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刘玉凤引发的强烈后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得了易中海包票,自认为刘玉凤婚事万无一失的老刘,心中泛起了无限的愉悦之情,下班回家的半路上,心情大好的老刘,破天荒的买了一瓶二锅头,又买了半斤猪头肉,外加两个猪耳朵。

左手拎着二锅头,右手拎着猪肉,一步三晃的进了四合院,脸上自始至终就没缺少开心的笑意。

“老刘,瞧你这脸色,这是有好事呀。”

“托您吉言,真有好事。”

刘玉凤的婚事。

莫说老刘家的人在犯愁。

四合院的街坊们也在犯愁。

一听老刘这般说法,瞬间猜到了根上,也跟着乐和起来。

“玉凤的婚事有着落了?”

“有着落了。”

四个字。

立时起到了滔天骇浪的效果。

院内的人,一股脑的将老刘围在了中间,屋内来不及出来的人,第一时间将他们的脸贴在了玻璃上,随即支起了各自的耳朵。

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真的显灵了。

那位神人做出了这么勇于奉献的事情,将来一定得好好瞧瞧这位勇敢的迈出了娶刘玉凤关键一步的勐人兄。

看着眼前的这些人,老刘心思一动,虽然傻柱和刘玉凤的婚事还八字没一撇,可一想到易中海临走前对他做出的那些保证,心里自认为这件事十拿九稳,嘴上一时间没有了把门的锁头,把傻柱的名字给说了出来。

“也不是别人,就咱们轧钢厂那个做饭的傻柱。”

平澹无奇的词汇与老刘炫耀的口气截然相反。

就是要炫耀。

就是要高姿态。

四合院里面有适婚的小伙子,老刘托人说过媒,不要彩礼,不要三转一响,只要肯娶刘玉凤,老刘倒给多少多少东西。

等于是倒贴了。

即便这样。

刘玉凤依旧没有人肯娶。

院里很多人都在轧钢厂上班,他们听过傻柱的名头,听闻轧钢厂赫赫有名的神厨傻柱要迎娶刘玉凤,大张着嘴巴,发出了倒吸凉气的声音。

被吓到了。

傻柱与刘玉凤!

这怎么可能。

说句毫不夸张的话。

傻柱虽然不是轧钢厂的职工,可在轧钢厂内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单单依着傻柱的名声和厨艺,只要放话,多少轧钢厂的未婚小姑娘想要扑入傻柱的怀抱,变成傻柱的媳妇。

依仗就是厨艺。

嫁给傻柱,天天吃香的、喝辣的。

听说轧钢厂厂领导已经不满足让傻柱帮忙做招待餐了,开出了‘傻柱只要来轧钢厂上班,就让傻柱当食堂主任’的条件,被傻柱给无情的拒绝了。

很多人想不明白。

那么多好看的小姑娘不娶,非要娶个肉山一样的刘玉凤。

这是奔着献爱心去了嘛!

目光落在了刘玉凤的身上。

几日不见。

刘玉凤又胖了,之前还能勉强走出家门,现在得有人在后面推一把,刘玉凤才能从屋内挤出来。

吃货。

听说轧钢厂大厨傻柱要娶自己,刘玉凤急的火上房了,想跟她爹好好的聊聊,这是一方面原因。

另一方面因素,刘玉凤看到了老刘手中的猪头肉和猪耳朵,馋虫大起,急巴巴的向着屋外冲去,低估了自己的腰围和体重,在将出屋门的那一瞬间,身体被门槛给卡住了,进不去,出不来。

“妈,你倒是使点劲啊。”

刘玉凤的另一个缺点。

声音难听的厉害,破锣嗓子都比刘玉凤说话好听,睡觉打呼噜,前中后三个大院的街坊们都能听到。

成了大院的一大害虫。

适婚的小伙子就因为院内有刘玉凤在,没有姑娘乐意嫁,就算嫁进来,也的答应人家搬出去住这一建议。

傻柱娶刘玉凤,觉得有点不真实,心里却巴不得能促成这件事。

有些人源于这样的想法,朝着好不容易从屋内挤出来的刘玉凤恭喜了一声。

“刘姐,恭喜。”

刘玉凤没有搭理这些人,她注意力都在猪肉上面。迈着让地面都颤动的步伐,走到了刘父跟前,右手抓过了猪头肉,左手抢过了猪耳朵,将其当做敌人的消灭起来。

两只完整的猪耳朵。

六口吞吃了一个干净。

半斤猪头肉。

五口下了肚。

吃东西有点狼吞虎咽,他嘴里的东西还没有来得及往肚子里面吞咽,嘴巴这边便又把别的食物给塞巴了进来。

周围的那些人都恶心。

这吃相。

标准的饿死鬼投胎。

“爹,你说傻柱要娶我?”

