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8.感情之中主动的,永远不会是输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车窗外的寒冷空气被隔绝开,暖和的车内让裴珠泫脱掉了麻烦的大衣,暴露出她完美的身体曲线。

即便此时身处于无比熟悉的首尔,她依旧好奇的打量着窗外的街景。

对于绝大多数首尔人而言,今天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周五罢了,硬要说今天有什么特别特殊的地方...

或许今天是最后一个工作日,明后两天都是休息日?

刘信安没当过朝九晚五,周末双休的上班族,同样的,裴珠泫也是压根就没上过班,毕业之后练习一段时间,就跑去当了艺人,所以对他们来说,周五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不过12月9日还是有很特殊的含义的...对他俩来说。

既然是跟裴珠泫出来约会,那么作为男朋友,刘信安肯定是要尽可能的满足女朋友的各种要求才对。

所以在午餐的选择方面,刘信安选择了裴珠泫最喜欢,也最吃得惯的韩餐。

附近有很多被他种草过的店铺,他俩的确是现如今很出名的公众人物,不过首尔人大多数都见过明星艺人,比他俩更厉害的公众人物不是没有。

所以当如今占据风头的他俩出现在店里之后,这位看起来很亲近的店主大婶只惊讶于裴珠泫与刘信安的颜值,然后一脸兴奋的抓着裴珠泫,问她是不是电视上出现过,特别漂亮的那个。

“内~”

“哎一古哎一古,真是好看呢,跟大婶一起拍张照吧!”

“内~”

这种小要求,裴珠泫自然是不会拒绝。

很快,刘信安与裴珠泫一左一右的站在这位店主大婶的两侧,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配合店主大婶还是有一些收获的,在得知了裴珠泫很喜欢吃炒年糕之后,店主大婶很大方的直接送了一份炒年糕给他们,这可是让裴珠泫开心坏了,一个劲的甜甜的说着谢谢大婶。

而在送走了店主之后,裴珠泫瞬间变得纠结起来。

红彤彤的年糕看上去极为诱人,但...现如今的她只是今天单纯的休假一天罢了。

明天可还是要跑回公司工作的!

裴珠泫很自律,回归期之前便是开始严格控制自己的饮食,回归期更是不会吃这种重辣重油的东西。

但店主的好意摆在这...

“我吃两口,剩下的你吃吧。”

当裴珠泫忍痛说完,刘信安早已笑的前仰后合。

“吃了呗,一顿而已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少来,当年艺琳就是你这种想法,结果胖的差点没被泰迁哥骂死。”

“泰迁哥骂人?我好像还一次都没见过呢。”

裴珠泫夹起一块年糕,小小的咬了一口,既然不能多吃,她决定每一根都多咬几口,这样在精神方面也能欺骗一下自己。

“你才跟泰迁哥认识了多久,七八年前的时候泰迁哥可凶了,一点小事都能把我们骂哭。”

“你也被骂哭过?”

“唔,不告诉你。”

被骂哭这种丑事,裴珠泫才不想说呢。

传统一些的韩餐,刘信安也已经接触了不少了。

一口菜一勺饭的搭配他也习惯了一些。

“今年的新年是什么时候啊?”

这个问题让刘信安一愣,随后刘信安拿出手机查询了一番,给出了回答:“一月末。”

“一月末...那时候我休假了,到时候一起回去吧!”

刘信安一愣,下意识的问道:“要一起回去吗?”

“莫?我不跟你回去?”

裴珠泫也懵了,但很快反应过来的裴珠泫美眸一竖,放下快子,追问着刘信安。

这家伙啥意思,今年不让她跟着一起回家过年?

“呃...”刘信安冷汗瞬间就下来了,主要是他想的是今天求婚,如果求婚成功之后,那这次一起回家过年的意义,跟之前就不一样了。

刘信安虽然没有结过婚,但还是操办过亲戚的婚礼的,求婚之后他的确是该带裴珠泫回家,而且还是以未过门的媳妇的名义。

同时,他也要去拜访自己的老丈人和丈母娘,汇报一下如今的情况。

所以刘信安的想法是...今年压根就不跟裴珠泫回去了,他直接跑去大邱,郑重的向二老问候,并且求得两位长辈的同意,将裴珠泫嫁给自己。

只不过...

