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坍塌的墓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随着翁同与童怀军视线的转移。

现场其余人的目光,也迅速投放到了一旁的张子昂的身上。

随后姜成谷沉吟片刻,对张子昂问道:

“张院士,不知您对永陵的挖掘方案有什么建议吗?”

“......”

张子昂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换成了比较柔和的苦笑:

“姜处长,你这办公厅来的大人物怎么也这么甲方啊......”

“我这会儿连重力梯度仪的报告都还没摸过呢,在不了解地宫具体结构的情况下,我怎么可能拿得出来具体的建议嘛。”

说着。

张子昂便叹了口气。

姜成谷:

“.......”

是哦。

张子昂这话听起来好像......

挺有道理的?

一旁刚捡回假发的马工程师见状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深有同感的怜悯。

计算机和土木工程,这俩难兄难弟算是最常遇见奇葩甲方的行业了。

人家玩SLG游戏的都知道修建筑要时间呢,那些甲方却老想着今天立项,明天就能见到实物——还是明晚就能上线的那种。

过了一会儿。

张子昂看了眼徐云手上的报告,思索片刻,对姜成谷说道:

“姜处长,要不你看这样如何。”

“小徐博士先协助我把重力梯度仪的测量数据导入到我们的系统里,咱们现场就地分析讨论,看看能不能得出一个初步的方案。”

“反正那两辆遥感测绘车随意一辆都具备充作指挥车的能力——这是它们在野外的预设职能之一。”

“另外咱们要是在讨论过程中遇到什么问题,还能让重力梯度仪再飞上天实时检查一趟,省时也省力。”

姜成谷沉吟片刻,很快点了点头:

“没问题。”

张子昂的施工测量小组今天全员满勤,设备方面也准备的很充足,确实具备现场分析的能力。

同时别看十三陵位置上似乎比较偏远,周围山多林密,但毕竟是燕京近郊,信号传输方面完全不用担心。

所以真遇到一些难以解决的问题,还可以远程呼叫设计院那边的支援。

更关键的是。

与车队出发的凌晨时分不同。

此时的时间已经临近了中午,恰好是燕京的高峰节点。

加之周末的燕京车辆不限号,堵车程度更是工作日的几倍——刚才姜成谷抽空瞥了眼手机,发现今天的交通指数tmd已经8.3了。

姜成谷估摸着现在收队的话,回局里大概能吃上晚饭吧......

因此与其浪费时间在堵车上,不如就地搞个方案讨论。

虽然现场的大部分人不是土木老哥。

但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保不齐就能想出什么有用的意见呢?

于是在姜成谷的授意下。

徐云很快协助张子昂将数据导入了工程院的一个系统中。

同时现场的一辆遥感车也被拓展开来,充当起了指挥车的作用。

十分钟后。

数据导入完毕。

与此同时。

一块显像板也被放到了空地上——虽然显像板被卫星拍到泄密的概率很低很低,但张子昂等人还是给它加上了一块防窥光栅。

这种防窥光栅可不同于市场上良莠不齐的防窥膜,属于真正的防窥设备:

它只允许正面和右边的光线通过,也就是只有站在显像板正面和右边的人才能看到图像,其他任何角度看上去都是一片漆黑。

又过了一会儿。

张子昂从遥感车走下,拿着一叠文件来到了显像板右边,对众人说道:

“诸位,如你们所见,重力梯度仪的探测结果已经导入完毕了,现在我先来和大家介绍一下永陵的基础信息吧。”

众人连忙做侧耳倾听状态。

随后张子昂深吸一口气,伸手在显像板上的俯视图区域画了一圈:

“首先经过我们的详细测量,永陵地表的宝城准确宽度为237.5米,比记载中的81丈略短一些,应该是风化、洪涝导致的破损。”

“不过宝城的地基依旧非常牢固,夯土地基面积高达4万平方米,也就是大致200x200的规格,深入底层的砂石平均厚度为2.31米。”

“夯土地基下方则有着1米左右的硬质基槽,以及大量的天然砾石。”

听闻此言。

姜成谷、翁同以及童怀军三位考古方面的官员与专家,下意识便齐齐点了点头。

众所周知。

作为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

华夏的建筑历史受中华文化影响,可谓同样纵贯古今,流播域外。

几乎每个建筑的每个环节,都有大量复杂的规矩与流程。

比如说房梁。

比如说檐柱。

又比如说.....