“你是我闺女,我是你爹,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刘父看着眼前的姑娘,心道了一句,嫁给傻柱,也算了结了他的一桩心愿,“轧钢厂六级工易中海亲自保媒,你等着当新娘子吧。”

“他啥时候娶?”刘玉凤的嘴角,都有哈喇子流下,“我听说他做饭可香了,到时候天天让她给我做饭。”

“快了,易中海说就这几天。”

“刘师傅,你说易中海要给玉凤和傻柱保媒,这是啥时候的事情?”

“今天下午三点多。”

“刘师傅,咱轧钢厂里面有几个做饭好吃的傻柱?”

“做饭好的傻柱,就一个,他也是易中海保媒的那个傻柱。”

“刘师傅,我觉得你应该好好的跟易中海谈一下,今天上午我卖废品,遇到了傻柱,傻柱跟王媒婆在聊天,王媒婆说傻柱托她保媒的事情有眉目了,人家两人对了眼,相亲等于走的一下形式。”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石破天惊的效果出现了。

前一刻还在消化傻柱娶刘玉凤这一事情的街坊们,后一秒便被某人的话给彻底的吓傻了。

易中海下午给刘玉凤保媒,还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保证。

当事人傻柱上午找王媒婆,谈妥了相亲的事情。

合着这是闹了乌龙。

刘父的脸上在没有了得色,炫耀显摆的神情也消失不见,转而泛起了无限的愤怒,如果对方所言非虚,那么易中海就是在拿他老刘家当傻小子玩。

没有刚才这些七七八八的事情。

老刘不至于这么愤怒。

在丢人又能如何。

也就有限的几个人知道。

刚才的炫耀显摆,让整个大院所有人都知道了。

那会儿跳脱的有多么的欢快。

这会儿悲催的就有多么的抑郁。

一个大大的愁字在老刘额头上显示,腾的一声,抓起了一把菜刀。

刘玉凤一把抱住了自家老爹。

“爹,你可不能跟傻柱动粗,我还等嫁给傻柱后,让傻柱天天给我做饭哩。”

“我不是找傻柱,我找易中海。”老刘额头上青筋爆显,“我活噼了他。”

……

四合院。

傻柱下班回来。

他刚把自行车打在自家门口,锁自行车的空档。

隔壁屋内听着动静的易中海,忙披着衣服从屋内走出来。

迎向傻柱的一刹那间,慈祥在易中海脸上浮现,伪君子尽可能的在彰显着自己的老好人光辉。

他专门选择人多的时候出来跟傻柱说事,也不担心傻柱不答应,傻柱的反应包括说词借口,都被易中海给算计到位了,伪君子专门针对性的做出了安排。

唯一遗漏的地方,是傻柱相亲。

易中海不是没想过,他想过,认为傻柱不可能自己托媒婆给自己介绍对象,传出去名声不好听,会被人叫做猪八戒。

“柱子,下班了?”

傻柱瞅了瞅易中海,没说话,取下挂在自行车车把上面的菜篮子,想绕过易中海回家。

易中海不可能就这么让傻柱给走了,刘玉凤的事情怎么也得跟傻柱说一声,就算是通知,他也得亲口通知到位。

“柱子,你先别走,一大爷跟你说件事。”

见街坊们都把目光汇集到了自己身上,易中海微微扬了扬头,整个人高光了。

在易中海心中,自己与傻柱虽然老死不相往来,可自己还是以管事长辈的身份帮傻柱说了媒,这就是易中海大度的体现,便于易中海人设的设立。

“你也到了结婚的年龄,一大爷专门帮你说了一门亲事。”

三大妈、二大妈及几个龙套大妈,第一时间在脸上挤出了吃瓜的表情。

中午傻柱在胡同口遇到了专门来汇报情况的王媒婆,傻柱跟于莉的事情,四合院的几个大妈们无意中知道了。

虽然不确定傻柱相亲的那家姑娘姓甚名谁,却知道傻柱托媒婆相亲及媒婆完成了傻柱嘱托。

如此一来。

易中海的介绍对象便显得有点居心叵测。

人家都托媒婆相亲了,你易中海却又要给傻柱介绍对象,你丫的按了什么心,这是要把傻柱给送进去的节奏吗。

“轧钢厂老刘的闺女,名字叫做刘玉凤,今年十七岁,跟你真是绝配,一大爷的意思,你们先订婚,等明年在结婚。”

易中海后面说了什么。

傻柱没一点印象,他脑子一片空白,上一辈子的那些事情,一点不漏的存在了傻柱的脑海中,随着傻柱一起重生到了这一辈子。

刘玉凤是谁。

傻柱门清的厉害。

妥妥的易中海的工具人。

上一世。

在秦淮茹进厂工作四年后,傻柱觉得自己可以功成身退了,就跟易中海提了一嘴,说他想娶媳妇了。易中海拍着胸脯的朝着傻柱保证,保证给傻柱介绍一门让傻柱满意的亲事,介绍的对象就是刘玉凤。傻柱差点没被吓死,刘玉凤从此便多了一个猪八戒他二姐的绰号。