他还没求婚呢。

裴珠泫也还不知道这些他准备的事情。

这不,误会出现了。

“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前两年都去我家,今年我想着去你家过年,顺便陪陪你爸妈。”

这个回答倒也能解释刘信安的奇怪之处,裴珠泫没有多想,只是轻哼一声,倒也认真的思考起了这种事情。

对她来说春节不是特别的重要,但对自己父母那一辈的人来讲,春节还是一个需要一家人团聚的时节的。

前面两年她都恋爱脑上头,跑去了刘信安的家里,今年也的确轮到回她家过年的顺序才对。

想通了这一点的裴珠泫点点头,不过还是露出一个有些纠结的表情:“可是在我们家过新年,没有在你们家那边热闹。”

华夏的新年着实是热闹的过头了,裴珠泫长这么大就没见过那么热闹的时候。

当然,对于很容易受到惊吓的她而言,过分热闹也不是件好事,可那种氛围真的是让人不知不觉扬起唇角。

从那么热闹的地方跑去大邱这么个普通的地方...

“没事,消停点也好,你不觉得太热闹有些时候吵得不行吗?”

“嗯...呀!你有资格说这话嘛!”

裴珠泫先是深以为然的点头,随即便是吐槽起来。

谁说这话都行,就刘信安没资格说。

明明这家伙比谁都喜欢放鞭炮,现在倒是嫌弃起来了...

去年也没见这混蛋少放啊!

她在华夏过新年受到的惊吓,最少一半以上都是刘信安带给她的!

“嘿嘿。”

刘信安傻笑,然后亲昵的喂了块炒年糕送到裴珠泫唇边。

裴珠泫美眸瞪着男人:“不吃!已经吃了两块了。”

“啊~”

“哎呀,真的不能吃了,明天还有工作呢。”

“啊~”

“呀,你,我会被泰迁哥骂的!”

“啊~”

“...”

裴珠泫乖巧的张开嘴巴,刚准备咬下去,刘信安直接收回了大手,连带着一同消失的,还有那诱人的炒年糕。

“有道理,还是不让你吃了。”

“呀!

———

“你真的不冷吗?”

今天首尔的温度低到了零下六度。

这样的天气,刘信安穿了一件不算特别厚的衣服,在车里的时候还好,但一离开车里,刘信安的身形肉眼可见的单薄许多。

啊,当然,这里的单薄更多的指的还是衣服,他的身材可一点都不单薄。

刘信安笑着摆摆手,拿出手机,翻找到这段时间一个特别好看的电影上。

“去看电影吧。”

这个提议让裴珠泫疯狂心动。

电影院其实也是个艺人的好去处。

当电影播放,整个电影院都会漆黑一片。

在那样的环境下,暴露几乎是个不太现实的事情。

所以裴珠泫没有半点犹豫,疯狂的点头。

看什么电影倒是无所谓,她更享受的,是这种像是一般人一样的约会,外加电影院那个氛围。

“你今天真的好乖啊,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怕我说你?”

当然了,反常的刘信安还是让裴珠泫心里生疑。

其实昨晚睡前她就有期待过今天的纪念日,但老实说...她没想过刘信安会做出出门约会这种决定。

这可是刘信安,把“谨慎”二字深深刻在心里的男人。

“满足你的愿望还不行了是吧,那现在就回家。”

刘信安假装很恼火,裴珠泫赶紧伸手去抱男人的手臂,同时把自己那惊艳的小脸蹭上去,嬉皮笑脸。

“别呀别呀~难得出来约会一次。”

裴珠泫的撒娇,刘信安很吃。

他不再继续打趣对方,而是伸手轻轻捏了一下对方那娇俏的脸蛋。

吹弹可破的滑嫩肌肤让人爱不释手。

“吓你的,走吧,我们现在出发。”

“内~”

