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星若姐的生日(求订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隔天周日,林路一家和黎星若一家一起去了天平山看枫叶,晚上又一起吃了顿饭。

今晚倒是没喝酒了,经过两天的商讨之后,终于是把订婚的事确定了下来,具体的日期还得请人挑选一下,估摸着明年的三四月份左右吧。

说是明年,但时间也很快的啦,如今都已经是十一月的中下旬了,满打满算也就四五个月而已。

晚上八点多钟,黎民和陈英萍也完成了任务准备回梁溪了,林路帮忙把老妈和文叔给的手礼放进后备箱。

“黎叔,再来根华子!”

“嘿嘿……哟,行行行,火太大了!”

一根烟抽完,黎民心满意足地掐灭烟头,打开车门坐上车子启动,陈英萍也坐到了副驾驶。

“好了,你俩上楼去吧,我们就先回梁溪了,到家估计都快十点了。”

“晚上开车注意安全!到家也记得说一声噢!”

“下个月就是你生日了,到时候还回梁溪不?”

“唔……”

听到这儿,宝贝闺女的小脸顿时纠结了起来,她的生日刚好比林路晚半年,林路是六月十一号生日,她是十二月十一号生日。

今天已经是十一月二十号了,生日也很快的了,恰逢生日那天是周末,回梁溪过生日也可以,就是有些计划之内的事情,似乎回梁溪不太方便的样子……

看闺女这小纠结的模样,老父老母也是又好气又好笑,估摸着这两小年轻生日那天安排了什么节目呢,果然俗话说的没错,这贴心小棉袄啊,迟早得是别人家的。

“好啦,反正到时候你们自个儿安排吧,平时周末有空也多回梁溪,林路你会开车,她不回的话,你拉她回来!”

林路脸色一正,连忙保证道:“黎叔阿姨放心!”

“我、我又没说不回去!”

“走了啊,明天你们也要上班上学了,早上上楼休息吧。”

“老爸老妈拜拜~”

“黎叔阿姨拜拜~”

车子启动,黎民和陈英萍开着车行驶上了回梁溪的方向。

老丈人和丈母娘这趟玩得很开心,最关键的是见到闺女过得好,而且还跟邹婉柔两口子达成了共识,都这个年纪了,人生的追求又有几何呢,子女爱有所得,幸福美满就行。

“时间真快啊,二零二二年就要过去啦。”

“对啊,星若姐冷不冷?”

“不冷~”

林路站在她身后,把双臂环绕在她身前,将她拥抱在怀中,两人抬头仰望着冬夜里的星空,站在华丽闪烁的城市夜景当中,彼此的眼神也像艺术品一般闪闪发亮,他和她呼吸出的白色气息乘着寒风往高空飞去,最后融入进这梦幻的冬夜里。

橘色路灯的光倒影在她的俏脸上,他怀里的温度让人忍不住想要闭上眼睛,她轻轻地眯了眯眼,会想起与他一起走过的四季,于是嘴角勾起浅浅而又绵柔的笑意。

“林路林路~”

“嗯?”

“我喜欢你喔!”

“只是这种程度而已嘛?”

“是——超喜欢!”

“我也超喜欢星若姐。”

林路把脸埋进她如瀑般的发丝里,深深地吸一口气。

……

肌肤已经感觉出是深冬的季节,林路为那个独属于她的节日准备着。

当然了,既然是生日礼物,那自然得要惊喜嘛,所以平时在家里的时候,林路从不让她看到。

可两人在家里几乎黏黏腻腻的,尤其是在确定订婚这件事以及冬季的寒冷到来之后,只要有机会,黎星若就往他身上贴,完全把他当成了人形的巨大暖宝宝,所以要想在这种情况下瞒着她准备礼物,自然是办不到的。

不过白天就有机会了,作为社畜的姐姐,总不能有望远镜监督他在学校里的情况吧!钟晴学姐例外!

“我靠,路哥!你这是有多爱高跟鞋啊,这都自己动手做了?!”

“怎么样,这鞋子还行吧?”

“我看看……”

“停!不许碰!”

“我滴妈,路哥你咋不报名服装设计专业呢!这鞋子你还真别说,我一个高跟鞋控都挑不出一点毛病来!”

“嘿嘿。”

林路笑了笑,继续在宿舍里制作他打算送给黎星若的高跟鞋,之前就一直有打算给她做一双的,但不知道她小脚的尺寸,现在天天把玩着,世界上再也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星若姐小脚的尺寸了,连她自己都没他清楚。

当然了,这一双高跟鞋只是开始而已,等在过些时候,他打算亲自给她设计一套婚纱,包括项链和戒指都是自己亲手设计的才行,到时候再拿去让人定做,要不是没有工具和材料,他都打算全部自己动手的。

还有未来两人的房子,他也要自己去设计装修,这一身的本事,可不就是为了这些用途嘛。

给她拍好看的照片、给她画好看的画、给她设计好看的高跟鞋、婚纱、项链、戒指,给她设计两人的家。

浪不浪漫林路不知道,他只知道想给她一切他所认为最好的。

另外提一嘴,上个月林路请吴教授作为指导老师,提交参加华夏美展的美术作品和设计作品,凭借着他超前的眼界及审美,以及令人拍桉叫绝的创意表达方式,已经成功在省展入围了,借由着这次机会,吴教授也邀请他加入到了他的项目团队当中,跟一群研究生博士生一起尝试做项目。

至于参赛的作品,同样也在校展上面获得了金奖,被挂在了入学时姐弟俩参观的601展厅里,跟一群学长学姐的优秀毕业作品共同展出。

加上人长得帅,又是个up小网红,以至于一时间林路在艺术学院的名声大噪,要知道这家伙才只是个大一学生啊!这换谁来都会觉得这已经是人生巅峰了吧?!

