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1章 你来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海面上,波涛汹涌。

在海浪的击打下,船只摇摇晃晃,外头那喧嚣声不断的在船舱内来回的响彻,周胜之只是站在船头,满脸疲惫的看着远处。

周胜之采取的沿岸航行法,虽然有利于他们的安全,不会在航行中迷失方向,但是却有着一个巨大的缺陷,那就是耽误了时日。

周胜之他们从闽越出发,一路沿着海岸线,过了南越,又绕着扶南(泰国)进行航行,其实过了扶南之后,直接直线航行就能到达身毒,并不会耗费太多的时日,但是周胜之他们沿着海岸线这么一绕,路程迅速变得极为遥远...好在,这并非是没有意义的,从扶南国上船的那位贵族,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向导,这位贵族酷爱出海航行,曾为了抓住一条大鱼而去过海洋的深处,他很熟悉周围的情况。

他甚至曾带着人去身毒沿岸做过交易,可惜那是一次失败的交易。

按着这位向导的说法,那些人凶残而贪婪,他们看向自己的眼神,仿佛是看到了美味的肥肉,根本无法进行沟通。

周胜之只想要找到身毒人,他并不在意这些人能不能沟通,毕竟,他有办法可以跟对方沟通。

这十二艘船只上的黄头军,会让他们坐下来跟自己沟通的。

周胜之已经非常疲惫了,他疲惫到了极点,连年的海上航行让他整个人都开始变得憔悴,从内而外的憔悴,而最为危险的,则是船员们开始出现了很多疾病,当初他们在出海的时候,刘长曾让他大规模的囤积水果,说是可以预防一些疾病,周胜之这沿路停靠时都会囤积各类的物资,可想要靠这些来完全预防疾病,似乎还是不太容易。

向导站在周胜之的身边,他对这位将军是无比的敬佩。

他从未见过如此坚强的人,这一路航行而来,他们也不知道遇到了多少麻烦,水军将士们几次希望能结束这次航行,返回家乡,都是这位将军出面,一次次的安抚,解决了所有的麻烦,终于,他们距离成功只有迟尺之遥了。

“那边的海岸,就是身毒人的海岸了...不过这里没有港口,得再往前,再往前就是百乘国了...那里有商船,战船,还有大港口,但是百乘人非常排外,我过去出海时是不愿意遇到他们的战船的,他们总是不讲道理的进攻...”

“身毒。”

周胜之开口说着,目光看向了远处那越来越清晰的陆地。

“对,身毒。”

海平面上出现了一抹红光,那红光并不清楚,只是一个模湖不清的点,那点跳跃着,颜色缓缓变得深沉,很快,那一个模湖不清的红点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红球,尽情的释放着自己的光和热,随着太阳一同升起的,还有众多将士们的欢呼,远处的陆地清晰可见,能隐约看到那些树林,甚至还能看到炊烟,周胜之摇摇晃晃的,抓住了船头的木栏。

这么多年的探索,终于迎来了收获。

他们从海面上到达了身毒的南边。

这是大汉所取得的一个重要成果,大汉完全可以按着周胜之的航路不断修建港口,彻底打通这条海上的道路。

这片海洋其实还是很热闹的,后人通过发掘工作,逐步改变了过往错误的认知,尤其是出土在西汉沿岸的西瓜...更是令后人震撼不已,因为这些水果是来自非洲大陆的,这说明早在两汉时期,商人们的船只就已经穿梭在这片海洋上,不知道他们曾遇到了什么样的困难,也不知道他们怀着何等的勇气,他们在非洲到东亚的沿岸上建立了航线。

周胜之凝视着远处的陆地,深吸了一口气。

“登岸!!!”

随着主舰打出旗帜,各个船只上的水手们都开始大声欢呼了起来。

周胜之最先登上了这片土地,船只停靠在不远处,甲士们拖着湿漉漉的身体走上了身毒的领地,他们终于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周胜之曾无数次幻想过这个场景,可当这个场景真正发生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周胜之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激动,他只是警惕的观察着周围,让甲士们尽快探索周围的地区,免得遭受袭击。

甲士们四处探索,确定了这一片没有什么人。

周胜之等候了许久,斥候才带来了消息,就在他们的正前方,有一座城池。

听到有城池,周胜之眼前一亮。

“这座城池靠近岸边,无论他们对大汉的态度如何,这座城池都必须要在我们的控制下...这样才能方便我们修建港口...”

“您要占领这座城池?”

向导有些惊讶,说道:“可我们对他们一无所知啊...”

“我不用知道他们,倒是他们应该知道我!!”

登上了陆地,周胜之似乎找回了消失已久的活力,整个人都挺直了身子。

“我需要这么一座城池,我要在这里修建港口!”

“让甲士们在这里休整半天,等吃完了第二顿饭,我们就占领那座城池!”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唯!!”