对于刘信安而言,电影的内容其实并不重要。

重要的自始至终都是这个抱着他手臂,把头倚靠在他肩膀上,无比投入的女人。

轻轻揉捏着手中纤细的柔荑,刘信安的思绪渐渐放空。

该准备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出来了。

老实说他不认为裴珠泫有拒绝自己的理由,就算是在她生命中无比重要的Red Velvet,刘信安也给予了对方无比充分的尊重。

他非但没有要求裴珠泫离开娱乐圈,反倒是愿意主动离开家乡,陪伴她度过了她们最艰难的那段时间。

如今现在的她们如日中天,而且这里也只是求婚,也没到说明天领证,后天备孕的程度...裴珠泫依旧可以在娱乐圈里当她的神颜,当她的Red Velvet。

刘信安想要的,不过是那个相守一辈子的承诺罢了。

建立在这些的基础上,刘信安真的想不到裴珠泫拒绝的原因。

但也正因明白这是一个已经有了回答的答桉,他反倒是更加紧张了。

上次感受到这般紧张的时刻,似乎还是第一次跟裴珠泫一同回大邱,见裴珠泫父母的时候。

过分紧张的心情让刘信安手心甚至分泌出了汗水,裴珠泫清晰地感觉到了这一点,她将注意力从电影中抽出,略带疑惑的抬眼看着身侧男人的侧脸,声音压得很低。

“热吗?”

刘信安勐的惊醒,他回神,急忙松开手心中裴珠泫的小手,大手狼狈的在身上擦了擦,故作自然的微笑着。

“有一点,出汗了吗?”

“嗯...大衣脱了吧,电影还有一段时间呢。”

“好。”

...

“真不错啊~偶尔来一趟电影院真的是个相当有趣的体验。”

观影结束,裴珠泫嬉笑着陪在刘信安的身侧,虽然口罩与帽子遮挡住了她娇美的容貌,但那双露在外面的美眸还是将她惊人的美艳彰显出来。

刘信安也是十分的赞同,电影院里看电影带来的感觉,是在家里无论如何也体会不到的。

“晚上的话...”

“晚上回去吃吧,我想给你做饭吃!”

今天一天都是刘信安在安排,虽说这都不是什么特别麻烦的准备,但这份心意,裴珠泫是结结实实的感受到了。

所以到了晚上,裴珠泫还是决定自己也付出一些。

做个饭表达一下自己的爱意,这点她还是能做到的。

刘信安并未拒绝,但他还是忍不住轻笑着。

很难说一会裴珠泫还有没有做饭的心情,光靠着他对她的了解,他是认为...这女人应该没心情做饭才对。

走出商场,冷风一吹,穿的有些单薄的刘信安虎躯一抖,下意识的吸了吸鼻子。

在用全身表明着自己很冷的刘信安不出所料的遭到了裴珠泫的训斥:“真是的,很冷吧?”

“一点点...”

“少来,车里没有多的衣服吗?厚一点的。”

“嗯...后备箱里好像有吧,我一直备着的。”

裴珠泫气的瞪眼睛,这人明明知道有厚衣服,怎么也不知道去拿!

于是,她白净的小手一摊,另一只手插着纤腰,做足了傲娇的姿态:“钥匙给我,我给你去拿。”

“先上车吧,下车再说。”

“真的是...”

裴珠泫都囔着坐上了车,而刘信安则是忍不住勾起嘴角,自己也是坐上驾驶位。

裴女士的训斥并没有随着车辆启动结束,好不容易找到个机会数落刘信安,她可不想就这样轻易的略过。

所以直到车子停靠在熟悉的地下车库,裴珠泫这才心满意足的收起了说教的姿态,主动打开车门下车,在关车门之前,还不忘嘱咐刘信安。

“后备箱打开,我给你拿衣服~”

“砰。”

副驾驶的车门关闭,刘信安冲着车门外的裴珠泫点点头,按下后备箱键的同时,大手也是伸进了一旁的小储物格。

在摸到那个熟悉的方型小盒子之后,他深吸一口气,打开了车门。

车门开启声的响起让才刚走到后备箱附近的裴珠泫不满的抬头。

“不是说了我帮你拿,你在车里等着不就...”

熟悉的数落声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裴珠泫的声音像是卡壳一般的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声极为高亢的尖叫声。

“啊!

映入裴珠泫眼帘的,是满满一后备箱的紫色玫瑰,而在花团之间簇拥着的,是她与刘信安这两年来,交往过的点点滴滴。

几个泥塑小人被捏成了她跟刘信安的样子,从最开始的隔阳台聊天,到后来的黏腻在一起...

一排黏土小人一瞬间便是让裴珠泫眼眸湿润了起来。

她并不傻,她知道这是刘信安为她准备的惊喜。

脚步声的临近让她紧紧咬住自己的下唇,也就在她刚准备埋怨刘信安准备这么多的时候,男人那沉稳,但又能明显体会到紧张的声线,在她的耳畔响起。

“你知道的...我不太懂什么浪漫...”

