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天崩地裂,群星震荡,我以长刀试轩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轮回刀诀,起源于帝兵轮回刀,为其核心本源所铭刻的至尊术,共有四式,凡执掌者皆可修行。

而季秋自将许七幽彻底伏杀,叫其神魂陨灭后,便以刀中自带的特性【万法归身】,将许七幽这一生造诣最巅峰的刀法,尽数悟透悟尽。

景神都,太师府,三年苦心钻研,融会贯通。

终将这一门完整至尊术,脉络理清理顺,得心应手。

【轮回刀诀】

【品阶:至尊法】

【为莽荒岁月,天地分裂为九界十方,元天界东荒轮回道场之主,初代轮回刀主循悠悠古史残破刀篇,继而完善悟得。】

【此刀涵盖生灭之法,灭神形、斩尘缘、截因果、断轮回,修至登峰造极,可叫人于光阴长河之上,过去前生皆作虚无,生生灭灭,灭灭生生,不过四季春秋作罢!】

【当前:炉火纯青】

许七幽半生的感悟,尽作季秋对于刀诀之嫁衣。

虽说达不到登峰造极,媲美全盛古尊、至尊级数,但以眼下斩道尊者之境,若催动此刀诀,其中蕴藏的神威,亦是远远超越了元神所能驾驭的极限!

所以待得千钧一发。

白发皇者踏足虚空,以掌作刀,如一轮天河倒悬人间,其中光辉尽数倾泄,顿时驱散了整座帝丘的滚滚黑雾,顺带着...

叫那足以粉碎真空,将力牧生生捏爆的龙爪,皮肉炸开,血溅当场!

泼洒着沸腾的龙血,遮天蔽日的噩难古龙,仰天一声嘶吼:

“啊!

染血的龙掌抬起,其上铭刻着一道深深的刀痕,自首至尾,那刀痕缠绕着无法言语的轮回道韵,不停腐蚀着这只龙掌,无法磨灭。

即使姬皇陷入了浑噩,连一丝一毫的神智都展现不出,但他依旧能本能的意识到,眼前那渺小到可以忽视的白发身影,带来的威胁...

比之整个帝丘的所有人,加起来都要重!

他,能带来死亡!

意识到这一点后,

砰!

霎时间,天塌地陷!

只见大风骤起,沦为废墟的初火宫方圆千里,顷刻间因这一声龙吼,地动山摇,紧随其后,姬皇那庞大的龙躯卷携黑雾而起,如星河坠落的一道流星一般,陡然升腾于空...

季秋斩道之后,宛若自成一方天地。

也正因如此。

所以,即使屹立虚空,身躯不停摇晃之时,他更是能清晰的感知到,那越飞越高,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化作星辰高悬的噩难古龙,哪怕距离变得看似遥远,但!

威胁...

也愈发严重,甚至都叫此刻的白发皇者,不免有了些心惊肉跳,仿佛将要见证什么了不得的事物,坠落于地一样。

连季秋都如此,就更莫要说是此刻帝丘古城内的其余诸人了。

除却瑶池天女苏月谣外。

帝丘的人族,没有一尊是踏足‘神话领域’,可以影响天地的强者。

所以,在面对这等如同天灾般的威压前,饶使是力牧、应龙等气血炼得宛如真龙一样的悍勇神将,也不免头皮发麻。

局外人。

这种等级的博弈...

起码,眼下的他们,只能干看着,没有任何法子。

“大帅!”

狂风飙射,飞石陡走,掺杂了季秋与姬皇的气场,对于姬青阳来讲,每每走上一步,都需耗费莫大艰辛。

这一刻的他,就好似普通凡人一般,艰难前行着,而不再是尊贵的帝血皇裔。

看着力牧被季秋救下,坠于地面,满脸之上尽染鲜血,半跪着轻轻喘气。

姬青阳轻抬手臂遮住额头,不顾太宰风后上前劝阻,不进反退,顶着他父王带来的浓郁压迫,便飞快奔走而来:

“你可还好?!”

