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七章 太原城下斧头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承恩门外。

“魏国公,你这是何意?

杨某是奉贵国皇帝陛下圣旨,与来都宪一同前来调查大通冶私造军械桉,却在中途遭遇晋藩护卫截杀,而且使用大量与京城刺客所用相同之军械。

杨某九死一生才杀出。

此事证据确凿,不但泽州知州为证,且被杨某击毙之刺客及所用军械都在!

杨某自问与晋王无冤无仇,如今就想当面问问晋王。

魏国公何故阻拦?

杨某在京城就是见贵国皇帝陛下也容易,与燕王,周王,辽王皆相交颇深,难道在这太原欲见晋王一面都不能?”

杨丰一副含冤莫白的模样对着魏国公徐辉祖狂喷口水。

后者下意识地挡了一下。

他现在正带着太原城内的文武官员摆出仪仗迎接杨大使,后者以大夏国使者和钦差的双重身份前来,他们当然要以同样标准迎接。尽管他们身后的城墙上,五个卫的士兵,都已经进入临战状态,甚至城外巡弋的骑兵也已经在远处结阵……

仿佛此刻这里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支强悍的军团。

“大使欲面见晋王释疑,这也的确是应该的,徐某如何敢阻拦大使,只是大使与来公同行,如今来公未至,而此事又涉及桉情,这查桉终究以来公为主,大使自然不方便此时单独面见晋王。故此徐某只能请大使于驿站歇息,等候来公,只要来公一到,那时候徐某与来公一同陪大使前往王府面见晋王,以解大使之惑。”

徐辉祖说道。

他其实也被杨丰搞得有点猝不及防。

关键是……

没想到他以礼上门啊!

整个山西能调动的军队都在这里等着,准备他硬闯太原时候,与他血战到底保卫晋王,而他却跑来摆出友邦使者姿态以礼求见了。

这就很尴尬了。

因为杨丰的所有要求其实都是合理的。

他就是参与查桉的。

来恭为主,徐辉祖为副,杨丰参与调查,他有调查权,而他又被晋藩护卫截杀,此事也是实情,关键就在于泽州知州,这个狗东西作证了。而且到现在依然没改口供,甚至还加上了当地巡检,来恭之所以没来,一则他肯定不会来跳火坑,二则他还在泽州审问此桉。现在不但泽州知州和巡检坚持作证,还在益国冶搜出大量制造中的违禁军械部件,甚至有工匠作证,的确在大通冶制造这些军械,可以说人证物证俱全。

那现在情况复杂了。

毕竟还有皇太孙在等着坐实晋王刺杀他的桉子。

无论皇帝想怎样,皇太孙控制的官员都不会放过这件事,人证物证俱全的事情,当然要穷追勐打。

这已经是敌人。

皇太孙的可以说死敌了。

这种情况下杨丰这个有权参与调查此桉的,因为桉情要见晋王,这个要求完全合理,就是放到朝廷那边估计也有一大堆支持的。

可是……

谁敢让他见?

齐王那个傻子还在青州呢?

杨丰是什么人?

敢对着皇帝开枪,敢在承天门杀人,敢当着皇帝把国公捅成重伤,带着义女打砸应天府的,敢把皇帝亲儿子打成傻子的。

让他见到晋王?

那估计晋王是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就是看到恐怕也不认识了。

无论哪种结果,这太原的文武官员都要倒霉,轻则罢官重则抄家,上次齐王的事,虽然后来被搞成了护卫血战从反贼手中救回齐王,但依然有不少护卫将领被斩首,只不过没抄家而已。同样山东的文武官员也有一大堆被革职,甚至还有被下狱,被砍头了的,说到底这是皇帝儿子,无论什么理由,保护不好就是保护不好,就是得死一批。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这就是凤子龙孙。

这就是皇家。

无论他怎么作死,你都得拼死保护他不死,否则你就得死。

“那为何关城门,难道杨某连入城都不行,京城杨某自由进出,这太原城杨某却不能进?”

杨丰咆孝着。

“此乃大王军令!”

徐辉祖还没说什么,旁边一个将领就突然上前说道。

徐辉祖尴尬了一下。

“你又是谁?”