地基。

华夏古代建筑的地基之复杂,甚至能专门开出一门课程用以讲学。

比如家宅的地基叫做宅基,其中涉及到永陵这种建筑的地基,则叫做‘台基’。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台基的四面一般全部为砖石砌筑,里面大多填土,表面也铺满砖石,坚固结实,形体大多比较方正。

越是等级高的建筑,台基也越为显着、高大。

当然了。

有些小门小户也喜欢使用台基。

不过普通家庭的台基大多是用泥土所制,用以扩充门楣,也就是所谓的当地声望值+10。

所以这种泥台上的楣木呢,也被称之为基泥台楣。

像永陵这类的皇陵地基则要正式很多,具体的基地如何修筑都是有专门的要求的。

比如说宋代编纂有《营造法式》,清代编纂有《工程做法则例》,其中都很详细的介绍了皇陵的台基构造。

一般情况下。

皇陵的台基会设有一级一级的不规则阶石。称为“踏跺”。

“踏跺”的下方则是夯筑基础。

这类基础的选材一般是粘性或砂性土,夯筑基础与“踏跺”组成了所谓的砌筑结构。

砌筑结构的再下方,便是天然石基础。

也就是使用自然岩石作为基槽扩充建筑的承载效果,技术力上相对要高出很多,同时也是台基最关键的位置。

眼下从永陵的构造上来看。

永陵的这部分设计倒是比较完整的沿袭了明朝的祖制,没有惨遭嘉靖的‘毒手’。

随后翁同想了想,轻轻“欸”了一声,对张子昂道:

“老张,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当初洗砚池晋墓的台基结构,似乎也是这种分布吧?”

张子昂点了点头:

“没错。”

或许是考虑到现场还有几位外行人的缘故。

张子昂在回答完翁同的问题后,又对潘院士与徐云等人介绍道:

“潘院士,老翁所说的洗砚池晋墓,是指LY洗砚池街王羲之故居地下发现的两座晋代大墓。”

“其中二号墓史上曾被盗掘,出土文物较少。”

“不过一号墓保存完整,2003年的时候出土随葬品250多件,其中有七件国家一级文物。”

“王羲之?”

听张子昂这么一说,徐云眉头一掀,带着些许不确定问道:

“张院士,你说的这个墓穴,就是那个墓主人高度疑似司马觐的晋墓吗?”

张子昂微微一笑,肯定道:

“对,就是那座墓。”

徐云这才心下了然。

虽然他不是历史方面的专家,但记忆力还是不错的。

16年那会儿有关洗砚池晋墓墓主人的检测结果曾经上过热搜,还引发过一次关于所谓华夏‘正统’的争论。

所以这事儿徐云倒是确实有点印象。

整件事的前因后果是这样的:

当时考古队在两座洗砚池晋墓中一共发现了五具尸体,其中一号墓的三位墓主人均为未成年人,二号墓则有着一男一女两具骸骨。

其中男性成年人的检测结果,公布在了2016年的考古报告《LY洗砚池晋墓》中:

此人可能是琅琊武王司马伷的长子司马觐,经过DNA检测,染色体属于C3南支-F3880+ F948+。

所以当时有关父系染色体的事儿还闹上过热搜,一群人吵得不可开交。

比如说姬周贵族的y染色体单倍群N北支,殷商是C系南支等等......

而就在徐云回忆这件事的时候,潘院士考虑的显然要更实际一些,只见他对张子昂问道:

“既然如此.....张院士,这是不是代表着永陵地基的挖掘工作其实是有桉例可以参考的?”

