刚柔,悉数锐利如剑,锋芒刺目。其中通体还浸透了鲜血,如同一条条山泉蜿蜒流下,汇入下方血河之中。

剑是凶器,终究不免杀人染血,天下第一剑仙,更是从无数尸山血海中走出的豪雄。

魔虹东至,万劫无生。

为了克制离尘子的剑术,乾坤圣魔老人兼修十大无上魔功,因为那种极度集中完美控制的剑道杀力,是最为克制移星换斗神禁的,根本就无法挪移变化,乾坤魔祖想要取胜就只能废除此功。

而十大无上魔功当中,既有万化虚空归元剑术亦有化血神刀刀诀,只见漫天似刀似剑的利芒流转,它们如龙如蛇,如曲如直,肆意游走,利芒闪处,就连天空中纵横的雷霆闪电也相形失色。

了解剑术,破解剑术,东西方剑光利芒相撞,一时间简直就像是光暗大冲撞大爆炸一般。

轰鸣爆炸令整个天地为之失声,而后恐怖的冲撞波四面八方扩散开来,似乎将天都捅出了一个窟窿。

在这巨大的冲击之下,许多修为不够的修士甚至被冲击得漫天乱飞,下方的交战虽然依然在继续着,但是绝大多数人的心神都落在了这场旷世之战上。

到底是天下第一剑仙离尘子更强,还是乾坤圣魔老人魔功无敌?

这个疑问存在几千年了,而在今日似乎就快要有答桉了。

离尘子御使的是一柄式样普通的长剑,但却因为御使在他的手中,成为剑中之神,一挥之下,其后万千剑光景从。

乾坤圣魔老人御使的是一柄似刀似剑的怪刃,据说原本他的本命法宝是一件法旗,荧惑人心,更可接引周天星力增幅自身功力。

可惜,用法旗是斗不过离尘子的,乾坤圣魔老人也只能更换本命法宝,使自身可以施展出更加强大的杀力,借此对抗顶级剑修。

对于绝大多数修士来说,就算有心关注,神识也难以跟得上,看得是莫名其妙不说,更有甚者没过多久就出现恶心、呕吐、这些神识消耗过大导致的症状,然后就被在场的敌对修士所斩杀了。

渐渐的绝大多数正魔修士反应过来,修为差距太大太多了,就算强行关注领悟也没有意义,在眼下这种情况下还是该先顾着自己的性命才对。

但是对于在场一些元婴后期修士来说,哪怕仅仅只是能看到捕捉一鳞半爪,就可以获益无穷。

而张烈是其中眼力最好的那个,昊天法目叠加昊天镜让他可以相对清晰完整的观看完整场战斗。

“离尘子前辈的剑术,来源于天下九域七洲之地的剑术道统,但最可怕之处在于,他在练剑上一心一意专注虔诚……因能极于情故能极于剑,一生一世一心一意,这是我在他的剑术中所看到的,离尘子前辈的人生中定然有着极为精彩动人的故事,否则无法修炼出这样精彩的剑法。”

“反观乾坤圣魔祖师,一身万化无极十大魔功,诡秘凶勐,的确是当世魔道顶尖人物,但是比之离尘子前辈的绝世剑术,就略逊色二三分了,现在还看不出来差距,但是十二万招之后,恐怕就会出现差距了。”

张烈能够隐隐感应的出,在场其它元神修士当然也能,因此,正道修士的士气与攻杀越发凶勐,斩魔诛邪维护天地正道,证得天地功德。

但与此同时张烈向门下弟子传念,让他们隐隐后退,他自身所修的道法与乾坤魔祖同出一脉,如果自己所推想的是正确的话,那么如果乾坤魔祖已经修炼成移星换斗的后半部,他今日的无上魔威恐怕会威压天下。

张烈传念给张相神同时暗中命令五大真传弟子后退,所使用的手法极为隐秘,让他们退到攻击阵法的发力节点处,在这个节点,既可以是发力抢攻,也可以是及时后退,无论进退都是完全可以解释得通。

元神九层巅峰境界的修士,神念运转、法力运行、术诀变化,如是种种皆快迅绝伦,皆不是凡人甚至寻常元婴修士可以想象的。

离尘子与乾坤圣魔老人相斗数万余招,却是转瞬即止。

离尘子陡然撤剑而退,无数剑光在其周身盘旋游荡,仿佛是一道永恒无尽的剑气天河。

“你的手段,仅限于此了?”

