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好事自然是要回家跟父母说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哎幼,这不是我们大明星的甜宠小娇夫吗?”

才刚一推开包间门,老E那阴阳怪气的声音就让刘信安脸上布满黑线。

当然了,好哥们之间这种普通的玩笑话肯定还不至于让刘信安生气,更别说...

他嘴巴一咧,帅气的脸上露出一个无耻的笑容:“咋,羡慕了?”

“md,这小子装起来了。”

老E人都傻了,该说不愧是在高丽待久了吗,刘信安这脸皮也是实打实的厚了不少。

“你以后还是得多回回国,在那边呆的脸皮都...”

“咳,差不多得了啊。”

刘信安急忙打断老E的吐槽,要是就他们几个人的话,吐槽也就吐槽了,今天一同过来的可不是他自己。

他女朋友...不对,准确来说是未来老婆也在呢!

是的,如今的裴珠泫早已从“女朋友”晋升为了“未来老婆”,距离那天裴珠泫接受自己的求婚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忙完了回归的裴珠泫自然是回到自家男友身边,同时享受起了自己这最后的假期。

2023年给与她们的工作量还是很多的,演唱会啊,她自己的solo啊...无论哪个都是会吃掉她不少时间的工作日程。

但既然已经接受了刘信安的求婚,一些必要的事情还是要做的。

就好比现在...

“好久不见了~”

裴珠泫其实并不在意刚才老E的吐槽,已经对中文十分熟悉的她听懂了老E的言外之意,但这种事情吧...她完全免疫。

两国年轻人互相吐槽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有些时候刘信安还会当着她面吐槽,正常的很。

“啊,好久不见了艾琳,你也过来了啊。”

老E一愣,随后尴尬一笑,先是讪讪的看了一眼刘信安,发觉刘信安脸上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之后,急忙跟裴珠泫打招呼。

“嗯嗯。”

“这是忙完了?”

散人这位刘信安的老乡裴珠泫自然也是认识的,而且散人要比老E更外向一些,比较好相处,所以裴珠泫回答的也十分自然。

“嗯嗯,忙完啦,现在在休假中~”

裴珠泫一边说着,一边拽着刘信安来到一旁坐下,面前的烤肉炉上已经放满了香气四溢的烤肉,这可让饿了一上午的裴珠泫双眸放光。

“早说你带艾琳过来啊,不然我就带绯绯过来了。”

“行了啊,差不多得了,让我死是吧?”散人翻着白眼,帮裴珠泫还有刘信安拿餐具。

都带家属来,让他怎么活?

这群狗东西。

“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一下朋友?”可能是幸福之人的通病,裴珠泫很想当一次红娘。

她身边还是有不少不错的女性朋友的,刘信安这位老乡虽然在相貌方面不是特别的出奇,但性格是真的很不错。

她有不少次都看到刘信安跟对方聊得很开心,幽默风趣的男人总归是受欢迎的。

“那倒是不用,我还没有信安这小子那么大魄力,找个外国女朋友。”

散人笑着婉拒,他是那种典型的嘴上喜欢喊,实际动作一点都没有的人。

虽然大伙都拿他找不到女朋友这事打趣他,但他实际上...一点都不急。

单身生活还是蛮享受的。

“不过你俩这次回来是干啥,有活动?”老E褪去了刚才当着裴珠泫面吐槽高丽人的尴尬,好奇的问道。

刘信安与裴珠泫下意识的对视一眼,然后刘信安嘴角一勾,伸手拉住裴珠泫小巧的左手,举了起来。

白皙精致的小手在吊顶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极为剔透,而更惹眼的,自然便是那一枚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

这个位置上的戒指代表着什么,过来人和非过来人的老E跟散人都很明白。

两人一愣,随后默契的惊呼:“卧槽!”

“得回家一趟才行。”

“牛逼。”

“恭喜。”

裴珠泫抿嘴一笑,自然而然的开始用夹子处理着炭火上的烤肉。

这是她的专长,顺手就做了。

“艾琳的父母那边你已经拜访完了?”