“洗砚池晋墓的挖掘时间在2003年,当时的技术手段都能顺利挖开地基,咱们现在应该更容易才是吧?”

张子昂略微点了点头,不过脸上的表情却依旧很凝重:

“如果单纯从地基....也就是地面下方三到四米的区间来说,挖掘经验确实有先例可循。”

“也就是我们有能力在不对宝城进行大规模破坏的情况下,打通上层的这块区域,但是......”

张子昂说完沉默片刻,再次伸手在显像板的区域上一划:

“但是根据重力梯度仪的探测结果,地基之下通往地宫的墓道....此时已经全部垮塌了。”

潘院士顿时一愣:

“什么?墓道塌了?”

张子昂脸色沉重的点了点头,叹息道:

“通过梯度阴影差的解析结果判断,应该是因为土层松动加上洪涝时期涌入了过量的水,导致整个墓道超限坍塌。”

“这是我们未曾预料到的情况,毕竟在此之前我们对下层铜殿的存在毫无了解,整个土层的预设计都是按照定陵地宫进行模拟的。”

张子昂的这番话还真不是推脱。

即便是徐云这个知道永陵内存放着《永乐大典》的人,在重力梯度仪出结果之前都猜不到会是眼下这么个局面:

嘉靖先挖了个坑把‘盒子’埋了下去,然后再填土修出了九殿地宫。

诚然。

下层铜殿的占地面积很小,除了后殿之外,上层九殿地宫有相当部分区域的上方土层是没被挖掘过的。

但问题是......

根据明代礼制,墓道所在的区域必须在后殿的右侧。

也就是无论墓道怎么弯曲,它势必都会经过...最起码是靠近动土过的区域。

或许一开始的时候,那部分区域土层对墓道的影响确实不大。

但当时间跨度来到460年这个长度之后,那些微弱的影响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加之洪涝水流的冲击,因此在无人知晓的某年某月.....

整个墓道就这样轰然垮塌了。

如此一来。

张子昂等人的面前便出现了一个问题:

哪怕是九殿地宫距离地面都有27米之深,墓道的布局还是蜿蜒曲折状的,实际长度甚至可能破百——定陵墓道的长度就是103米。

因此想要破开如此长的垮塌墓道,难度上恐怕会很高很高。

作为专业的考古从业者,张子昂和翁同等人显然很清楚这一点。

因此在张子昂介绍完情况后,

现场气氛顿时变得有些沉重了起来。

唯独.....

徐云除外。

只见这个对土木一无所知的局外人眨了眨眼,有些懵逼的举起了手:

“那个....张院士,我有个问题啊......”

“为什么咱们挖地宫,一定要沿着墓道走下去呢?”

张子昂看了他一眼,想都没想就答道:

“当然是为了锁定地宫入口了,只有确定了地宫入口,我们才能确定地宫主体和方位——之前所有的挖掘工作都是这样做的。”

“毕竟遥感探测的精度有限,测绘出来的只是一个比较粗略的地形图,除非地宫和秦始皇陵一样能检测到大量的汞元素,通过汞元素进行准确的方位判断。”

“毕竟现在讲究的是保护性挖......诶,等等!”

结果最后一个掘字没说完。

张子昂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只见他勐然转过头看了眼显像板,随后用力的一拍自己的额头:

“卧槽,我怎么忘了,这次我们用的tmd是重力梯度仪啊!”

“有这玩意儿在,咱们直接往下钻洞不就行了?”

.......

注:

老师出殡了,明天回老家所以请假一天,然后....继续日万爆更,大概还是爆五到六天,然后保底更新几天,接着月末继续日万。

马甲保卫战,冲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我家老婆是二代僵尸僵尸世界:我是一名棺材匠重生四合院,开局是八十年代从盗墓开始的铁匠四合院:傻柱的别样人生蚁贼堡宗别闹全球降临异界:神级分解师五代河山风月大秦之小兵传奇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