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三章 公正在刀锋之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虚无的空间之中,渊身上散发出的金色神光,如同太阳一般明亮耀眼,而那条漆黑的深渊,则是无声无息的闭合了,似乎黑渊之神已经离开了。

徐瑾一直在注意着那条漆黑的深渊,见到那条漆黑的深渊闭合之后,他的心中并没有放松警惕,因为他无法确定,对方是不是真的离开了,而且也没有办法确定,当渊再次落入下方的时候,对方会不会又突然出现。

战斗进行到这里,局势开始变的对徐瑾不利,凭借着万仙阵,徐瑾好不容易占据了上风,掌控住了战斗的节奏,可是现在,他所占据的优势都已经没有了,渊脱离了他的战斗节奏之后,徐瑾很难再继续压制对方,而且有黑渊之神在暗,徐瑾还需要对对方有所防备。

金色的神光在虚空之中扩散开,一道道契约链条,在金色神光的范围之中出现,这些契约链条的目标,这一次并不是在徐瑾的身上,而是在组成万仙阵的那些道兵身上。

渊现在很清楚,自己很难奈何得了徐瑾,但是把攻击目标放到那些道兵的身上,事情就简单多了,而且解决了那些道兵,也能够极大的削弱徐瑾的力量,如果完全失去麾下道兵的帮助,徐瑾其实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面对渊的攻击,徐瑾反应非常的迅速,随着一道血色的光芒扩散开,他麾下的那些道兵,就全部被他收回到了补天兵戈令的小空间内。

那一条条金色的契约链条失去了攻击的目标,顿时就把目标落到了徐瑾的身上,而在徐瑾的背后,一只巨大朱厌的虚影出现,也挥舞着血色的长刀,斩向了那些金色的契约锁链。

血色的长刀与金色的锁链碰撞,看似只是简简单单的交锋,但实际上,却是徐瑾的兵戈概念和渊的道韵的交锋。

在这样的交锋之中,当然是渊占据上风,那金色的锁链尽管有一些被斩断了,但是更多的金色锁链,却缠绕在了巨大朱厌的身上,化作了无数的束缚,压制着那巨大朱厌的力量。

徐瑾全力调动着麾下道兵的力量,试图去挣脱这种契约锁链的束缚,可他的努力,收效却并不是很大,因为渊的攻击,似乎是无穷无尽的,那些金色的契约锁链,正在源源不断的缠绕过来。

除了这些金色的契约锁链之外,这片虚无的空间内,金色的神光还凝聚成了一面面金色的镜子,出现在徐瑾周围的四面八方。

那一面面金色的镜子之中,清楚地映出了徐瑾和那巨大朱厌的身影,然后一面面金色的镜子破碎,镜子之中所映出的景象,全都化为了现实,一同向着徐瑾攻击而去。

被如此多的自己攻击,徐瑾一时之间根本难以招架,随着一片金色的光芒炸开,徐瑾和那巨大朱厌同时被金光淹没。

看到这一幕的渊,眼中却亮起了两团金光,接着他双手合十,身上的气息勐然间暴涨,背后再次浮现出了金色的光轮,而且金色光轮的体积迅速的膨胀,好像变成了无穷大小。

而随着金色光轮的膨胀,这片虚无的空间之中,也亮起了两团金光,就仿佛是一双睁开的金色眼睛,以一种俯视的视角,紧紧的盯着徐瑾。

此刻的徐瑾,形体刚刚破碎,正在快速的修复之中,被这双金色的眼睛盯着,徐瑾感觉自身的根源力量,在这一瞬间被锁定住了。

随着虚无的空间中的无穷大的光轮旋转,徐瑾自身的根源力量,开始被一点点的消磨,一种极致的痛苦之感,仿佛透入到了徐瑾的灵魂深处。

战斗的局势逆转,此刻变成了徐瑾被压制,然后被一点点的消磨根源力量。

那金色的光轮旋转的过程中,徐瑾自身的根源力量正在不断的被消磨着,同时他也在拼尽全力,催动着补天兵戈令的力量,不断的修复着自身的根源力量,抵抗渊的手段,但是补天兵戈令的恢复速度,终究是比不上渊消磨的速度的,这样下去,徐瑾迟早会被将根源彻底的消磨干净。