张烈能够看得出内容,离尘子当然绝不可能感受不到,双方继续如此战斗下去,十万招之后,乾坤魔祖必败。

“天下第一剑仙,仅以剑术而论的确是天下无双的神技,这一战是我败了。”乾坤魔祖虽然这样言说,但是面上却浑无颓色。

这名临空虚立的老者穿着白色法袍,脚踏白袜芒鞋,腰嵴稍有句偻,脸色黧黑,饱有风霜,显得有些苍老,但是却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强大感觉,魔道当中没有一个人看到他,敢于直视!

因为面对魔祖你只能跪着,若无恩赐,敢于抬头直视者将万劫不复。乾坤魔祖另有另一个名号,称为万劫祖师,可见其手段的酷烈残忍。

“看来你还是有其它什么魔功绝学,但是我敢保证,下一招时,你必死无疑!”

离尘子的目中神光闪动,映着长剑寒芒。

杀剑一出,必杀必胜必死,这是天下第一剑仙的绝对自信。

轰隆!

四周的云浪爆开,离尘子的身形冲天飞出,裹挟着道道浪涛,如一条来自太古时代的洪荒蛮龙,冲杀而至。

剑光分化施展至某种极境,人影也是随之变幻,明明只有一人挥剑攻击,但在这一瞬间,剑势快到极致,竟如同数百成千上万个离尘子在同时出剑,从四面八方破空斩出。

凛冽的杀气,弥散开来。

唰!

万剑归一,顷刻之间,这一式剑招便如同垂天之云一般降临下来,剑光缥缈而灵动,已非凡俗之招。

只此一剑,堪为神技!已然是不属于凡尘世俗的上界杀招。

“这一剑的变化,就算是在上界也堪称剑道杀招了。我挡不住,破不掉,躲不开,果然是必死无疑。”

身穿白色法袍的老人抬起头来,而后其身躯在这剑光笼罩之下一寸寸的崩解破碎并飞灰。

乾坤圣魔老人,死。

下一刻时,离尘子仿佛从另一个空间世界落下,却是有些失望的收剑,一场绝世名局,必须要有两个实力相当的绝世棋手共同完成,余道人想要功德飞升,他离尘子可是想以自身剑力达到“修剑至极,裂天成仙”飞升的。

在古老典籍中有着记载,修士飞升上界,有两种形式,一个是虹化飞升,一个是肉身成仙!

虹化飞升,就是在飞升的过程中,通过接引仙光,重塑肉身。

肉身成仙,就是本体不需要怎么变化,通过仙光滋润强化,飞升成仙。

这两者,在飞升典籍之中的记录,那肉身成仙远远高于虹化飞升,因为那肉身成仙,乃是本体不变,到了仙界,潜力无尽,更加的适合修炼。

其实这也是很容易理解的,同等量接引仙光的情况下,前者需要将原身焚毁重塑灵躯,而后者则是在原本极高的基础上进行补缺,高下立判。

但是对弈两千多年的对手,乾坤圣魔老人就这样死了,离尘子虽然不甘,但是一身剑气也是只能回落,他总不能屠杀了在场所有人,以激发提升剑气。

但是也就在这个时候,外罩黑袍内里白衫的离尘子虚空而立,却骤然见到整个灭魔洞天的天穹之上,布满璀璨群星。

在这其中,有九颗星辰突然绽放出无尽的光芒,七颗强盛,两颗稍弱与此同时,站在群情激奋士气飙升的正道众修之间,张烈的身躯隐隐战栗,既是兴奋也是恐惧:

“南斗主生,北斗主死,添注寿算,子复何忧?这世上竟然真的有这种功法,这世上竟然真的有这种逆天改命,不可思议的功法!”

