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四章 大客户王子轩,绑架了所有(5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王子轩最近窝在夔侯国,他没有很多修士那种为了追求境界,追求长生的卷王心态。

哪怕如今有了人身,也依然是躺平为主。

毕竟,他没有寿数焦虑。

唯一焦虑的事情,也仅仅只是保命。

王子轩看事情,看的非常清楚,他甚至于比大多数人族都希望人族好,人族更强。

当时感应到差妄,还有好几个诸神,都挣脱令圄,他都差点吓尿了。

后来又感觉到,有一个诸神陨落,这种天大的事件,根本无法遮掩,就如同星辰坠落,忽然之间晦暗消散,永堕虚无。

他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这一点都不影响他请了青楼里所有人喝了三天酒。

他为大兑归来喝彩,他虔诚的希望人族越来越鼎盛,希望人族顶尖强者多一点,那种离谱家伙再多一点。

最好能把诸神压的抬不起屁股。

甚至于,他还想看群星坠落,诸神黄昏。

这样,他就能安安稳稳体验各种美好的人生,再也不用担心哪天就被诸神踩在脚下。

他其实不怕死,也不怕湮灭,他就怕再回到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状态。

他在人族待的这些日子,最认同的就是一句话。

生不可怕,死不可怕,而是永无止境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才是最可怕的。

而他曾经,出身神祇,无先天的短暂寿数限制,没那么容易死。

同样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也是他最容易陷入的状态。

在浊世污泥海里沉沦这么多年,他早就受够了,真的够够的。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费尽心机,拼着把浊世污泥海里那位得罪死,也要逃出来。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到了现在,他也更愿意说浊世污泥海,而不愿意再说沉沦之渊。

只是一个叫法,就足以显示他想要跟曾经割裂的意愿有多么强烈。

坐在二楼,看着下面新来的花魁,一曲清新小调,王子轩立刻露出笑容,拿出一个储物袋打赏。

他现在就好这一口,夔侯国别看地方小,还有点乱,可青楼这方面,真的是甩了大乾好几层楼的高度。

便是唱曲的下去了,换了说书的上来,以抑扬顿挫的口吻,讲述各种奇奇怪怪的故事,那故事和说书的水平,也是远比大乾高。

王子轩听的津津有味,结束了就立刻又是一笔打赏。

反正他要灵石,又不会用来修行,也不用消耗在炼丹炼器之类的事情上,除了用来花,没别的作用了。

而他想要弄到点钱,都不用亲自去捡,跟着他的小黑子,就能给他弄来。

当然,这不是去偷去抢,为了这点钱,惹事不划算,他们是直接找荒野里的零碎的小矿脉,直接去里面拿。

王子轩正在这玩的开心,持续性堕落的时候,一个龟公送来一封信。

“王爷,有人刚送来一封信,指名要送给王爷。”

“又是什么请柬么?”

“应该不是……”

“谁送来的?”

“不知道。”

“嗯?”王子轩微微一怔,这里的龟公不至于这么没眼色吧,什么都往他这送。

龟公面上带着一丝犹豫,双手举起信封。

信封中央,写着王子轩亲启。

龟公将信封翻了一面,背后则写着两句诗。

日光掠后风微度,人去路远看不清。

“这什么意思?”

“没人知道这两句诗是什么意思。

但应该是谜语人送来的。

前些年谜语人将一封信,送到了上头,信封背后就有这两句诗。

应该是负责本地的谜语人表明身份的切口。

小的平日里负责清河楼的接待,才被上面特意叮嘱过,别因为无知得罪人了。

这信小的是无权处理的,既然点明要给王爷,那小的只能亲自送来。”

王子轩拿过信,看起来很普通,没有任何力量,就是一封普通的信。

拆开之后,就见里面开篇第一句话。

“王子轩,你长能耐了啊!”

他看到这句话的瞬间,就有一丝强烈的意浮现。

仿佛有个人站在他面前,一只手按着他的脑袋,俯瞰着他,皮笑肉不笑的道。

“王子轩,你长能耐了啊!

你是不是以为没事了?

竟然都敢屏蔽掉呼唤了?

是不是以为那位真的在沉睡?

来甲辰城见我。”

就这么短短几句,再看信上的字迹,都在缓缓的消散,信纸也忽的一声,瞬间烧成了灰尽。

王子轩当然知道这是谁了。

他也真不是觉得没事了,故意屏蔽掉呼唤的。

而是,他在浊世污泥海那些混蛋眼里,一直都是个无耻败类。

哪怕后来,车轮他们倒是不在意这些了。

可近几年,浊世污泥海里那些混蛋,有事没事了就呼唤他,对着他一顿极致嘴臭,都跟疯了似的。

他不堪其扰,索性直接屏蔽到所有的呼唤,自己乐呵呵的继续摆烂。

不过看到这封信,尤其是提到了沉睡的那位,王子轩便坐不住了。

他立刻站起身,丢下一个储物袋。

“甲辰城怎么走的,你们知道的吧?”