好在徐瑾和渊情况是有些不同的,即便自身已经被压制了,可徐瑾却依然有着脱身的办法,一道血色的光芒,勐然间从徐瑾的身上喷射而出,这股强大的力量,破开了渊身前的层层防护,最终触及到了渊的身上。

徐瑾借着这个机会,瞬间挣脱了身上的束缚,然后形体重新凝聚,手中的锋戮刀快速的挥舞着,随着刀锋掠过,一根根契约锁链被斩断。

这道血色的光芒,当然就是来自于万仙阵的力量,渊能够借助黑渊之神的力量脱困,而徐瑾也能够借着麾下道兵的力量,让自己摆脱陷入到对方攻击节奏中的危险局面。

不过挣脱出来的徐瑾,这个时候也并不安全,因为渊的手段还没有结束。

只见虚无的空间之中,一根根契约锁链疯狂的挥舞着,似乎是抓到了什么东西,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抓到,而刚刚挣脱出来的徐瑾,却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躯再次被拉紧了,然而对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徐瑾却完全没有发现。

一道金色的神光射来,徐瑾想要举刀抵挡,可是手臂刚刚抬起,就受到一股力量的反向拉扯,没来得及斩向那道金色的神光,反而被那道金色的神光贯穿了胸口。

而贯穿了徐瑾胸口的金色神光并没有消散,反倒是光芒扩散着,形成了一个四四方方的金色发光体,将徐瑾笼罩在了其中,属于渊的玄妙道韵充斥在其中,继续消磨着徐瑾的根源力量。

然后,在徐瑾继续通过补天兵戈令的力量修复自身根源的时候,那金色的发光体突然爆开,破碎之后的金色发光体,将徐瑾的形体轰的粉碎,也再一次重创了徐瑾的根源力量。

可在这层金色发光体破碎的同时,原本金色发光体的外围,已经又形成了一层四四方方的金色发光体,如同是一个新的囚笼一般,将徐瑾笼罩在了其中,其中所充斥的玄妙道韵,还在继续消磨着徐瑾的根源力量,然后金色的发光体破碎,又重复了和刚才相同的过程,再次重创徐瑾。

一层层的金色发光体不断的破碎,而在破碎之前,又有新的金色发光体形成,宛如是无尽的囚牢一般,无穷无尽。

在这样的攻击之中,徐瑾不断的遭受着重创,而在接连承受了几次攻击之后,徐瑾就当机立断的躲进了补天兵戈令的小空间之中,否则他根本没有办法摆脱这样的攻击,即便是依靠万仙阵的力量,强行突破了束缚,可等待他的,无非是新一层的束缚罢了,此刻只有暂避锋芒,才能获得暂时的喘息之机。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也幸好徐瑾有能力暂避一时的锋芒,而且在暂避锋芒之后,他也有反击的能力。

那虚无的空间之中,一层层的金色发光体,还在不断的破碎炸裂上,攻击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可突然之间,一道凌厉的血色刀芒,带着一股无匹的锋锐之意,硬生生的切开了金色的发光体,打断了这源源不断的攻击,一刀斩向了渊的位置,将渊的身躯切成两半。

被切成两半的渊,身上还附着着血色的火焰,在火焰的燃烧之中,也在削弱着渊的根源,只不过眨眼之间的功夫,那血色的火焰就被抖落到了一旁,渊的身影,也重新出现在了虚无的空间之中。

而在他出现的瞬间,周围的环境却是一变,浓郁的铁血煞气,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笼罩在了渊的周围,渊限制在了这片区域之中。

发现这种情况的渊,心中立刻生出一丝不妙之感,他身上金色的神光暴起,瞬间排开了周围的铁血煞气,然而在他排开了这些铁血煞气之后,却发现周围的环境,已经不是在那虚无的空间中了,他入眼所看到的一切,又变成刚才在万仙阵之中的景物。

“遭了!”