“你说过,你最大的愿望不是什么高调的炫耀,而是像普通人一般的生活...所以我觉得,这些你应该会喜欢。”

“...”

“嗯...黏土小人是我自己捏的,在你不在的时候偷偷捏的,才浅说我很有做手工的天赋,我其实有点想考虑转型,说不定未来我也是个很厉害的手工型up主呢哈哈哈...”

裴珠泫的表情渐渐有所变化,她微微仰头,凝望着面前这个明显紧张到不能自已的男人。

她印象中的刘信安是一个有着超级大心脏的人。

况且,刘信安没有理由对自己紧张才对...

对自己紧张?

刘信安为什么要对自己紧张?

在她思索的同时,刘信安变得愈发语无伦次了起来。

“珠泫,我们已经在一起两年了。”

当这句话从男人口中说出的那一刻,裴珠泫那亮晶晶的眼眸瞬间变得湿濡了起来。

她似乎是猜到了男人接下来的话语那般,不可置信的抬起手,捂住自己的快要抿不住的唇。

湿漉漉的眸子望着男人,眼神中闪烁着刘信安压根猜不透的思绪。

“这两年的时间我很感谢很感谢有你能陪在我的身边...我们几乎没有过争吵,没有过冷战,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快乐。”

“两年的朝夕相处已经让我不能生活在一个没有你的世界里了...”

“啊!当然,我不是说要让你放弃你的工作...我喜欢的是裴珠泫,同时我也喜欢Red Velvet的艾琳,你在舞台上闪闪发光的样子,是我一辈子都没办法忘却的光景。”

“呃...”刘信安深吸一口气,闪躲的眼神无意间瞥到了眼眶中早已积蓄起泪水的女人。

对方梨花带雨的模样让他心底一沉,而那些慌乱的情绪也是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

他仿佛找回了自己最平静的样子,接着,刘信安深吸一口气,那从一开始就在口袋里攥成拳头握紧的大手抽了出来。

随后,大手摊开,一个精致的小方盒浮现在了裴珠泫的面前。

他的动作,她自然是懂得的。

拿出小盒子的刘信安合上眼眸,片刻后又再次睁开。

这次,之前的慌乱,紧张全都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只剩下了无尽的认真,以及深情。

“珠泫,如果你愿意...啊!”

他终于酝酿出来的感情,以及那即将膝盖触地的右腿被裴珠泫狠狠的踢了一脚。

而接下来,面前的女人表现出来了让他大脑完全转不过来弯的速度。

只见裴珠泫上前一步,一下子便是抢走了他手中那个已经打开了的小盒子。

随后,裴珠泫将其中的那枚闪烁着耀眼光彩的戒指取出,没有丝毫犹豫的戴在了自己左手的无名指上。

最后,她探身在后备箱中取出一朵显眼的紫色玫瑰。

而这朵玫瑰,最终被裴珠泫递到了他的面前。

刘信安怔住。

梨花带雨的裴珠泫则是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刘信安!”

“...啊?”

“要娶我吗?”

刘信安没有片刻的犹豫,他伸出手用力的将面前的女人拥在怀里,力气之大似乎是想把怀中的人儿揉进自己的身体那般。

“嗯!”

“咳咳...”过大的力气让怀中的裴珠泫忍不住轻轻咳嗽着,随后,她稍稍挣扎了一下,抬起头,再次露出灿烂的笑容。

“这次没有丝毫的犹豫呢。”

刘信安咧开嘴角,低头用自己的鼻尖亲昵的蹭了一下对方的脸颊。

他似乎明白了裴珠泫的意思。

“告白跟求婚...都是你来主动的呢。”

“嘻嘻~”

轻笑着的裴珠泫终于意识到自己答应了男人什么事情,她将头埋在男人的怀里,不愿抬起。

“信安...”

她低声喊着男人的名字。

“嗯?”

“我爱你。”

“我也是。”

“我们结婚吧。”

“好。”

...

(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苟在巫师世界修地仙美食守门人霍格沃茨:从猎魔人归来的哈利重生特烦恼国术?贫道不会,我只会雷法华娱从艺校开始刚成仙神,子孙求我出山抗战之重整河山邻家今天也很可爱我有一柄打野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