“呃...还没去,今年过年不打算回来,去她家那边,所以现在趁着年前,就先过来跟我爸妈说一声。”

“啊...倒也是,也就还剩下一个月过年了。”

“行啊你小子,但你俩的话...能低调下来嘛?跨国婚姻不好搞吧?”

“先不急着领证,把事情确定下来,订个婚就行,领证的话...还是容易出事的,先照顾她工作再说。”

别看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他跟裴珠泫是一对儿,但恋爱关系与夫妻关系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别的不说,如果真的传出了他跟裴珠泫结婚的消息,裴珠泫的艺人事业还做不做?

作为爱豆,恋爱本就已经是一个很失格的事情了,这要是再来个结婚...

还是别了,再等两年吧。

“那咋不直接飞津城?”

“程路也回去,我顺便喊上程路。”

“啊~”

程路名字的出现让烤肉的裴珠泫一愣,随后她抬眼看了一眼散人,又看了一眼身侧刘信安的侧颜,没吭声。

———

只不过是一场跟朋友之间的普通聚餐而已,吃完之后,刘信安便是带着裴珠泫上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李程路工作室在魔都的大本营。

“程路的话,跟散人怎么样?”

“我想过,但散人应该受不了程路的性格,你也知道,那丫头疯起来多可怕。”

裴珠泫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话倒是不假,李程路那性子一旦闹腾起来,还真不是一般人遭得住的。

她紧了紧身上的大衣,主动往刘信安身侧凑了凑。

车上倒是没那么冷,但终归这是在异国他乡,况且这次,她是以新的身份,去拜访刘信安的家人。

虽然她不认为刘信安的家人会不接受她,但这种紧张感可不会因为这种想法而消失。

李程路自然是一早就知道了她俩关系的更进一步,所以在接到李程路之后,三人直奔机场,并没有在魔都多待一天的想法。

这次是私人行程,刘信安与裴珠泫都没有公开行程,如果可以的话,全程把这次的行程瞒下来更好。

顺带一提,她答应刘信安求婚的事情,除了成泰迁之外,S-M没有第二个工作人员知道。

成泰迁早就被刘信安策反了,既然已经知道刘信安与裴珠泫不会因为公司的插手选择分手,那么成泰迁很识趣的选择在这件事上站在这俩人身边,而非公司。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只要刘信安跟裴珠泫不闹出什么领证,甚至人命来,他都装傻。

飞机很快就落在了国际机场。

这次来接人的,自然是女儿奴李长河。

不过当李长河看到自家宝贝女儿身侧两个熟悉的身影之后,脸上的笑容更盛了。

“好家伙,嘛情况?你俩怎么也一块儿回来了。”

“干爹~”

裴珠泫早就已经跟着刘信安改口了,所以在见到李长河之后,她很甜甜的与李长河问好。

“好好,最近工作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

她笑眯眯的摆摆手,然后很自然的跟着刘信安去往后备箱跑。

这动作可把李长河气坏了,他瞪着刘信安,直到刘信安老老实实的接过自家未来老婆手里的东西之后,这才表情放缓了一些。

东西放好之后,李程路跟裴珠泫都坐在了后排,爷俩这才坐在驾驶座和副驾驶。

一边系着安全带,李长河漫不经心的问着身边的干儿子:“嘛情况,怎么突然跑回来了。”

“啊,有点事得跟干爹你们说一下。”

“事儿?嘛事?”

“也没多大事,就我跟珠泫求婚了,她也答应了,这事儿感觉得跟干爹你们说一下。”

李长河表情松垮下来,这小子突然跑回家,他还以为是刘信安跟裴珠泫闹出人命,他要抱孙子了呢。

结果就是求...

等会?

车子才刚启动的瞬间,又是突然停住。

坐在驾驶座的李长河瞪大眼睛,扭头看着刘信安,然后又回神瞅着后排的裴珠泫,嘴巴张的老大。

“嘛玩儿?”

“求婚?!”

...