看着熟悉的阵中环境,渊哪里不知道,自己又落入到了徐瑾的阵法之中,而这阵法的厉害,他刚才才体验过,那是能够压制自己的力量。

而且此时渊还感觉到,现在他仿佛置身在另外一片天地,整个天地的环境,就宛如是徐瑾的神域一般,对自己的力量有一定的压制,此消彼长之下,恐怕自己又难免被徐瑾再次压制。

不等他继续思考,随着阵法的运转,凶勐的攻击已经如潮水般而至,几乎将渊整个人都淹没其中,即便渊拼尽全力的抵抗,可依然只有招架之力,并且慢慢的又被压制了。

渊现在所在的地方,当然就是补天兵戈令的小空间内,想要再次压制住渊,只有动用补天兵戈令这件宝物,而且对方不在这片虚无的空间内,徐瑾也就不用担心黑渊之神再次出手,让自己又一次错过了灭杀渊的机会。

不得不说,徐瑾这样的考虑是很稳妥的,在他又一次压制了渊之后,就见原本虚无的空间内,那刚刚已经合拢的黑渊,又一次出现在了这片虚无的空间内,同时刚才的那道声音,也又一次响了起来。

“兵戈之神,渊肩负着修复世界外壁的重任,他不应该死在你的手里,将他放出来吧!”

这道声音说着,徐瑾就感觉有一种玄之又玄的道韵,落到了自己的身上,似乎是在自己身上搜寻着渊的踪影。

“黑渊之神,凡事可一不可二,刚才你已经出手过一次了,现在你还要出手第二次吗?”

面对着黑渊之神再次出现,徐瑾毫不畏惧的开口质问道,同时手中的锋戮刀举起,随时准备好了和对方战斗。

“我说了,渊有自己的重任,他不应该死在你的手上,今日之战,如果你不进攻神庭的话,渊根本就不会出现,现在,将渊放出来吧!”

“既然尊神执意插手我和渊的战斗,那么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尽管我不是尊神的对手,可是阻道之恩怨,也由不得我后退半步,公平,只能在刀锋之下自己争取,我愿用我手中刀锋,为自己取一个公平!”

徐瑾手中锋戮刀之上,血色的光芒似乎变得更加明亮了,身上的那种战意无比的强烈,似乎对于黑渊之神,真的没有丝毫的畏惧。

而黑渊之神似乎也被徐瑾的话触怒了,那漆黑的深渊之中,扩散出了一股无形的玄妙道韵,向着徐瑾攻击而去,可这道攻击还没有到徐瑾的面前,突然之间就被另外一股玄妙的道韵给拦住了。

这片虚无的空间之中,突然间出现了一条静静流淌的冥河,那在那漆黑的河水之中,冥河之神的身影跨了出来,拦住黑渊之神攻击的,正是突然出现了冥河之神。

此刻对方站在冥河之上,望着那漆黑的深渊,语气清冷而又不容置疑的说道。

“我说了,给他们公平一战的机会,黑渊之神,你已经出过一次手了,如果想再次动手,那不如就先和我打一场!”

看着突然出现,并且明显在维护自己的冥河之神,徐瑾眼中闪过一抹错愕之色,紧接着就恢复如初了,然后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果然是没有看错冥河之神,自己帮助了对方,对方也在自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手了,帮自己拦住了黑渊之神,甚至可能还有其他证道层次的神明,也一同被对方拦住了,所以自己才有和渊一战的机会。

而对方之所以没有说明原因,可能就是因为世界外壁的关系,不将此事告诉自己,自己才能放开手脚,和渊展开生死一战。

“多谢了!”

徐瑾开口轻声道了一声谢。

而听到他的话,冥河之神回过头来,看了徐瑾一眼,还是如同以前那样,面无表情的回复道。

“不用谢我,你帮过我,所以这次我还你一次,能否证道,最终还要看你自己,而且你就只有这么一次机会!”

说完之后,那条漆黑的冥河就在她的控制下,卷入到了那漆黑的深渊之中,直接和黑渊之神动起了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开局继承老天师修为重生之都市仙帝穿书反派的我只想杀青,女主人设崩坏了麻衣相师麻衣龙婿康熙嫔妃传骗了康熙穿越大清之冰凝雪韵三国:造反被曹操窃听了心声大清四福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