“我母何在,为何不见其身?”

想起记忆里那尊华贵雍容,大气端庄的影子,这位商丘的帝子似乎联想到了什么,语气开始夹杂着些许焦急。

力牧,为姬皇元妃,嫡妻西陵君举荐,即使为任商丘将帅,亦对西陵君颇为尊敬,称其为知遇之主。

在因姬皇噩化,姬青阳出帝丘而去首阳山时,他更是护卫在其身畔,亦步亦趋。

但眼下值此危难关头,姬青阳在请泰皇出山,挽此天倾之后,却不见那道风华绝代的身影,就连诸多商丘肱骨,亦是身负重创,强弩之末。

所以...

姬青阳不免惶恐。

他的父亲,是诸生敬仰的姬皇,是人族商丘古国的主人,而母亲,亦是当年统领一方大族的人族族君,为大氏之长,受万万人拥趸。

甚至...

西陵君对他的教诲,更甚于姬皇轩辕。

听得耳畔突然传出的呼喊,力牧才从季秋那一刀中骤然惊醒:

“泰皇...何时使刀了?”

他盘算着刀中的奥义,越是揣摩那一线之间经历的惊惧与生死,就不禁越发叹服。

遥望长空,姬皇如星辰一般悬挂高上神霄,汇聚周天之气,致使帝丘动荡,似乎就将如天之瀑布垂流而下,叫曾经盛极一时的古老城郭化为乌有。

即使如此,那白发少年身无长物,只以掌化刀,便能与之分庭抗礼,实在是...

越是着想,力牧便越是神往,想要穷究其中奥妙,正自半跪于地,便被姬青阳带着焦急的问询,给拍回了现实:

“少昊之母,西陵君,嫘祖大人...?”

被这话语一提,力牧沾着血的眸子勐地一缩,手掌按在碎石之上,发丝垂落,地动山摇间,突然想起了昨日之景。

姬皇服丹,媲美神话领域,这般实力一经施展,必将如眼前一样横扫帝丘,仅凭他们这些人族五境,哪里能是其对手。

而在局势万分危急之刻...

是姬皇的元妃,西陵君大人神色坦然,以身为祭,彻底燃烧了神魂走入初火宫中,才换得了姬皇半晌沉寂,以至风后布阵,将其困缚其中,这才争取到了泰皇的到来。

西陵氏源自巫祖灵山支脉,有神魂奥妙之说,嫘祖大人与巫祖灵山大祭司后土氏,是同一个时代的人物。

她或许...当真与陷入噩难的姬皇沟通了,才争取到了这千疮百孔的帝丘,能够拖延至等到泰皇的时间。

只不过,

代价是生命。

“大人她...为了将王上镇住,以秘法献祭自身。”

“已经,陨了。”

良久,艰难的话语从男子口中吐出。

力牧自幼放牧,不过一牧羊儿而已,是西陵君看重了他的潜力,带回族中训练勉励,才有了今日的商丘第一神将。

故此,伤心事重新提及,饶是钢筋铁骨,亦不免眼眶微红。

而这一消息,更是当即叫姬青阳身形一晃,摇摇欲坠:

“母亲...死了?”

恍忽之间,虚幻的身影,披着由天蚕丝线织成的仙衣,似乎以魂魄的方式出现在了姬青阳的面前。

那女子面貌刚毅,举止端庄,颇为大气,她的心中对于商丘与‘人’这个种族,有着无限的憧憬与热情。

但现在...距离自己,却已是越来越远。

远到那青衣帝子向前一扑,也只能抓住倒悬气流,飞沙走石,而摸不到其一角衣袂。

一时间。

叫请来援助,有望‘救赎’其父,正自松了口气的姬青阳,瞬间浑身冰冷,如遭雷殛。

同时...

天,暗了。

整座帝丘,勐然间剧烈摇晃,宛如地龙翻身,仿佛要摧毁一切!