向导看到周胜之的态度,也没有多说什么,有着强大的实力就是好啊,自己当初出海的时候,小心翼翼的,四处打探当地的消息,还时不时被驱逐攻击,哪里敢像周胜之这样,落地就开始攻打周围的县城,问都不问一下。

向导心里大概是明白了,扶南是要灭亡了,扶南本来就不是吴国他们的对手,如今海路已经明确,扶南成为了这海路上的阻碍,怕是要引来吴国的全力进攻,可向导并不在意这个,他们本来就不是一个国家,撑死了就是部落联合而已,扶南王都是大汉给的名字,他对扶南国和扶南王都没有任何的认同,若是有可能,他更想跟周胜之这样,率领大汉的船只四处探索,当然,他不擅长打仗,能带领商船是最好的。

众人就在这里开始休息,为了不让敌人提前有了准备,他们甚至都不曾生火。

休整了半天,周胜之留下一部分人看守船只,亲自领着七千多人的精锐朝着城池的方向发动了突袭。

这些人披坚执锐,手持强弩,周胜之没有任何可以担心的,就以这个强度,他就是正面遇到匈奴主力都可以打一打。

黄头军是跟南北军并列的大汉三大精锐之一,武器精良,士卒悍勇,他这就相当于带了七千多位北军甲士,就是当初跟匈奴作战的时候,匈奴也不敢说就能稳赢这个规模的甲士。

他们偷偷来到了城池不远处的密林里,盯着城池的情况。

城池周围都是平地,而他们的骑兵并不多,没有办法在敌人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就杀进城里,那只能采取强攻了,这里有密林,正好可以制作攻城器械。

周胜之并没有再刻意的隐藏自己的踪迹,因为他看过了那个小城邦,那座城的规模...似乎不用攻城器械都能轻易攻破,但是周胜之并不愿意那么做,无论对方多么弱小,他都要保证自己这些甲士们的安全,他们跟着自己航行了那么久,在可以享受到成果的时候,绝对不能让他们出事,他们应该抬起头穿着华服回到自己的家乡,对那些来拜访的人讲述自己的传奇故事,这是他们应得的!

就在周胜之做好了准备,大汉黄头军开始发起进攻的时候,敌人的主将终于出现了。

周胜之曾幻想过很多的场景,他想过敌人会直接投降,可能会拼死反抗,可能会弃城逃跑....

周胜之不曾接触过这些小国的君王,可在周胜之的眼里,这些蛮夷向来是没有什么血性的。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

当他领着甲士们冲向这座城池的时候,从城门口晃晃悠悠的走出了几个骑士。

其中一人平静的朝着周胜之打了招呼。

没错,是周亚夫。

弟弟站在那里,朝着他挥手,仿佛是在跟他说:你来啦~~~

周胜之揉了揉双眼,再次看着远处的那个人影。

是自己弟弟没错。

可问题是,为什么我弟弟会在这里啊???

“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要等几天呢...让甲士们进城休息吧...饭菜已经准备好了。”

周亚夫看着许久不曾相见的兄长,却并没有太多的激动,只是平静的说着。

周胜之却没有轻举妄动,他伸出手来,拍了拍周亚夫的脸。

周亚夫严肃的看着兄长,这场面有些喜感。

“你这是做什么?”

“身毒人的巫术??你真的是亚夫??”

“我真的是...”

还不等周亚夫说完,周胜之又在他的脸上拍了几下。

周亚夫的脸色有些黑,“现在可以进城了吗?”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是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你...”

周胜之的心里真的是有着无数个疑惑,包括那些水军将士们,也是如此,刚刚不是还说要攻破这座城池吗??我们这不是走错了路吧??

周亚夫一脸的平静,跟兄长并肩走着,边走边说道:“不久之前,身毒人内战,无视陛下诏令,甚至劫杀大汉商贾,陛下就亲自率领大军,来到了这里。”

“我是跟着陛下来这里的,滇国的柴奇从小道上派人来告知,说是看到疑似你的舰队沿着海岸向身毒前来...陛下派遣我来这里收拾那些不听话的小国,同时也是来迎接你...我查看了周围,料定你会在这里上岸。”

听着弟弟的解释,周胜之心里的疑惑却更多了。

“陛下来了??柴奇又是什么情况?你怎么确定我在这里上岸?”

周亚夫没有回答,众人进了城池,将士们终于可以在这里休息了,兄弟两人却到了一处城中心的府邸。

周胜之拿起了面前的酒盏,手都有些颤抖,他已经很久不曾饮酒了。

一饮而尽,整个人仿佛都松懈了,一点力气都没有,周亚夫令人拿来了枕,周胜之就依靠在枕上,双腿叉开,极为无礼。

“终于到了啊...虽然跟我想的有些不同,好歹是到了...可惜了,你这么一出现,我就不那么高兴了,我吃了那么多的苦,你还是走在了我的前头。”

“兄长是第一个从大汉航行到身毒的人,你才是走在最前头的。”

“这倒也是,我们的目的不同...话说长安不曾发生什么大事吧?”

“没发生什么大事...曲逆侯逝世了。”

周胜之摇头叹息,“唉,他们年纪都大了...阿父呢?阿父还好吗?”