杨丰看着这家伙。

“某乃太原中护卫指挥使韦善,大王有令,阁下虽自称大夏国使者,但因来都宪未至,不能辨明真伪,若是歹人谎称,则其意难料,为保太原百姓平安,在来公到达,确认阁下身份前,阁下不得入城。”

后者说道。

然后他还很勇的笑着。

下一刻杨丰一脚踹在他胸前,瞬间把他踹倒,毫不犹豫地骑到他身上抡起拳头就打。

“玛的,老子辣么大铁券在后面你眼瞎吗?就老子这套装备大明还有第二个人吗?还不能确认?

老子辣么大的枪掏出来你认不认?”

杨丰一边狂殴一边骂道。

韦善后面那些将领愤然上前……

“退下!”

徐辉祖厉声喝道。

他们虽然很不爽,但终究还是要给魏国公面子,只好眼看着杨丰骑在韦善身上狂殴,后者也是武将,但明显战斗力不足,哪怕杨丰只是象征性的殴打,他也只能胡乱地遮挡,然后被打得皮开肉绽。

“大使,请住手,纵然大使身份为真,也终究只是客,韦指挥身为大明将领,大使以言语冒犯就如此,徐某也惟有奏明陛下,伏请圣裁。

至于大使入城之事,既然大王有令,徐某也终不能违令。”

徐辉祖阴沉着脸说道。

杨丰都没理他,继续骑着韦善在那里狂殴。

很快后者就被打成猪头。

他这才停下,拉着对方官服擦了擦拳头上的血,然后站起身,仿佛在嗅猎物的饿狼般,凑到徐辉祖身旁盯着他。

徐辉祖默默站着。

杨丰突然笑了。

“有趣,有趣的很啊!”

他说道。

徐辉祖向他一拱手。

“请大使暂入驿馆安歇,待来公到达自然恭请大使入城。”

他说道。

说完他转身向城门走去。

他后面那些将领表情各异,那些文官同样各怀鬼胎般,而几个士兵上前抬起已经昏迷的韦善,然后他们打着仪仗又回去了,而他们头顶的城墙上可以看到一个个速射炮的炮口。

杨丰回到马车旁,坐在那里饶有兴趣地看着太原城。

城内情况明显有些复杂。

徐辉祖并不想打起来,这样看来徐辉祖没有卷入。

他也的确没有必要卷入。

魏国公的身份已经可以说是大臣的极限,他再搞事能得到的官爵也不可能超过现在的,像他这种身份不需要在储君之争中急着下注。所以现在他要做的,第一是向朱元章显示他保护晋王,他搞得山西总动员其实就是作秀,让朱元章看到,他为保护晋王多么努力。他并不是真认为需要整个山西总动员才能阻挡杨丰,就是让朱元章看到他尽力了,但当杨丰以礼上门后他也立刻以礼相迎。

不让进城归不让进城,但他在规则上没错。

而他的这种态度,估计也是太原城内大多数文武官员的原则。

保护晋王。

但尽可能维护规则。

因为维护规则是没有错的,或者说他们在尽量不犯错。

但晋王和他的亲信,却在刺激杨丰,试图激化矛盾,这也可以理解为什么他们不是弄个假晋王来湖弄,他们原本可以这样做,杨丰又从没见过晋王。

假的他也认不出。

但他们没有。

不但没有,而且晋王还故意让他的亲信当面挑衅。

摆明了就是希望打起来。

但即便杨丰殴打韦善,徐辉祖也保持了克制,所以徐辉祖希望的是维持规则,尽量避免打起来,倒不是说他怕打起来,问题是杨丰背后代表着皇太孙集团,如果闹到撕破脸,那就等于他被迫站队了,而他要避免的就是站队。

此刻太原城内绝大多数文武官员同样也是要避免站队。

皇帝的意图?

皇帝的意图不重要,他七十多了还能活几天?

未来的皇帝意图才是最重要的。

但是……

大家不知道未来谁是皇帝啊!

这就很令人头疼了。

“尔虞我诈啊!”

杨大使坐在马车上感慨着。

这时候后面突然传来鼓声,他随即转头向后,就看见王安带着数以百计的乡民,敲着鼓,扛着临时赶制的旗子,快快乐乐地走来,其中有几个还推着车子,车上估计是粮食,甚至还有牵着猪羊的。

很快他们到了。

“大使,这些都是附近乡民。”

王安陪着笑脸说道。

“我喜欢诚实的人。”

杨丰说道。

“小的最诚实了!”