对李长河,裴珠泫,刘信安,乃至是李程路而言,他们的工作时间都是比较自由的那种。

但对于刘正江来说,他自然是没到下班时间不能走的。

现在才不过下午四点,距离正式下班还有一个多小时,所以此时家里并没有人。

啊,朴贞淑也有工作,她每天都得去打牌,有些时候赢个百八十,有些时候输个百八十。

现在刘信安与李程路都没在家住,朴贞淑晚饭是完全看心情。

赢得多了,就吃点好的。

赢得少了...就简单对付一口。

所以每次刘正江下班回家的路上,都默默许愿着自家老婆今天牌风顺利。

晚上六点钟,才走到门口的刘正江闻到了很香的味道。

他不由得松了口气,看来今天自家老婆的手气不错。

不过当他进门后看到沙发上那个熟悉的臭小子之后,他先是一愣,随后笑容不由自主的浮现。

就算是不太擅长表达情感,但他怎么可能会不想自家在外生活的儿子呢。

他进门的声音自然也被刘信安给听到了。

“爸,回来了?”

“你自己回来的?”

刘正江四处巡视了一下,发觉并没有看到裴珠泫之后,赶紧问道。

“咋可能,珠泫!”

刘信安摆摆手,大喊一声,下一秒,裴珠泫从厨房探头出来,见到刘正江之后急忙把微微有些湿润的手才身上擦了擦,认真地来到刘正江身前。

“爸,您回来了。”

刘正江笑着点点头,随后绷着脸,三两步来到刘信安身边,狠狠的在刘信安头上来了一巴掌。

“你就在这坐着?”

刘信安都冤枉死了,他本来是想帮忙的,但裴珠泫咬死了说不要让他帮忙,不然他能坐在这发呆?

“爸!不是信安不帮忙,是我不让他帮忙的!”裴珠泫也知道是刘正江误会了,赶紧替自己未来老公说话。

但有一说一,看到刘信安被刘正江这么教训,她心里有点暗爽。

她反正是下不去手,但有些时候刘信安是真的让她讨厌的牙痒痒。

现在有人替她教训刘信安,当然再好不过~

刘正江叹了口气,刚准备开口,突然身后又是响起了开门声。

这次进门的,便是朴贞淑了。

跟刘正江一样,朴贞淑看到许久未见的刘信安与裴珠泫也是愣住,随后脸上瞬间堆起笑容,就连今天输钱的烦恼也是消失了大半。

不过这个笑容在看到裴珠泫身上的围裙之后,瞬间消失。

一股恶寒自下而上的席卷全身,刘信安急忙凑到裴珠泫身边,大喊道:“她不让我帮忙!

不是我不想干活!

裴珠泫配合的点头。

教训一下就行了,打多的话...她肯定也是会心痛的。

有着这般的解释,二老的表情都是缓和了不少。

朴贞淑瞪了一眼自家儿子,然后乐呵呵的上前一步抱了抱裴珠泫,同时顺手就把裴珠泫身上的围裙解了下来,丢给了刘信安。

“珠泫这些天辛苦了吧。”

“不辛苦~”

“让刘信安这臭小子干活就行了,你这好不容易休息一天。”

“真的没关系的,而且我也想给您还有爸爸做晚餐吃。”

“真是...来我给你帮忙。”

“内~”

话语权极大的两位女性说笑着走进了厨房,而没什么话语权的两个男人则是面面相觑。

“爸你要不先去换衣服?”

刘正江点点头,刚准备进屋换衣服,突然想到之前的问题还没有得到答桉。

他回头看向刘信安,表情变得有些严肃。

“怎么突然回来了,还带着珠泫。”

“呃...有点事跟你们说一下,正好她休息了,我俩就寻思干脆回来一趟。”

“...惹祸了?”

瞬间严肃的刘正江让刘信安哭笑不得。

“咋可能,就是有点事而已。”

“哦...什么事?”

“吃饭的时候再说吧。”

刘正江虽然很好奇,但也没多问,只是点点头,然后走进了卧室。

同一时间,裴珠泫自然也是得到了来自朴贞淑的追问。

而她的回答,自然也与刘信安的如出一辙。

这种事她怎么可能好意思开口啊!

还是把麻烦事交给刘信安去做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苟在巫师世界修地仙美食守门人霍格沃茨:从猎魔人归来的哈利重生特烦恼国术?贫道不会,我只会雷法华娱从艺校开始刚成仙神,子孙求我出山抗战之重整河山邻家今天也很可爱我有一柄打野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