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该是让他们知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酒楼人声喧哗,二楼稍清雅许多,路旁老树青枝伸来凋花栅栏微微摇曳。

“此处酒家的青花酿,在洛阳颇有名气,一壶难求。两位,正好赶上,来尝尝。”修行中人性子洒脱,少有拘谨,何况难得能碰上一两个同道,多是和睦相处,结交一番。若是认识的那就再好不过,喝上一壶二月春,席地而坐聊个七天八宿也属常事。

中年人给陈鸢、胖道人斟上酒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至于小道童则抓了把零嘴,让他在旁边吃。

“在下黄韶,九江人氏,修道三十载。”这人先报了名讳,“不知两位贵姓,仙乡何处?”

也不知此人是否真名,陈鸢既然打了用假名,自然就要假到底的,随即笑了笑,在老孙前面先开口说道:

“我乃常威,通山那边的,这位是我同伴,名叫李来福,我和他途中结识,便一起四处走走看看。”

又指了指旁边一粒一粒吃着的小道童,“铁蛋,李兄的小仆。”

那黄韶笑着点点头,朝胖道人拱了拱手,从对方穿着打扮,不难看出除去修道中人身份,凡尘家业也颇丰,不过这种人,在修道之途难有成就。

他便将目光放到眼前这位看似教书先生的男人身上:“这位常道友,你们云游洛阳,可是有别的去处?”

“这倒没有,我三人过来,不过是进城瞧瞧热闹,凑点人间烟火气。”陈鸢笑了笑:“难道黄道友可是好去处推荐?”

陈鸢话语随意洒脱,说完端起酒水与对面的黄韶敬了一下,又与身旁的胖道人碰了碰。那黄韶抿了一口,笑呵呵的放下酒杯。

“黄某在这洛阳也是刚来,也没什么好去处,就是啊,过来凑凑热闹,看样子两位道友还不知道?”他捻着须尖儿,瞅去两人说的神秘。

“知道什么?”胖道人适时也开口,露出颇有兴致的表情,加上他那富态的圆脸,给人一种:哪里有热闹,我要去瞧瞧的架势。

陈鸢也微微前倾,做出倾听的模样。

“看来两位是真不知晓。”黄韶抚过颔下胡须,看去栅栏外面热闹的集市,随手一挥,外面的喧闹、酒楼里的嘈杂还在持续,但陈鸢和胖道人感觉得出,此人已经施了隔音的法术,外面的客人难以听到他们间的谈话。

随手而为,是有些道行的。

“有些话,还是别让寻常人听了去。”黄韶收回手,大抵被陈鸢和胖道人期盼的眼神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便不再绕圈子。

“在下也是途中听一个同道好友说起,这次来洛阳的修道中人可不少,少说也有三四十人。”

修道者在这方天地有多少,陈鸢无法统计,但相比普通人那确实少得可怜,能出师云游四海,那更是少之又少,聚集三四十人,说明确实有大事发生。

难道跟我真君观有关?

旋即,点了点头,没有插话,安静的听对方继续说下去。

“此次云集而来,传闻是洛阳北麓山中,有一异宝,藏于一座庙观内,可惜那庙飘渺无定,每隔一段时日就会出现别处,让人难以锁定。”

听到这里,一旁的胖道人下意识的看向陈鸢,不过陈鸢脸上只是挂着微笑,好奇的问:“他们如何发现的?”

“他们?”黄韶笑道:“倒不如说是聚灵府的宗主告知众人的,传言那宗主修为高深已至元婴,但也破解不了那庙观的神秘,便将消息传开,想让大伙齐聚,一起施法,强行破解。”

陈鸢微微蹙眉。

聚灵府?

胖道人不是说没见着他们的人吗?这宗主又是谁?没从当年的虞飞鸿口中听过聚灵府有宗主这个称呼,难道时空改变,多了一个人出来?

他又为何执着破解真君观?

难道知道我的东西都在那里?

陈鸢想的比较深远,当时他只设置了四处变化位置的术法,可没有设置阻挡人出入的法阵,那眼下的法阵就只能是另外的设下,观那法阵模模湖湖的法力涌动,不会是天师府的青虚,还有承云门的刘长恭,这二人的法术,大多都是堂堂正正,磅礴大气。

‘不会是那聚灵府宗主故意设下的局?他布置了法阵,引众人来破,可为何啊?若是他自己设下的,根本不需要其他修道中人来掺和……’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这一点,陈鸢暂时想不通透。

胖道人此时打断了陈鸢的思绪,“黄道友,可知那聚灵府宗主是何许人?我与常道友孤陋寡闻,从未听过还有这么一个仙家门派。”

“哈哈!”

黄韶抚须笑起来,朝胖道人摆了摆手:“别说是你,就是我也不曾听闻,那宗主恐怕许多人都不曾听过他名讳,甚至相貌如何。不过这次他应该会出面,到时候两位不妨随我一起凑这个热闹。说实话……”

他降下声调,小声道:“没有结伴之人,一个人去,我还有些胆怯呢。”

见他说的如此坦然,倒是把陈鸢和孙正德引的发笑,修行中人,确实如此洒脱,也如此洒脱才算性情中人。

“黄道友不说,我俩都还没想到此处,如此多的修道者聚集,确实让人怯生,谁叫我等不是常年辟于洞府深居简出,就是游历山水。”

陈鸢自然是说笑的,哪黄韶之言是不是真的就不得而知,但有对方同路,过去看看那聚灵府的宗主到底要做何事。

若是虞飞鸿也在,那事情就好办了。

按时间算,青虚、飞鹤赶来,估计也是几日以后,趁这几日功夫,陈鸢寻了附近铁匠铺,打了一把长剑,用五行阵炼制一把法剑,当然比不得月胧、白龙,倒也可以用一用,顺道还买了写木凋,没事的时候就在客栈后院,一边凋刻龙凤,或一些看上去奇怪的木凋,一边与那黄韶探讨关于法术上的问题。

当然就算自己知晓的也装作虚心求教的模样,一来探听这世间的消息,看看能不能打听一些熟悉的人名。

二来,对重合后的时空,有没有更加厉害的法术出现。

到了第四日,青虚、飞鹤还没来,倒是那黄韶焚香,飘来一缕烟气,化为人形告诉他,众修道中人已经在城外聚集,让他和胖道人赶紧过来。

“东家,该是你表演的时候到了。”

打开房门,孙正德背负一柄重剑走了过来,在一旁站定。视野之中,陈鸢一身白袍,外罩青衫,腰间悬着鬼首铃,另一边法剑随着走出的脚步轻轻摇晃。

“是啊,不知道他们看到观里供奉的凋像当做何感想。”

陈鸢来到客栈外面,看着来往的街上行人,微笑着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LOL:五年替补,一战封神!LOL关键局先生LOL:迦娜女神的召唤师LOL:你也有过遗憾么四合院:我的穿越为啥这么陋最秦终末的绅士诸天从斗罗开始的黄金圣衣武侠:开局奖励满级神功斗罗:不差钱!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