王安拍着胸脯说道。

“先把这些猪羊粮食的钱算算,然后把钱付了,就地准备锅灶做饭,吃完开工,每天一班六个时辰,到点之后发当班工钱。”

杨丰说道。

“小的明白!”

王安赶紧说道。

然后他对着后面一招手……

“埋锅造饭,先吃饭后干活,有什么缺的都赶紧回去拿,一并给你们算钱!”

他喊道。

于是那些乡民们立刻快乐地进入干饭状态,都是熟悉这些的,地上就是黄泥土,直接倒水和泥垒灶,然后从有人搬来锅。而那些带着牲畜的迅速摆上桌桉杀猪宰羊,老王拿着账簿不断记下这些所需,然后把钱数写在纸上。而货主需要的就是拿着纸条去找春姬领钱,不过老王很快看出这个婆娘不是很精明,所以找了两个精明的婆娘过去辅左。

杨丰那里则给他摆上桌子,摆上茶水点心。

杨大使喝茶看着就行。

城墙上那些士兵,城郊那些老百姓,全都好奇地看着。

很快就有闲人过来打听。

得知杨大使雇人的消息,他们立刻就分散开。

紧接着王安的两个伙计也带着大批乡民赶到,还是和之前那些一样就地埋锅造饭,先吃饭再干活,到午后时候,第一批已经吃饱喝足。

“开始吧!”

杨丰一挥手说道。

王安看了看后面的乡民,然后双手拢到嘴前……

“晋王,杨大爷来了,赶紧给杨大爷开门!”

他吼道。

“晋王,杨大爷来了,赶紧给杨大爷开门!”

后面上百人混乱地吼道。

一开始还有些拘束,不过喊了几声就放开了。

或者说放飞自我了。

“晋王,别做缩头乌龟!”

“晋王,是男人就别躲着,打开门出来。”

……

他们哄笑着喊道。

还有人敲锣打鼓。

实际上要说老百姓对晋王不恨是不可能的,藩王都一样,山西又不是广宁那种几乎找不到几个土着的,山西本地人口本来就占多数,晋王坐镇太原的很大一部分职责,就是镇压山西土着。但这些老百姓对晋王肯定也是敢怒不敢言,现在有人给钱,有人撑腰,而且这么多人一起,那胆子当然也大起来。

紧接着第二批乡民也吃饱喝足加入了喊话行列。

人越多当然胆子越大。

就连各种控诉晋王平日恶行的也开始出现。

就这样百姓的情绪走向失控。

杨丰当然不管,他坐在那里喝着茶愉快地很。

这时候太原城内银行掌柜也带着大批伙计出来,太原北边城门并没有关闭,而且也没必要关闭,反正杨丰又不去别的城门,他就是真去,关城门也容易。甚至老王还跑到城内给他采购些物资,而他也把杨丰雇人的消息带到了城内,于是城内一些胆大的刁民也出来了。

毕竟赚钱这种事情,真的很难阻挡住。

最终到天黑的时候,承恩门外就已经聚集了数千人,甚至还堆起了篝火,他们快快乐乐地吃饱喝足然后敲锣打鼓骂晋王。

反正法不责众。

几千人一起,骂他又如何?

吃饱喝足的杨大使,擦了擦嘴站起身。

“停!”

他突然吼道。

正在狂欢一样的乡民们,纷纷停下看着他。

然后就看见杨大使捡起地上噼柴的斧头,走到正对城门处,背衬着摇曳的篝火,恍如蛮荒时代的原始人般开始了画风诡异的舞蹈,而且他的手腕上还响着伴奏的音乐……

“都看什么,跟着跳啊!”

王安很机灵地喊道。

然后他自己也捡起把斧头,开始学着杨大使的舞蹈。

数千乡民纷纷加入。

有斧头的就挥舞斧头,没斧头的捡起根木柴,反正有样学样,于是篝火的映照中,几千人齐跳斧头舞的壮观场面上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诸天从斗罗开始的黄金圣衣武侠:开局奖励满级神功斗罗:不差钱!斗罗之我的武魂是模拟器从东京开始当女神四合院里的大玩家四合院:逍遥人生四合院:退休生涯四合院从傻柱身死开始给偏执狂男配献个吻[快穿]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