林路没好意思告诉大家,等明年三月十六号,他就要跟星若姐订婚了,这才是他所认为的人生巅峰……

……

在林路奋力追赶她脚步的同时,与他较劲儿的姐姐也没有停下脚步来等他,在十二月十号,也就是她生日的前一天,黎星若的出道作品样书寄送到了家里。

从十月中旬签约了出版合同到现在也快两个月了,经过了排版校对审核等一系列流程,黎星若的实体书定于明年的一月一号上市,而作为作者,能在出版日前一个月左右拿到样书。

“给我给我,你快给我!”

“哈哈哈,星若姐原来你这么矮吗,连书都抢不到?”

快递是林路去取的,在取快递之前,黎星若还不知道这莫名收到的快递是什么东西呢。

林路坏心眼地把手里的三册实体书举高高,急不可耐的星若姐就变成两只愚蠢的妹妹们一般,又急又恼地在他身前蹦蹦跳跳想要抢他手里的书。

“嗷……!”

直到林路被她咬了一口,她这才心满意足地拿到了自己的战利品。

解开横绑成长条状的系带,撕开包裹崭新书本的塑料薄膜,她的眼睛闪闪发亮,仿佛划破黑夜的曙光。

“嘎嘎嘎嘎~~!噔噔噔噔~~~!”

矜持的姐姐不顾形象地大笑着,像是展示什么获得的宝物一样,细嫩的双手拿着崭新还泛着油墨清香的书,举到与额头齐高的位置,将封面转过来向着他——

“现在我是什么?!”

“是——大作家!”

“没听清!”

“大作家!星若姐是大作家!”

她都快要把书的封面怼到林路脸上了,看着印在封面插画上她的书名和她的笔名,一种盛大的欢喜同样也在林路的身体里流淌起来,心跳因为这加倍的心情而狂奔不已。

在林路喊了她好多声大作家之后,激动欣喜的姐姐这才有些害羞了,嘿嘿笑着把举起的书收了回来,如若珍宝一般捧在手中,手指轻轻摩挲着书页,又忍不住把书捧起到笔尖深嗅其中醉人的油墨芬芳,大眼睛里有光在不停地闪烁。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可恶,出版社居然抢了我的第一!”

“什么第一?”

“第一个给星若姐送生日礼物啊!”

林路气恼得捶胸顿足,黎星若反应过来,乐得咯咯直笑。

……

几乎一整晚,黎星若都抱着自己的书爱不释手,若不是怕带进浴室里弄湿了书页,林路丝毫不怀疑她除了带他进浴室之外,还要把这三本书也一起带上的。

寒冷的冬夜里,睡前泡个脚最合适了。

林路打了一桶热水过来放在床边,她穿着单薄的睡衣看着书,等林路帮她把棉裤卷起来,她抬起白皙莹润的小脚,轻轻地放进了桶里的热水中。

“好冷好冷!”她说。

“还冷啊,我的脚放在这热水里,都要烫脱皮了!”

“后背冷!”

“那这样呢?”

林路坐到她的后背处,把她朝自己搂了过来,让两人紧贴在一起。

“这样就不冷了~”

黎星若满意地笑了笑,把身子缩成一团窝在他怀里,仿佛被安置在应有的位置上似的,宛如黏人的小猫般在他怀里扭来扭去。

“你也泡脚,你也泡啊。”

“我不,烫得很,等它凉一点再泡。”

“不烫的!你试试就知道了!”

听她这么说,林路只好把脚一起放到桶里,可才刚接触到水面,就烫的龇牙咧嘴的,再瞧瞧怡然自得在水中泡着小脚的星若姐,天知道她怎么不觉得烫。

好一番尝试,林路总算是把脚一起泡进了水桶里,随着他把脚泡进来,水面上升了一大截,连小腿也觉得热乎极了。

黎星若抬高一点小脚丫,踩在他的脚背上面,书放在大腿上,正一页一页地翻阅着。

林路双手搂着她纤细的腰肢,他的手掌很热乎,便滑进她的衣服里,给她暖暖身子。

娇俏可人的她,浑身没有一处不温润柔嫩,林路把下巴垫在她的肩膀上,感受着热水从足部升腾而起的温度,因为寒冷天气而冰冻的脸部肌肉神经也松懈了下来。

“星若姐好香哦。”

“那就给你闻个够~”

“闻不够的。”

“……轻点。”

“哦。”

林路放轻了动作,稍微老实一些,跟她一起看着她手上的书。

“这次的新书很棒诶,尤其是这个封面,哇,到底是哪个天才设计的,真是才华横溢,完美地契合星若姐的书。”

“……你好臭美啊啊啊!”