“大兑甲辰城,我等自是知道的,王爷稍后,马上给您安排。”

名义上的龟公,恭恭敬敬的退下,不稍片刻,便见一艘不过十丈长,整体流线型的飞舟从天而降。

龟公这边引着王子轩来到飞舟前。

“王爷似是不熟悉路,小的做主,给王爷调来一艘飞舟。

这是上头某个大人物的,速度最快,也最是平稳。

今个听说王爷似是有急事,便立刻调来,王爷您请。”

王子轩没多说,他只知道大概方向,的确不熟悉路,他登上飞舟,飞舟直接从城中起飞,化作一道遁光飞走,直奔大兑甲辰城。

夔侯国的青楼,全部都是夔侯国主掌控的,这服务那是一等一的高。

这飞舟就是夔侯国主的,王子轩这种撒钱如开闸的大客户,那当然是要服务好。

专门买来放着,随时可以用来提高服务质量的飞舟,都有三十艘。

而且这每艘飞舟,都是在大兑报备过的,经过边境的时候,也能不停下来接受检查,但只能直飞甲辰城,落地之后再检查。

要是换个别的飞舟,敢这么直接跨越边界,速度不减的进入大兑,八成直接被击沉。

作为代价,夔侯国主就得做信誉背书,而且,还下了三十万个新版玉圭的订单。

两日后,飞舟落在甲辰城外,王子轩什么都不用管,一切都有夔侯国的专业人士交涉。

王子轩要是在大兑搞出来什么事,那锅就全部都是夔侯国主的。

但这事,客户可不知道,客户只知道服务好。

王子轩离去的时候,隐约听到什么夔侯国到甲辰城的游历专线,正好到了旺季什么的。

从甲辰城的东门,踏入甲辰城的瞬间,王子轩的脚步便微微一顿,面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他感觉到了毁阳魔的存在。

因为砍头季到了,毁阳魔不想错过,就出来履行职责了。

王子轩艰难的扭头,向着不远处的小庙望去,就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哪怕气息变了,神韵变了,可是根子上不会变的,就是阳魔。

那不起眼的小庙,坐落在那里,王子轩就感觉自己仿佛看到了一条通往死亡的门户,在向他张开双臂,一股肃杀死寂的神韵,压的他浑身难受。

目之所及,周围仿佛都开始升起一个个血泡泡,每一个血泡破裂,都仿佛一个生灵彻底步入死亡。

就在这时,余子清的声音出现了。

“他是我找来的,你别吓到他了。

那边人差不多到了,你去看砍头吧。”

霎时之间,周围所有的压迫神韵都消失不见,王子轩惊出一身冷汗。

他向着不远处的刑台望去,已经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只有一些等着被砍头的家伙,还有他王子轩,跟这里的喧嚣格格不入。

“进来吧。”

余子清的声音再次传来。

王子轩站在原地,等到发软的双腿恢复正常,他才提了提气,迈步走向了那座小庙。

他不知阳魔为什么会在这里,又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改变……

进入小庙,就见余子清坐在石凳上,小炉煮着茶。

“有些事,想要找你聊聊。”

为了找到王子轩,余子清可是废了老鼻子劲了,这狗东西屏蔽了呼唤。

最后还是谜语人借了夔侯国主的渠道,才找到了他。

也幸亏王子轩的爱好这些年都没有变,依然那么喜欢去青楼做贡献。

“您说,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王子轩上来就压低了姿态,客气的不得了。

他进来这才没一会儿,大概就能从这里的喧闹里,捕捉到关键信息了。

总结下来就是,他畏惧的阳魔,在这里立了小庙,给大兑打工。

而眼前这位,跟阳魔说话都不太客气,所以,没让他跪在地上回话,其实已经算是非常客气了。

王子轩做完心理建设,瞬间就进入了心里有逼数的状态。

“经过这些年的发现总结,我推演出一个结论。

哪怕浊世污泥海里那些混蛋,还有你,都非常确定那位在沉睡。

但我现在很确定,他已经在搞事情了。

而且急着归来。

若是时间久了,浊世污泥海里那些混蛋,可能会彻底沉沦湮灭。

我需要他们,所以,我得把他们捞出来。

这就有很大概率,会帮助沉睡的那位归来。

我目前知道的,有关他的东西,都是来自于其他人的记忆盔甲。

但那也都是上古之前的事情,应该是在浊世污泥海出现之前。

现在那位到底是什么情况,我并不是很清楚。

我不太想看着他归来。

你也不太想他归来吧?”

“自是不想,他归来之后,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我。”王子轩实话实说。

他伸出一只手,掌上托着一座有一点缺口的桥,桥两侧的栏杆上,蹲着一个个小黑子。

看着掌上的东西,王子轩一咬牙,道。

“这其实就是他位格的一部分,或者准确点说,是归来之后位格的一部分。

他沉入浊世污泥海,便是借那里强行篡改位格。

随着时间的流逝,加上他曾经的布局,他其实已经算是成功了。

你也知道,在浊世污泥海里,我和那些混蛋,都是要借记忆盔甲来保护自身存在。

甚至于,还要互相借对方的记忆盔甲里的内容来填补自身,互相锚定。

我就是一不小心,知道了这些东西。

所以我肯定要被解决掉。

溺死在浊世污泥海里,湮灭在其中,就是我曾经注定的结局。”

余子清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轻叹一声。

“跟鬼物有关,也跟怨气有关,对吧?”