本以为重活一世,跟刘玉凤没有了瓜葛。

合着易中海念念不忘要把刘玉凤介绍给他当媳妇。

傻柱就想知道,这是易中海的主意,还是易中海那位狗头军师一大妈的策略,亦或者后院聋老太太的诡计。

亡我之心不死呀。

“一大爷,您说她叫刘玉凤。”

傻柱故意提高了嗓音,他脸上的表情要多么浮夸,就有多么的浮夸,这演技,都懒得掩饰了。

刘玉凤在轧钢厂也属于名人。

四合院的这些街坊们或多或少的听闻了一些刘玉凤的传闻,物资贵乏的年月,一个一米五高的丫头体重两百多斤。

骇人听闻。

听到易中海要给傻柱介绍刘玉凤,都傻眼了。

傻柱的日子。

整个胡同都是排第一的殷实人家。

院里、周边大院,有适龄女子的人家或者家有适龄女子的亲朋好友们,最近这段时间一直打听傻柱的情况。

一家有女百家求的场面在四合院内上演,只不过里面的女变成了傻柱的男。

好姑娘都上赶着求嫁傻柱,你易中海把一个猪一样的丑丫头说给傻柱是什么意思?

不是说丑丫头就不能嫁人。

而是这些人觉得易中海没按好心,就那个猪一样的大胖丫头,有什么资格嫁给傻柱,嫁给傻柱,也得是院里这些人家里的闺女或者他们家亲戚家的闺女。

“一大爷,您说的刘玉凤,是不是就是轧钢厂那个刘玉凤。”

问话的是闫阜贵。

闫阜贵也打上了傻柱的主意,闫解递跟傻柱差着年龄,但不代表闫阜贵不能在傻柱结婚这件事上面谋取利益。

闫阜贵他们学校新分来了一个比傻柱大三岁的女老师。

相貌周正。

身价清白。

女大三,抱金砖。

心里盘算着要当傻柱与女老师的红娘。

结果易中海给傻柱介绍了刘玉凤。

此举行为,等于动了四合院这些人的奶酪。

“要是那个刘玉凤,我觉得她不是傻柱的良配,那丫头我见过一次。”

“三大爷说的对,刘玉凤配不上傻柱。”

“个头一米五,体重二百五,顿饭二斤高粱米,睡觉呼噜震踏天,声音破锣嗓子吓人。”

易中海心中泛起了一丝不好的感觉,他突然意识到当着街坊们的面提及给傻柱保媒这件事,让自己变成了众失之的。

街坊们打着什么算盘。

道德天尊易中海岂能不知道。

无非利益。

木已成舟。

说出的话没法收回来。

他只能将主意打在傻柱的身上,只要傻柱同意娶刘玉凤,这些人眼红也没招。

“一大爷,街坊们的话您想必听到了,我的婚事,您还是别操心了,一方面是我得听街坊们的意见,另一方面是我已经有了对象,您呀,还是在别的方面下下心血,比如看谁没爹,您认个儿子。”

易中海难得的没有生气。

就算傻柱说他绝户。

伪君子却依旧做着傻柱的思想工作。

“柱子,丑妻家中宝,一大爷也是为了你好,女人再漂亮,她也不能当饭吃,娶媳妇,还是要娶个过日子的媳妇。”

“一大爷的意思,是我为了不想娶刘玉凤,我故意跟您撒谎。”傻柱把中午几个吃瓜大妈给拖下了水,“二大妈,三大妈,杨大妈他们这些人都可以作证。”

现在易中海是街坊们的敌人。

就算没看到傻柱与王媒婆热切交谈的画面,街坊们为了自家的利益,也会出言力挺傻柱,更何况他们亲眼目睹了这件事,越发言之凿凿起来。

“他一大爷,傻柱没说错,人家真有了对象,就那个王媒婆,当初秦淮茹生棒梗难产,问一大爷保大保小,一大爷说保小的那个王媒婆。”

易中海的脸。

刹那间绿了。

贾家母子的脸色,也跟着变了。

尤其贾张氏,阴沉着一张脸,就仿佛易中海欠了她多少钱似的,有些事情贾张氏并不知情,她就知道秦淮茹难产了,易中海要保小这事,不管是贾东旭,还是易中海,亦或者街坊们,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对贾张氏隐瞒。

贾东旭的媳妇难产。

易中海有什么资格让保小。

他算哪根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从东京开始当女神我与暴君相伴的日子四合院里的大玩家四合院:逍遥人生四合院:退休生涯给偏执狂男配献个吻[快穿]穿成小白花女主后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凡人修仙之仙界篇京剧猫之梦蝶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