“罗睺,计都、日、月、水、火、木、金、土合称九曜,寄托性命,九曜星神,功法大成,不死不灭……”

虚空之上,离尘子的身后突然出现一道身影,他挥舞手中似刀似剑的怪刃,一击扫中在离尘子的身上。

剑火迸溅,离尘子的身形如同青烟一消散了。

但是那名白袍人仍是直立不动,他的神色不变,只是手中那柄似刀似剑的怪刃之上,却有一滴滴鲜血,自尖锋上缓缓滴落。

“这怎么可能?”

离尘子在另一侧现身而出,这个世界上出现过各种各类替死类的功法,但是从来都没出现过起死还生,甚至是肉身都碎没了虚空复活的道法,这实在是已经有些突破离尘子对道法认知了。

“嘿嘿,这是我所自创的移星换斗魔功,罗睺,计都、日、月、水、火、木、金、土九星合称九曜,寄托性命,所以要想杀死我,必须在十二个时辰之内,连续杀我九次,而且每一次都必须让我形神俱灭,我才会死亡!”

“离尘子,两千多年了,若是没有你的磨砺,若是没有你和余道人将万魔源气交给我,我也不可能修成这门功法,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的。”

起死回生一次之后,乾坤圣魔老人整个人都显得年轻了许多,从六十多岁的老者状态,变化为了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状态。

性命寄托之术,玄妙已极。

“圣祖神功,震烁古今,天下无敌!”

就在这个时候,就在乾坤圣魔老人突然于不可思议间复活,并且重伤离尘子剑仙,正道修士处于茫然的一刻,四面八方大地缝隙当中,突然又一次涌出大量的魔道修士。

他们口中高呼着赞诵乾坤圣魔老人的话语,同时狂热的向正道修士进行冲杀。

前赴后继,殒身不恤。

与此同时,一道接一道巨大的法力气柱冲天而起,极邪、极恶、极凶,共有七道。

这七人分别是拥有元婴后期顶峰法力,战力之强不逊色于寻常元神修士的魅魖四将。

以及乾坤魔祖座下修炼至少两门十大魔功的元神魔修左右金童与天罪古魔分身。

“你竟然成功分离出万魔源气,将之渡化给了自己的左右金童?”

离尘子一看下方的形势,顿时间就想到了这种形势唯一发展的可能性。

万魔源气一旦开始炼化,就是极难分离的,想不到乾坤魔祖竟然真的做到了前人从未有人做到过的事情。

“嘿嘿,老祖的神功威力,远超尔等的想象。”

万魔源气一旦炼入体内,基本上就无法再分离了,但是乾坤魔祖在修成移星换斗后半部道书之后,拥有了九曜寄命的能力,就算身死就算魂飞魄散,依然可以复活归来,这就给剥离万魔源气提供了可能。

同时,他之所以给离尘子交底,倒也并不是得意忘形,而是在威吓对手,如果九曜寄命修炼到完美境界,的确可以每天十二个时辰之内复生九次,几近不死不灭。

但是乾坤魔祖的九曜寄命以十大魔功为基础仅只是勉强练成,罗睺,计都、日、月、水、火、木、金、土九星中的木金两星他甚至没能成功点亮,就只有七次复生机会而已,而且每死一次,都要损及元气,并且需要极为漫长的时间重新修炼回来。

所以之前并不是自揭底牌,反而是虚张声势,影响正道修士一方的士气,为了今日这一战乾坤魔祖他同样也是已经布局千年了。

这一战,他不仅仅是要斩杀离尘子,脱离困魔洞天,更要魔染世界,建立独属于自己的魔域世界,称仙作祖逍遥万年后,再飞升上界,给这个世界留下不朽的魔道传说。

“啊!”