“他扭曲篡改的位格,的确跟鬼物有关,但是跟怨气有没有关系我就不确定了,我能确定的是,鬼物跟怨气有密切的关系。”

余子清感应了一下小庙里的低沉怨气,那些怨气都被束缚在小庙内部,这些日子,也已经无声无息的消散了不少。

至少看起来是自然消散的。

实际上是被某个家伙以感知不到的渠道汲取走的。

“你继续说。”

小庙之外,传来喧闹叫好声,还有一丝奇特的神韵,一闪而逝,这让王子轩有些坐立难安。

“我知道的信息,再加上不小心从那位那知道的。

在很久远的年代,其实压根没有鬼物这种东西。

生灵死了,便死了,便是留下的尸身,其实也会在岁月流淌之后,回归大地。

我出现的时候,便已经定下了规则。

魂归天兮,体归大地。

这里面就包含了所有生灵,所有神祇。

所有的一切,最终的归宿,都是回归天地本身。

就是靠着这种规则,天地得以久存。

只是后来经过了一场战争,古神与诸神的战争。

一切就变了,诸神高高在上,手握天地的权柄。

诸神掌控了自己,生灵死后,也未必是魂归天,肉身归地。

中间发生了什么,这太过久远,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只知道,后来在百族开始反抗诸神,掀起了战争之后。

有一天,有一个特别离谱的人。

他寿数耗尽,却挣脱了诸神的掌控,而且,魂没有归天,肉身也没有归地。

他变成了一个死人,从此之后,能限制他,只剩下岁月。

而且,他变成了个不受控制的死人,却在彻底湮灭的时候,永远的带走了一位诸神。

这事一直是禁忌,连名字都没有流传,这件事也一直没有流传。

比众所周知的死人带走诸神的事,早了很久很久。

我是在那位沉睡的时候,才知道的这些辛密。

而那个时候开始,沉睡的那位,就已经开始做准备了。

也是自那之后,生灵死后,魂有机会不归天,可以化作鬼物,继续存在下去。

根本不像是现在我和车轮他们知道的那样,先有鬼物,后有很久之后才有死人。

而是先有死人,后来很久之后,才有鬼物。

这个顺序变了,事情就完全变了。

我带走了所有承鬼物之名的存在,他们本身就族名本身。

也都是那位苏醒归来时的耗材。

我可以很确定,这样只是能拖延他归来的时间,并不能阻止他归来。

因为,从很早很早开始,他就已经跟鬼物绑在一起了。

没有人,能杀得掉他的,也没有办法能杀掉他。”

王子轩的语气有些沉重,他指了指蹲在栏杆上的那些小黑子。

“除非他们每个人所代表的一种鬼物,全部都湮灭了。

从此之后再也没有这些鬼物了。

否则,那位怕是根本不可能湮灭了。

而想要从此之后,再也没有鬼物出现……”

“就意味着,最根本的办法,就是从此之后,这世上再也没有生灵了。”余子清接下了话茬。

余子清想了想,回想起当年他强行给恶鬼改名的事情。

他看向王子轩手中拖着的那座桥,看着桥上有一小块缺口。

“所以,当年恶鬼改名,影响才会这么大。

这座桥,也有了一个缺口。

甚至于那位在沉睡之中,也会有这么大反应,对吧?”

“对,那个时候,他肯定是真的在沉睡之中。”

余子清算了算时间。

应该不会错,对方开始搞事的时间,应该就是在浊世污泥海里那些混蛋,开始恢复一些记忆的时候。

现在听王子轩这么说,余子清就觉得事情好像有点麻烦了。

余子清捞出浊世污泥海里那些混蛋,给他们新的真形,新的晋升之路,将他们绑死在人族,这属于互惠互利的共赢之路。

他最是清楚,这种绑定,其实就是最麻烦的。

而浊世污泥海里沉睡的那位,用的更彻底。

他用的是绑架。

不用付出什么,却绑架了所有的鬼物。

那座桥上的每一个小黑子,其实都不是个体,而是族名的具象化,承载着某一种鬼物存在的概念。

而概念什么的,最是恶心了。

仅仅那些小黑子,都这么麻烦了,沉睡的那位,恐怕更加麻烦。

余子清现在算是越来越理解山君的感受了。

“我能感受一下么?”

余子清指了指王子轩手里托着的那座桥。

王子轩没有什么犹豫,直接将桥递给了余子清。

他是彻底摆烂了,自忖完全没有办法与沉睡的那位敌对。

如今听说那位已经苏醒了,那只要能解决掉那位,哪怕只是压制,王子轩什么都敢做。

余子清托着那座长桥,在接触到的一瞬间,脑海中便有庞大而杂乱的信息浮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诸天万界聊天群之我是神娘子请住手重生从700万开始诡秘:悖论途径救主史诗大爷的华娱这个文字冒险游戏绝对有毒工业狂魔影帝他不想当太监恶灵宿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