“阿父就在西庭,跟太尉一起...前不久还曾带着军队来过一次...他还是老样子,对你没有快速到达身毒极为不满,说了很多话...”

周胜之看着弟弟,“你不必告诉我,看着你的脸,我就能想象得出来。”

“陛下人呢?距离这里有多远?”

“很远,陛下去了西北边...大夏人拒绝来华氏城拜见陛下...陛下就去讨伐他们了...说是要入了他们的王,陛下大概是对身毒西边的世界有了些想法,大夏占据着身毒往西的道路,他们的西边就是安息国了...陛下应该是想要跟安息取得联系吧。”

“我听闻安息也是一个大国,而且他跟身毒不同,没有分裂,是认可一个君王的大国...我并不希望陛下过早的跟他们开战....”

周亚夫正在说着,忽然从一旁传来了打呼噜的声音。

周亚夫低头看去,兄长却早已睡下,整个人都放平,脸上依旧带着深深的疲倦。

周亚夫没有再说话。

安静的守在了一旁。

“抛锚!抛锚!!”

“躲过去!!不要撞上了!”

“在那里!长矛呢?!”

“都不要怕!!”

周胜之大叫着从噩梦中惊醒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上披着厚厚的毯,周亚夫就坐在一旁,眼神复杂的看着他。

周胜之揉了揉额头,“我睡了多久?”

“半个时辰。”

“回内屋睡吧,已经上岸了,有我在,没有什么危险。”

.........

长安,厚德殿。

四位重臣正坐在刘安的身边,脸色很是不安。

“殿下,胶东王身为外王,不能滞留在长安啊,还是让他早点回去吧!”

开口的乃是申屠嘉。

申屠嘉最初还很欢迎胶东王的到来,认为他是来对付晁错的,可没有想到,胶东王虚晃一枪,直接借晁错的名义对群臣发难,认为这一批大臣都是不合格的,是应当被清除的奸贼!

刘长的强势打破了庙堂大臣们与地方诸侯王们的对立,实际上在汉初,双方的矛盾并不小,双方都不愿意失去自己的利益,而他们的利益又彼此交错,刘长在位,他们当然不敢胡闹,放下彼此的矛盾,只有晁错这样的铁头娃依旧在贯彻庙堂对地方的高压政策...群臣们都忘记了诸侯王与自己的关系。

可如今刘长不在,胶东王直接发难。

他将矛头对准了庙堂大臣,并且祭出了大杀器。

他请求殿下严惩这些奸贼,否则就由自己来动手,到时候殿下将自己除国就好!

这种不要命的打法让群臣很是棘手,而他们哪里猜不到,这个胶东王就是殿下所请来的。

刘长不需要通过外王来镇压群臣,更不需要用群臣来打压外王...但是刘安需要啊。

刘安近期内遇到了很大的阻力,权贵们不愿意放下过多的利益,让刘安的各项政策变得寸步难行,刘安也不惯着,直接就请来了胶东王,矛头对准了晁错,最后却刺向了群臣,这才叫虚晃一枪嘛。

胶东王并非是独自一人,他有着殿下的暗中吩咐,甚至还能带动其他的外王。

在胶东王的带头下,燕王,赵王,梁王也相继上书,矛头直接对准了百官,九卿都被点了名。

群臣这下就坐不住了,急忙派出代表,来跟殿下进行新一轮的谈判。

刘安看着他们,露出束手无策的模样。

“我也很想让他回去...只是啊,近期内,朝野上下都说我要做出对阿父不利的事情,在各地安插人手,若是在这种时候驱逐外王...驱逐自己的仲父,岂不是坐实了这种说法嘛?我也是有心无力啊...唉...”

陆贾急忙说道:“殿下放心吧...这些不过是小人的谣言,老夫定然会为陛下铲除这些小人,让他们无法再中伤殿下。”

“唉,我年纪还小,国事处置不当,还是得听从各位仲父的吩咐...阿父离开之前,也曾让我多听你们的话...不如这样吧,你们直接下令让胶东王回国?如何啊?”

陆贾目瞪口呆,好嘛,我们什么仇怨啊?

我们下令驱赶外王??那外王们怎么想??

皇帝不在,群臣把持了朝政??

“殿下!!您虽然年幼,处置国事却极为得体,群臣也都听从您的诏令,您治国有方,堪比尧舜,天下人无不赞叹....”

“这么说,我治理天下的策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这....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那就好,那我也能放心的让仲父回去了,放心吧,我也会给其他几个仲父写信,让他们不要急着来拜见我...对了,我准备开设医府,为天下人牟利,夏无且已经赶到了长安,正好来商谈这件事,你们觉得设立医府的事情如何啊?是善策吗??”

群臣只是低着头,仿佛被什么掐住了脖颈。

“善策...”

“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重生日本的修士生活道士夜仗剑期待在异世界女侠且慢我在大虞长生幕府将军的全面战争主神空间签到!无敌从鬼灭开始与病娇祖师互换身体后,我的心声被偷听!超凡大航海三寸人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