正道修士的这一边,离尘子陷入危局,余道人主持灭魔洞天防止群魔外逃,周家元神修士与宫家元神修士两人,隐于暗处,以作应变。

这一刻周家那名元神老祖,却被一三丈来高的金红色凶勐法相,一拳击出虚空当中,他周身燃火,疯狂遁逃想要逃走。

乾坤魔祖座下右金童,不是弟子而是魔仆,但也因此跟随乾坤魔祖更长的时间,身兼九转金身回阳功,神煞七杀功两门魔道大法,九转金身回阳功原本仅仅只是一门恢复能力极强的邪异魔功,但因为乾坤魔祖领悟移星换斗道书别有收获,因此赐予了右金童的九转金身回阳功一次复活能力,虽然要大损寿元,但是在魔祖的逼迫下,右金童也没有其它办法,这一出手直接施展同归于尽的法门,重创周家那名元神老祖。

并且他的目的明显不仅仅是重创而已,右金童同时兼修有十大魔功之一的神煞七杀功,若是能够杀掉周家那名元神老祖,他所损失的寿元就能极大的弥补补充回来,甚至增益功力。

而另一边,宫紫媛的长辈,宫家元神修士宫婆婆被突然现身而出的左金童抓住了一只手掌,双方之间法力真气氤氲扩散,常人难以干扰影响。

左金童修炼的是九转阴阳练气诀以及万化虚空真元法,前者修成之后,体内存在一股生生不息的阴阳法力,回气无限,后者修成之后,可以消融炼化他人法力于无形,左金童的道行甚至比右金童还要更高一些。

又是成功出手偷袭,宫婆婆能够支撑到现在还没有败,已经是法力深厚了。

乾坤魔祖的身外化身天罪古魔,化生出万劫魔躯,在后方堵住正道修士退路,看这形势,竟然是斩尽诛绝、一个不留的局面。

就在这个时候,天地之间响彻一声剑鸣。

“啊啊啊啊……”

伴随着乾坤圣魔老人一声极尽不甘的嘶吼,原本占尽上风的他,竟然又被离尘子斩杀一次。

天下第一剑仙,终究还是天下第一剑仙,只要尚且还未死,只要一息还未绝,哪怕形势危急,哪怕身负重伤,哪怕道消魔涨,哪怕此战再无胜算,我剑在手,依然敢问这世间谁是英雄!

离尘子身上的剑气在无限升起,他的斗志在无限增长,他信了乾坤圣魔老人关于九曜寄命魔法所说的话,但他就是要一人一剑,斩灭乾坤圣魔老人。

离尘子的剑气如虹,再一次提起了正道修士那几乎已经濒临崩溃的气势。

与此同时张烈出剑,剑锋直指被左金童压制的宫婆婆,双方终究是有着交情,另外如果对乾坤圣魔老人出手的话,完全进入战斗状态的离尘子,有不小的可能先一剑把自己噼了。

并且天罡道法移星换斗修炼到大成境界的乾坤圣魔老人也实在太过可怕,张烈所继承的绝学虽然远比其更多,但是在火候方面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略逊一筹。

“移星换斗,三十六天罡道法前三,果然是不负其名,果然是威力无穷,看来我对于斡旋造化的用心,还是远远不够。”

尽管已经领悟出,斡旋造化当中蕴含着无上丹道之法,修士潜心修炼它,几乎是没有成长的上限。但就算是如此,限于资质悟性不足,张烈对于它的用心程度还是不够,或者说,如果张烈把大量的时间都用在这部道书上,那他现在很可能远远没有这般的神通手段——道法本身再强,参悟不到领悟不出也是没有意义的,而斡旋造化对于修士悟性的要求,都快要逆天了,张烈更多的是想境界更高些时,再进行参悟。

宫姥姥与左金童两人之间手掌相对,彼此法力紧密纠缠,见张烈飞来,左金童不仅仅没有丝毫的在意担心,反而是在冷笑。

此时此刻宫姥姥的一身法力都已经被引出来了,双方法力紧密纠缠在一起,任何人一剑斩来,都要同时受到两人法力的汇合冲击,宫紫媛就是看出了这一点,因此才迟迟不能出剑,但若是始终不出剑,再过不了多久,宫姥姥的一身法力就会被万化虚空真元法全部化去,到那个时候左金童反掌就可以杀她。

“张烈,不要出剑!”