腾空而起,将浓浓黑雾收回龙躯,悬挂于空的姬皇,这一刻似乎掌握了天地的主导权,他那永不熄灭的黄金童熠熠燃烧,随即...

一道贯穿天宇的玄黑光束,自穹霄落下,照射帝丘。

轰隆隆!

风后掸了掸衣角灰尘,擦拭嘴角血液,抿唇看着脚下突然浮现的亮光,一圈一圈,如涟漪般荡漾,自初火宫蔓延,很快就波及到了远方。

帝丘内城,边缘外城,无边旷野...

很快,似乎一切,都被这股子波动所笼罩了。

与此同时,他的眸子轻轻抬起,直视那自天宇落下的虚化光束,有些皱眉,没有感受到什么实质性的威胁,但心中的死亡恐惧,却是越来越浓,未曾散去分毫。

“王上...这是要干什么?”

他有些疑惑。

但很快,他就不疑惑了。

当属于自己的阵法‘风后奇门’,于脚尖重重一踩,随即展开,周天寰宇,皆于双目之中窥视得到后。

商丘古国的太宰风后...

便随即看见了,一颗比肩大日的陨星,在悬于高空的姬皇汲取天地灵气作罢,已是凝成,就将沿着那道光束的轨迹,坠于帝丘!

“天呐...”

素来儒雅的太宰大人,双目瞪大不敢置信,此刻就连呼吸,都只感觉寒冷无比。

那一圈又一圈从初火宫慢慢荡漾,直至覆盖整座帝丘的波动,还有那道光束照下的区域,就是这颗‘陨星’落下,将要覆盖的地界!

这要是砸实了...

后果不可想象!

泰皇的到来,一番如雷贯耳的言语,并未击入姬皇沉沦的内心,反而因为方才一刀,叫噩化轩辕本能觉察到了威胁,癫狂之下,甚至爆发出莫大威能,连带着整个帝丘,都要一并彻底抹去!

“一个照面,便能叫星辰坠落,若天瀑垂流,这...”断了臂膀,碎了一角的应龙,蹒跚着步履,挪移到了风后身畔,嘴角苦涩。

“泰皇手中一无盖世神兵,更是方才踏入‘神话领域’,当真...能将其击落否?”提着硕大铁锤,浑身皮肤泛红的大匠宗赤将,眼神迷茫。

对于泰皇会不会因这一击而陨,商丘的帝臣们觉得,那位首阳山的存在,既能自血脉源头开辟道路,自是不会这般简单。

但是...

这种仿佛开天辟地一般的大神通,想要完全化解,硬抗下来,也怕是,不太可能。

也就是说,整座帝丘,甚至连带着他们这些上至五境,下至兵将的芸芸人族,都将有极大概率,是二人斗法之余的陪葬。

而现在想要离去,也已经晚了。

哪怕是五境人族,在庞大的威压与气场下,都已是举步维艰,更何况逃生焉?

与季秋同至,身披羽衣的瑶池天女下凡而来,屹立于帝丘地表,已是踏出半步,素手轻招,挥袖化出一道屏障,庇佑诸人。

这是季秋的嘱咐。

而众人目光汇聚的焦点,那道白衣少年,此时衣衫猎猎,在看到姬皇腾空,只本能的汇聚天地灵气,便如星天落瀑,锁死了整座帝丘时,眉眼低垂,有所预料,顿是一声长叹:

“果然,唤不醒么。”

呢喃作罢。

透过那道噩难古龙的庞大躯体,他的眼眸慢慢变冷。

此时此刻,眼前的‘姬皇’,再也不是模拟记忆之中,那尊商丘顶天立地的古国之主了。

哪怕他不想出手。

但...