黎星若没好气地掐他一下,林路嘿嘿地笑了起来。

虽然是出版的书,但书的封面是由林路自己设计的,当初跟出版社联系,还给出版社提供了设计图,出版社一看,哟还不错哦,那就干脆直接白票林路给的封面设计了。

对于林路和黎星若而言,意义可就不一样了,这是她第一本出版的书,书的内容是她的,但封面是他设计的,拿在手里便有种是两人结晶而成的杰作一般,难怪会如此爱不释手了。

“林路林路,我真的成了作家了?该不是在做梦吧?”

“星若姐掐一下不就知道了……嘶!疼!你别掐我啊!”

“看来真不是做梦!”

“最后一册什么时候开始印呀?”

林路好奇道,黎星若上个月底的时候,书就完结了,最终连载成绩一万两千多均订,在海棠女频里,算是顶尖的一批了,当时开始印的时候书还在连载,只印了三册,还有最后一册。

“快啦,编辑说下周开始校对最后一册了。”

“星若姐又能发一波小财了!”

“哈哈哈,也没有很多钱啦~~”

“快快保养我!”

“哼,瞧你没出息。”

“星若姐有钱,我有星若姐,这还没出息啊?”

“笨蛋林路笨蛋~~”

她一边泡着脚,一边坐在林路腿上摇摇晃晃,稚嫩的心跳被林路捂在温热的掌心中,随着他的温柔动作,她的思绪犹如被打上岸的水母,软趴趴地摊成一片。

“哎~”

黎星若终于是放弃看书了,将书本合上,放到一边,软喵喵绵绵地在他怀里躺了下来,脑袋枕着他的胸口,惬意地闭上眼睛。

林路在她的眼睛浅啄一下,空出一只手帮她梳理如瀑的发丝,发质细软顺滑,宛如有温度的积雪。

“那么懒惰大作家,休息快半个月了喔,打算什么时候写新书?”

“唔,还没想好,再休息一会儿……”

黎星若撒娇一般地在他怀里蹭蹭,林路就拿她没办法了。

“星若姐不写书也没关系,到时候我养你呀。”

“那我岂不是要叫你哥哥了?”

“要不星若姐先提前适应一下,喊一声听听?”

“你把耳朵凑过来……”

林路便激动地把耳朵凑过去,结果耳朵被她轻轻咬了一口:“臭弟弟——!”

“哇,星若姐耍赖!”

“桶里的水快冷了,你去换一下。”

“星若姐知道吗,温水的温度是三十到五十摄氏度,泡脚泡到后面,就是我的温度了。”

“你的温度?”

“嗯~就像星若姐把脚放在我的胸口喔。”

“什么瑟瑟情话呀,亏你好意思说呢,你就是想用我的脚……”

“我没有!”

“谁信!”

黎星若咯咯笑了起来,大概这就是跟林路的爱情吧,天知道他怎么样的脑回路才能说出这种既不要脸又怪戳人的话。

天寒地冻的,林路将她的脚丫从温水里拿了出来,用毛巾仔细擦干,还没等他品尝一下呢,她就连同这白皙可爱的小脚丫一起休地钻进被窝里了。

等林路也钻进被窝里的时候,被窝就已经被她捂得暖暖的了。

房间里的小夜灯开启,被窝里鼓动着,装备散落得到处都是,可金币却都默契地谁也没刷,只是没有任何阻隔地亲密拥抱在一起。

黎星若趴在他身上,暖乎乎地磨蹭,林路撩开她的发丝,欣赏她温润如玉的肩膀。

“礼物呢,你还不给我。”

她捻着一缕发丝撩他鼻子。

“等明天。”

“那你准备了什么礼物呀……”

“我喔。”

“嗯?”

“我!我把我送给星若姐好不好?”

“呸,亏你说得出来……”

黎星若俏脸一红,把小脑袋埋进他的肩颈中,林路把她抱的更紧。

“星若姐还不睡呢?”

“不要,等你第一个跟我祝福。”

“星若姐可以先睡喔,然后我再吵醒你就行。”

“我咬死你。”

“喔,耳朵要掉了!松口松口……”

好不容易总算赖到了零点,在秒针与十二相会之时,他的声音在她耳边柔声响起:

“老婆,生日快乐~”

第一次从他的口中听到了这个称呼,她的身子陡然绷紧,似有千万缕丝线将彼此缠绕。

这是她的第二十三个生日,如林路的宣告一般,这一岁她拥有了最盛大的新身份。

“谢谢你,老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相关阅读
国术?贫道不会,我只会雷法我的艺人邻居华娱从艺校开始刚成仙神,子孙求我出山抗战之重整河山我有一柄打野刀四合院之激情岁月从恋综出道当明星重生:话说1984天下第九