宫紫媛横身想要阻拦,然而张烈手诀指向,青色剑虹已然斩出,直入宫姥姥与左金童之间的气机交汇结点。

在其它元婴修士的眼中,双方气机纠缠已然是密不可分无法破开化解,可是在张烈的眼中,双方犹如火焰一般彼此交融的气机,终究还是存在着那不断变幻的一线空隙的。

随着昊天法目的洞彻一切,眼前这两个在张烈的眼中已经化成了一片无边无际的元气风暴漩涡,但在这法力风暴的核心深处,却有着丝丝缕缕的细线正在沉浮起伏,若隐若现。

一剑斩落,转、旋、跃、冲、落、飘、荡、浮、退、闪,剑光变化,每每皆在不可能间,寻隙而入,或者化为剑丝,或者化为光虹,或者化为渺渺一个青点,最终在那元气风暴的核心处骤化剑气。

只要针对弱点,即便再是坚若精钢的防御法宝也不过是土鸡瓦犬,更何况左金童也并没有七阶防御法宝护身,噗。

“啊!”

左金童直接就被这剑光卸了一臂,然而此人也是了得,轰然一声,竟然借助这断臂之时血光喷散之际施展血遁术,立刻倒飞出去。

元神修士的元神已经成长到接近真人大小,神宰于气,即便是断臂之失也不算什么,一气回转就可以重新长生出来,这是元婴境修士都无法拥有的能力。

可是张烈御剑,杀机弥烈。

那道青色剑光迅疾绝伦的飞速跟了上去,其上剑光明耀,竟然让左金童真的生出自己即刻就会死于此剑之下的感应。

“啊!”

他复又嘶吼一声,扬起仅存的左手臂,阴阳二气流转,一股浩瀚雄浑无比的法力被轰击出来。

左右金童获得万魔源气未久,还不及炼制七阶本命法宝,因此他并没有祭出自己的本命法宝,而是施展九转阴阳练气诀,希望可以渡过此劫。

张烈持诀于身前运转法力,那疾射而出的青色飞剑之上紫意呈现,轰然撞入左金童扬掌打出的磅礴法力当中,然而诡异的是,青蝶飞剑正面对撞如此强大的法力,本身竟然并没有被挡住亦或迟滞击飞,反而是那法力诡异消散青蝶飞剑的剑速骤然增加,锵然之间刺入了左金童的胸膛当中,钉入元神。

天道杀心之下,无人可逃,虽然左金童也有几个阴魔转生的容器,但是随着他被张烈的飞剑钉杀,那几个容器也是瞬间同死。

左金童愕然的看着刺入自己胸膛中的飞剑,然后不可置信的看着张烈,伸出一只手掌指向张烈,想要说出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最后的话语,可能是别的什么,但最为有可能的,却是告知乾坤魔祖,此人修炼了移星换斗神禁。

身上魔祖座下魔仆,别人不知道乾坤魔祖最核心的功法,左右金童却是不可能不知道的。

可惜青蝶飞剑之下生机灭绝,他再也说不出任何事了。

另一边,离尘子的大弟子黑衣剑仙剑一,提着右金童的首级似缓实疾的从远处走来。

他是离尘子与余道人的应变之力,但是就算是离尘子与余道人也没有想到,乾坤魔祖竟然能够创出移星换斗魔功这样恐怖诡绝的道法。

在下方战斗的过程中,天穹高空又暗了三暗,璀璨星空接连出现,每一次都代表着乾坤圣魔老人的死而复生。

看着自己面前,此时此刻被自己打得身负重伤,看似就只剩下一口气的离尘子,乾坤圣魔老人却反而有些犹豫了。

如果说离尘子是那种遇强越强,越是绝望,越能有超常的发挥与突破的剑修,那么作为魔修的乾坤圣魔老人则刚好相反,他可以用一万种方式可以完美碾压弱者,将弱者玩弄于掌,观赏弱者的绝望,但若是遇到严重威胁自己生命安全的敌人,他的十成实力能够发挥出七成就不错了。

此时此刻,自身已经被对方斩杀了五次了,自身的九曜寄命并没有修炼到大成,只能复生七次,最为依仗的左右金童皆是被杀,右金童还好,还有着阴魔转生,左金童却是形神俱灭,彻底死去了。

当时自身处于死亡状态,也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左金童是被何人,以何种道术杀死的。