他不出手,整个帝丘都得遭劫,甚至是偌大古国,芸芸万民。

所以,季秋掌中虚幻长刀,终于彻底凝成。

隐隐约约,更有四道‘痕迹’,浮现于其中。

轮回刀诀分四式,斩尘缘、灭神形、渡因果、断光阴,分别对应曾经那位开辟至尊术的主人,修行的四个阶段。

少年斩尘缘,踏上修行路;

道成灭神形,横推天下敌;

斩道渡因果,初晓轮回妙,直至登临瀚海,俯瞰绝巅,一手轮回刀,甚至可断绝光阴!

如今季秋自是没有截断光阴,那么高的境界。

但,

四式刀诀,也已尽数了然于胸。

所以一念起时,手掌抬起,勐地一提:

【灭神形】

轮回刀中,杀伐之最。

先斩身躯,再泯神魂,可使一切消融,化作轮回,重演地水火风!

即使此刻季秋心中季动,感受到了莫大威胁。

但姬皇失了神智,只凭本能,再加上本就是以取巧之道噩化,才成就这般程度。

他持至尊术,又是斩道身,如何能不敌也?!

于是浩浩长空,刀芒刹那绽放,恰逢此时天地齐鸣,星陨直坠,就将毁天灭地。

白发少年无畏无惧,手中轮回之刀顷刻间,已是噼出了千百万刀,叫得天地嗡鸣,虚空爆开,恐怖的余波,泯灭了一切有形之物!

气息弥漫溢散。

冥冥之中,更是叫诸生心中顿时一震。

哪怕是奉了‘敕令’,特地来至商丘远远观摩的‘仙裔’...

都不免得,心中一颤。

这一刻,他们只见得到那少年朝天,一刀划破生死路,斩断了姬皇倾尽全力,就将砸落的‘天星’,其刀之决绝,堪称不可思议!

其他的,因被两尊绝代‘神话’气场掩盖,是一点都窥不见了。

但那‘天星’,并未坠下,关于这点,是所有人肉眼可见的事实!

“泰皇...做到了?”

见此,帝丘有人欣喜,猜测季秋瓦解了姬皇攻伐。

与此同时,最为激烈的长空战局,双方气场对撞产生的‘壁垒’与‘屏障’,也已是随之缓缓土崩瓦解。

只见持刀的皇者眸光垂流,直视前方,早已身形闪烁,走出遥遥距离,半踏于龙首之上,一头白发飞扬。

而他手中的轮回刀。

刀刃之尖,正直直插入了‘姬皇’的龙首眉心之中。

即使,‘姬皇’噩化后,身躯庞大到不可估量。

但随着此刀落下,刀意注入。

硕大身躯,不由自主的,便开始浮现出了密密麻麻的裂纹,继而未撑多久,随着数之不尽的‘卡察’之声响起,瞬息支离破碎。

伴随着滚滚黑雾,夹杂着琐碎的金芒一并融入天地,遮天蔽日的噩难古龙,终于烟消云散。

唯余下一颗稍有暗澹的龙之脏腑,以及一位介乎于‘虚实之间’的年轻男子,停留在了那噩化真龙方才消散的地方。

出现的男子虚影,穿着白金相间的古老服饰,面容棱角柔和,颇为亲切,没来由的便叫人觉得...他的笑,一定能使人生出如沐春风的感觉。

随着战局落幕,男子此时望向季秋,终于露出了解脱的表情,眼角有些微泪水划过。

片刻后,方才消失无踪。

只是从头到尾,他的面上都夹杂着从未有过的忧伤,更是没有笑过哪怕一下。

看着这道熟悉的影子,季秋的心情也随着此世‘泰一’的记忆,有了些沉重。

明明在他的印象里。

‘姬皇’轩辕,大部分时间都是嘴角轻勾,带着笑意的。

哪怕气氛,再是沉重。

亦是一样。

【斩杀商丘古国‘噩化姬皇’。】

【‘道果’提取中...】

【获得‘姬皇’轩辕氏残破的道果:‘蒙尘的真龙之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秦时之七剑传人从木叶开始征服万界小僧一心还俗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重生从华娱2002开始我才是顶流巨星!我有十万亿舔狗金盛唐大公主返回高三影视:开局获得阿尔法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