此时此刻,离尘子周身尽数为血水所浸染,整个人好像是从血池里捞出来的,看上去就只剩下半口气了。但这厮在斩杀自己前面两次时,就已经是这个死样子了。

“剑修,可真的是恶心啊。”

就在乾坤圣魔老人犹豫之时,一道道剑气冲天飞起,为首之人当然是剑一,然后是周宫良,宫紫媛,余则晨等等离尘子真传弟子。

张烈不知出于怎样的考虑,也跟随着飞了上去。

倒不是一定要沾这个光,而是,张烈隐隐间觉得哪里不对,他非常重视自己的先天灵觉感应之能,因此也高飞而起,隐隐之间,发现围绕在离尘子周围,他的九大弟子当中有一人神色微微异常。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乾坤圣魔老人突然就厉喝言道:

“还不动手,更待何时?”

与此同时,他的双眼当中射出炽烈魔光,惑人心神。

剑一横剑挡在最前面,其它人也都是严阵以待,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离尘子九大弟子当中,有七弟子苍鱼铭,突然出剑竟然刺向了自己恩师离尘子的背后。

突然爆发法力,周身魔气滚滚竟然也有元婴九层境的修为了。

在场离尘子的所有弟子,包括离尘子自己,都是措手不及,完全没有想到身边之人的突然暗害。

然而,张烈此刻也跟随过来了。

对于苍鱼铭的突然出手,他并不是毫无防备,以弹指之力击偏对方的剑势走向,而后张烈一掌就将苍鱼铭击退了出去。

看似普通的一掌,却带着搬山填海之势,无可阻挡,张烈的法体之力也是元神境界的,仅仅只是元婴九层境的苍鱼铭受此一击,体内生机直接灭绝,大口大口吐血,连内脏都吐出来了。

他目光注视向乾坤圣魔老人伸出手掌,却一个字也没说出就很快死去了。

“哼,废物,浪费老祖那么多的心血。”

对于此人的死,乾坤圣魔老人丝毫没有什么怜惜之意,反而是出言讥讽离尘子不会教授徒弟。

然而在另一边,张烈略作检查之后,立诀起术,破开了苍鱼铭身上的幻术,却发现现出一张自己有些熟悉的面容:

“这是当年那个跟随在段天涯身边的女修,幽离?”

张烈心中闪过这个念头,然后对神色沉重的坤元山一众人道:“此人是魔功幻化的,真正的苍道友恐怕早就已经死去了,请各位节哀。”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卑鄙,七师弟都已经死了,你还要毁他的清誉!”

剑一闻言,那冷酷如冰山般面容上,也现出怒意,他再也按捺不住向面前的乾坤圣魔老人攻去,剑势当中,竟然有同归之意。

乾坤圣魔老人见此微微皱眉,白袍挥舞之间,整个人凭空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离尘子,你已经败了。今日就暂且留你性命好了,待我神功完全恢复之日,就是你的死期。”

噬影遁法,天地无影踪。修炼到最高明的境界后,哪怕天地间没有暗影,一样可以自如施展并且威力不减。

“昊天镜,现!”

乾坤圣魔老人此人是魔中之魔,从他口中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带着毒液,都是不可信的。

张烈在心中念咒施展道法,祭出昊天镜,金色光芒以此地为中心四面扩散,照得天地间无数幽影现出,但是的确已经没有乾坤圣魔老人的影子了,只是不知道是刚刚直接走了,还是在张烈祭出昊天镜后,方才真的选择遁走的。

是役,灭魔洞天内正魔决战。

乾坤圣魔老人以自创魔功移星换斗九曜寄命之能击败天下第一剑仙离尘子,玄功魔法,震古烁今。

被中洲十大上门之一的布衣神相宗评价为:万年不出,继往开来的魔道大宗师。

罗睺,计都、日、月、水、火、木、金、土九星合称九曜,虚空寄托性命,能在十二个时辰之内历九劫不死,如此绝世魔功,简直震撼了整个玄黄通玄界,甚至使无数修士拜入魔道以求得授大法真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我在诸天有角色浪迹诸天的帝者浪迹诸天的灵卡师浪迹在诸界逐道长青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写的自传不可能是悲剧红楼之挽天倾呢喃诗章模拟人生者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